扫码订阅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老小刘

人老了爱想过去的事情,而且越早的事情越是记得清楚。

前几年,由于退居二线,身心闲得难受,又不谙琴、棋、书、画、扑克、麻将,正好儿子上大学走了,电脑留在家里,凭着小学的汉语拼音底子,花了点时间,多看了几次别人的操作,也就摸索着上了电脑。这东西好是好,就是上网收费太高,因为我包月太迟,现在包的是60元钱120小时,每天只能上4小时。怎么办?总不能成天打游戏呀。这样,就想到把自己的一生用文字记下来,供后人参考,或许有用。

象我这样年龄的人,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虽说解放前的事情没经历过,可解放后的事情差不多全都经过了。我就从自己家说起,然后再根据自己的所见所闻慢慢铺陈。

上集是 之十 凭十道数学题全对当上了计算兵 请看下集

之十一 营区坐落峨眉山麓

我们连队的驻地名叫柏香坪,地处峨眉山的东麓。全营的营区原是峨眉“五七”干校,营房从柏香坪顺着庙儿岗一直向万山脚延伸。

我们连的营房在最下面,从大门口往里看,正面背靠山坡的一排平房是连部和伙房、饭堂,左手方向是一座二层楼房,原来是教学用的,有十间大教室,楼后是一条山沟,名叫淹溪沟;右手方向是车炮棚、厕所和猪圈,中间是平坝,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平坝靠平房跟前是篮球场,也是我连的集合与训练场地;楼房坐南朝北,西侧有一处露天楼梯,楼上住驾驶班,楼下隔成三间,分别为文书、卫生员和通信员的办公室兼卧室;另有两个内设楼梯,楼上各管两间共四间,楼下对应也有四间;中间楼道上去,左手为储藏室,右手是连队学习兼会议室,楼下右为炮 1 、 2 班的卧室,左为炮 3 、 4 班的卧室;东边楼道上去,左为有线班和无线班的卧室,右为我们侦察班的卧室;楼下右为 5 、 6 班的卧室,左为团作训器材仓库。平房从左至右依次为连部、炊事班、司务处、饭堂和伙房;伙房的右侧是蓄水池和洗衣处。

蓄水池子里的水是从王山上引来的,全靠老天爷帮忙,但是每年总有那么几天断水,每遇这种情况,连里都要从各班抽人到处去找水,找到以后就挑回来倒进蓄水池里囤起来,并要限制大家使用,因为首先要保证伙房用水。

车炮棚有十四个空位,从右至左依次停放着指挥车、生活车、 1 — 6 炮车和 1 —6 炮,各占一个空位,停放得很整齐。尤其是那 76.2 毫米加农炮,你看那昂起的炮口齐刷刷地直指苍穹,多壮观啊!

我们班的住房占了一整个教室。靠北墙一溜通铺,两头各空了一米多,用于班长和排长放办公用品;东向黑板下面放着器材架、枪架和器材箱,西向黑板下放着一溜小马扎,南向靠墙放着脸盆;通铺高度约 80 厘米,全用木头做成,在床沿正上方 120 厘米处平行拉了一根铁丝,用来挂洗脸毛巾和夏天挂蚊帐;铺下离地约 50 厘米有搁板,用于放鞋子和个人其他用品;南北墙上各有三扇窗子,是那种双开四扇上下抽拉的玻璃格子窗,这样便使得屋里很亮堂。

老兵要求我们鞋子不穿时,要鞋尖向里放在各人铺下的搁板上,并且要保持清洁;学习用品要统一放在班长铺边的桌子上,并且要码整齐;洗脸毛巾要对折后搭在铁丝上,并且对齐平展,毛边要向里,这样看上去就整齐美观,而且每人不得超过两条;褥子要用垫单蒙起来,并要抻得平平整整,不许皱皱巴巴。

开饭了,各班带到楼下成排横队集合,然后由排值班员整队带往饭堂前成连并列纵队集合;再由连值班员整队,若连队领导有话讲,就向他报告请他讲话,若没有话讲就指挥大家唱一首歌曲,然后从右至左或从左至右或中间某排第一班开始成一路纵队进饭堂。

饭堂里靠司务处这面墙上,设有两孔一米高两米长的无门碗柜,每孔安有四层搁板,正好一个班一层,每个人的碗要扣在盘子上按照班里站队的顺序放好,并将筷子或勺子把一律朝向一个方向。

进饭堂后,各人取下自己的碗筷先到外面去洗一洗,再回到饭堂排队打菜。打菜的窗口在靠伙房这面墙上,有两个。连队伙食,除早餐是馒头稀饭或花卷稀饭,另用自腌的酸菜佐餐外,中晚餐通常每餐只有两个菜,荤素各一或两样素菜,饭后想喝汤的人,可从放在饭堂中间的汤盆里自打自喝。

俗话说,大锅饭小锅菜吃起来才香,我们的主食基本上都是米饭,六七十号人得煮一大锅,再糙的米煮好后也是很香的;菜质量就得看炊事员的水平了,炒得好的时候还好吃,炒得不好的时候就只有凑合着吃了。

我们当兵那几年,每人每天只有 0.46 元钱伙食费,必须保证每人每天 1.5 斤米或面、 2 斤素菜,清油(即菜油)、豆子、肉和蛋各 1 两,即所谓“斤半加四两”。如此要想真正吃到肉,每个礼拜只能有三次。按 70 个人计算,每人每礼拜 0.7 斤肉,一共就是 49 斤,分三次买,每次只能买 16 或 17 斤。炊事员和厨房值班员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不管你三七二十一,先放在锅里煮个九分熟,捞起锅把好肉先剔下来,就着酱油蘸着吃个够,剩下的就和上许多配菜炒成回锅肉分给大家吃。假如天天买肉,每天也就 7 斤,还不够炊事员和厨房值班员吃的,我们就只有闻闻肉味的份了。

当然“ 5.1 ”、“ 8.1 ”、“ 10.1 ”和“春节”这几个节日,连里是要杀猪的。我们连队每年要养十几头猪,平均每个月能杀一头,而且都能有几百斤重。每次杀猪后,都能连续过几天有荤腥的日子,尤其是第一顿最丰盛,我们叫加餐,实际就是在平时的基础上加几个荤菜;过年过节每个班能分一水壶酒,我不喝酒,觉得太辣了。

菜的味道,基本是按连队干部的口味来决定,也就是说基本以川味——麻辣为主。好在我们不是太怕辣,只是对麻还要有个适应的过程。要说一开始最怕吃什么,那就是吃元荽菜,我在家的时候就讨厌它,因为它有一股“木虱”(即臭虫)气息,挺让人讨厌的,后来经过几次尝试,不但适应了而且喜欢上了。

为了弥补蔬菜和猪草的不足,连里给各班分了菜地,光我们侦察班就分了有约半亩地,有好几块,班长和老兵带领我们按季节种些时令菜,收获下来就交给司务处过秤,按略低于市场价记帐,作为班费以便购买文具之类,也为连队节约点开支。

菜地全靠我们利用休息时间去莳弄。从挖地、整墒、打宕、点籽种下去,到锄草、松土、挑粪(水)、浇粪(水)、灭虫、摘烂叶这些日常田间管理工作,都难不到我们这些个农村人,倒是让凌云他们那些城市人学了不少东西。

种菜最麻烦的是到处借粪桶。连里就那么两三只粪桶,根本不够用,只有到老百姓家去借。好在驻地四周有老乡住,这家借不到就多找几家,近地方借不到就跑远点去借,总是能借到的。

当地人浇粪不用长柄粪瓢,而是用陶瓷罐,直接用手抓着罐子舀粪、浇粪,因此你得老是弯着腰,一罐一罐地舀着、浇着。当然,借粪桶挑粪的事我和王龙圣做得要多一些,即将退伍的老兵是不屑于做这事的,他们能相帮着拔下草就不错了,实际上我们根本就没有指望他们。

曾启学和王龙圣都是种菜的行家,因此我们班的菜总比别的班种得好且多。尽管很辛苦,但当我们看见亲手种出来的鲜嫩青翠的蔬菜时,心里还是很欣慰的,苦累就不算什么了。

我们驻地正北方约两公里处,有座小山名叫红株山,山上有好几幢别墅,自北山坡向山顶依次排列,为蒋介石行宫、陈毅别墅、朱德别墅和李井泉别墅,越是往山上房子越高,质量就越差。再向北行走一里多就是峨眉山第一寺——报国寺,这座寺庙应该说是峨眉山的大门,游峨眉山必须从这里开始;出报国寺后门向山上爬近两里路就是善觉寺;从善觉寺西面下山再过一条小溪,就是伏虎寺;出伏虎寺后门向西翻过山顶,就能看见我们连队的营房;顺着山梁往下走半个多小时,就回到连里了。我们侦察班几乎天天在野外训练,1 :5 万的峨眉县地图往图板上一蒙就可以到处跑了,今天上山明天去田野,东西南北随便跑,反正不要光玩不训练就行了。

我们刚当兵那几年,还处于“文革”期间,峨眉山以及红株山的旅游都还没有恢复。红株山上的别墅、行宫都锁着门,由几个老头子负责打扫打扫卫生;寺庙除了报国寺有人管理外,基本处于无人看管状态,显得破破烂烂的,谁都可以进去“参观”。

从报国寺大门出来,沿着柏油路往东行进 150 米有一座小牌坊,上书“雄秀西南”四个大字,谁题写的忘记了;再行一公里就接上了峨(眉)龙(池)公路。在这个岔路口靠报国寺方向,耸立着一座牌坊,上面的横额上镌刻着郭沫若手书“天下名山”四个苍劲的大字,很是壮观。

从这个岔路口沿公路向南行进约两公里向右拐,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 40 野战医院。这座医院坐落在红株山南麓的山洼里,是我们团的定点医院,我们团里凡是卫生队看不好的病人都往这儿送,有时由于我们庙儿岗驻军离得很近,营里看不好的病人也直接往这里送。医院的后山对面就是庙儿岗,从我们连送病人来,坐车只要 5 分钟,没车用人抬着徒步翻山也只要 10 来分钟。

出 40 医院大门,再往南走 500 米就是漫水桥。所谓漫水桥实际并没有架桥,而是从淹溪沟流出来的水漫过公路,只有在发大水时才可能过不了底盘低的车,一般情况下都不成问题,更不用说枯水期了。漫水桥北侧东边是加油站,南侧向西就是去庙儿岗的军用道路,当时还是“五七干校”时期留下的沙石路, 1975 年底团里出资铺了石头路。石头全部采自庙儿岗后山,清一色的红麻石,每块规格为 120×40×25 厘米,从漫水桥一直铺到每个连队,造路工人们整整干了半年才铺成。

下集 之十二 庙儿岗的由来与专业初训

http://bbs.tiexue.net/post_3345929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09-2-5 19:45:06 被50411200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