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为本人文章《梁平机场》的候补拾遗之作。因有许多朋友对梁平机场抱有很浓厚的兴趣和大量疑问(可见拙作《梁平机场》里的回复帖),而我前篇文章之中,于梁平机场资料不是十分完善,在得到梁平县政协机关内部的大量珍贵资料之后,于是,便有了本篇文章。本文内容参考资料来源于以下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梁平县志》1995年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梁平县抗战资料选编》2008年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正文:

一、梁平机场的前身

1923年,军阀杨森为检阅其驻梁部队原招安的“绿林”魏凯师部,选定了梁山县北门外的一坝农田,建成一600公尺见方的检阅场。当时征地名为“临时借用,检阅后还田”,当然,所谓还田于民是做不得数的。检阅之后,部队不时前去操练,因此得名为“北门操场”。1926年,杨森再次检阅所属二师吴行光师,由于该师队伍远比魏凯师多,因而北门操场便显太小,于是再次扩建北门操场。

二、早期的梁山机场

1933年,红四方面军入川,创建川陕革命根据地。参与围剿红军的四川军阀24军军长刘文辉从意大利高价购回三架飞机(另有说法为五架),运抵万县港口时被军阀21军军长刘湘截获,而此时,刘湘已经赶走杨森,将万县、梁山县据为己有。得到这三架飞机后,出于地理位置(地势开阔平坦)、政治角度(梁山县驻文庙为“剿共第五指挥部”)和军事战略角度(梁山县与川陕革命根据地的中心区域通、南、巴较近,随时可派飞机参战)出发,刘湘选择在梁山县北门操场建立机场。机场建好之后,三架编为“行天1-3号”的两翼黄色小飞机参加了罪恶的围剿红军活动。

三、梁山机场战时的历次扩建及抢修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国民政府正式设立空军梁山站,中国空军入驻梁山。梁山县政府奉命征调万余民工扩建梁山机场,11月1日开工,12月2日完成。

1937年10月,为完善军事工程,航空委员会决定在梁山机场附近修建高噪隐蔽地建筑射击场、轰炸场、轰炸了望台、机场校正靶、瞄准避弹室、机场石板暗沟涵洞、停机坪、场站房屋等,再次征调民工限定3个月完成,此次扩建了1620市亩地之多。

1938年9月,为应苏联援华参战飞机作战需要,再次调集民工昼夜赶修,一个月内完成新辟跑道一条,拆除已严重损毁的北极塔,至此,梁山机场在原来的基础上扩大了一倍。

1938年10月,再次修建特种电台、防空洞、滑行道、营房、临时课堂、礼堂、修理厂、交通路、医疗所等14项军事工程,10月17日开工,12月16日完工,逾期11日。

1938年10月4日,日机54架分三批首次袭梁,炸毁机场跑道等设施,至此,掀开了梁山机场和梁山县人民苦难的篇章。此次征调千余民工星夜抢修机场。

1938年10月22日,日机袭梁,机场中弹104枚,征调4000余民工修补。

1939年9月1日,日机袭梁,机场中弹6枚,9月2日即征调数百民工修复。

1943年5月28日至6月10日,再次征召梁山县14个乡镇5500余民工再次抢修被炸机场。

1943年9月、10月,征召梁山县20个乡镇5430名民工补修梁山机场。

1944年3月,为适应美国援华轰炸机、驱逐机进驻需要,征召民工6300余名修建机场新跑道,限15日完成。此次抢修新跑道共计用工146913个,用去食米折合8951893元。

1945年,抗日战争进入反攻阶段。为适应美国重型轰炸机B29起降的需要,梁山机场进行大规模扩建。6月1日,四川省分配征调梁山、大竹、开江、垫江、达县、万县、忠县共7县民工35000人扩修梁山机场。分配给梁山的民工配额为5430人,实际增加到6230名,7月17日实到7411人。由于工程浩大,工期紧迫、督促严厉,各县实际到工人数均超过额派人数。此次扩建机场新修跑道一条,长1800米,宽60米,扩建滑行道、联络道、停机坪等附属工程及10多幢营房,限一个月完工,后延至45天,最后延至80天始竣工。该次扩建,由于人数众多,无法有效管理,民工吃住均借用民房,但仍然有大部分民工露宿屋外,口粮单薄、饮水困难,加上天气炎热,从7月5日在开江县民工中出现急性霍乱死亡后,疫情迅速蔓延,临时医院每日收病工三四十人不等,有时甚至达100余人,未送至医院的则无法计数。据当时有医院记录的资料官方不完全统计,此次梁山县民工因患霍乱死亡522人,殃及民工驻地民众患霍乱死亡125人。(当然,官方不完全统计肯定比实际数字小得多,而其他县的死亡民工则没有详细数据。)该次再度扩建,梁山机场成为当时在亚洲范围内,最适合B29起落的机场之一。

四、抗战前后梁山机场空军编制

1939年,原梁山空军站扩大为空军第三总站,下辖4个空军站分别为湖北恩施空军57站、来凤32站、开江81站和酉阳站。总站设总站长、总站附各一名,总站部下设7课2室,课下设股。总站长军衔为空军中(少)校,总站附为空军少校或上尉,课长为空军上(中)尉,股长、课员为中(少)尉,个别为上尉。养场队的官佐均为陆军军衔。在此需特别注意的是:空军机构的军衔分空军级、陆军级两种,差别在薪级的不同。空军级的官佐和军士,每一军衔分三级,其定级通常高于陆军一个军阶,就是说在陆军中的原有校级军衔到空军中任职便是尉级。例如,总站第四课课长吴铭锵,曾任陆军炮兵团长,军衔上校,来梁山总站委任为空军上尉课长。因此,看起来空军总站长只有中校的军衔貌似有点儿戏,但实际上他的军衔就应该是中将军衔。另外,空军官佐及军士的报委均需附有国民党的党证,故空军官佐和军士都是国民党员。

1945年9月3日,中国人民取得了八年抗战胜利,随即美军撤离陆续撤离,遗留物资移交总站接收,梁山第三总站也缩编为空军站,人员它调,物资东运。

1947年,梁山空军站改为三二0供应分站,辖于重庆第二供应分处。

五、梁山机场抗战时期常驻机型

美制B25中型轰炸机、美制B29重型轰炸机、美制P51、P40驱逐机等。

苏制战机,因资料的不完整和缺乏详尽记载,不明。

另,梁山机场处于重要的军事位置,抗战期间过境加油、补给、中转的运输机和战斗机不计其数,更是日有数起在此起落。

六、梁山军民的血泪史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大举侵略中国。国民中央政府被迫迁往重庆,并把战时首都设在重庆。1938年10月,日军攻占武汉,兵锋直指重庆,但进攻在长江三峡的险阻前被迫停了下来。从此,日军陷入长期侵华战争消耗中。为摆脱困境,日军实行了新的“以战促降”政策:一方面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另一方面,对重庆的国民政府实行政治诱降和军事进攻并举,对国民党统治区的城市和军事目标实行大轰炸。

日机轰炸的重点是重庆、成都等大城市,而梁山县作为拱卫重庆的军事重地,自然成为日机轰炸目标的重中之重。

1938年10月,日本发布《大陆命第241号命令》,发动“制空进攻战”,作为屏障重庆安全的梁山军用机场首当其冲成为重点轰炸对象。

1940年5月13日,日本侵华派遣军总司令部和日本海军达成《海陆军中央协定》,代号“101号作战”。此次日机大轰炸,梁山县成为深受其害的重灾区。

1941年,日本大本营发出《大陆命第925号命令》,制定《第五次内地空中作战计划》,梁山县再次成为日机轰炸的重点。

至1942年,日军持续几年对重庆轰炸未达到其战略目的,空中作战以失败告终,于是再次制订《重庆作战》计划。7月该计划决定实施,预定在1943年春发动进攻,但此次终因力不从心失败。

1942年以后,日军忙于南洋和东南亚战争,尤其受太平洋战争牵制,没有精力再组织对中国进行大规模轰炸,但依然对中国大后方的前沿军事重地梁山进行多次轰炸,一直持续到1944年底。

据梁平县档案馆及四川省档案馆不完整档案记载,1938年10月4日至1944年12月19日,日军在96天里出动1123架次飞机,分成133批,投弹7855枚(其中爆破弹7281枚、烧夷弹534枚、照明弹30枚、细菌弹10枚),对梁山机场、梁山县城城区及农村进行狂轰烂炸。众多机关、医院、工厂、学校等被迫迁移,居民被迫疏散,多处名胜古迹(建于宋代和明清时代的文庙、万石楼、垂云北观、朱衣楼、奎星楼、蔡伦庙、关圣庙、药王庙、来知德祀祠等20多处)被毁。初步计算,社会直接财产损失价值1299019.998万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机轰炸梁山的受伤同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39年3·29惨案政府监狱被炸惨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1年在梁平县东池堰工地挖出的日机投掷的细菌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6年在梁平县城中央星城工地挖出的日机投掷的细菌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机轰炸四川时投下的未爆炸弹)

日军对梁山县持续维持长达7年惨无人道的大轰炸,时间之久,范围之广,所造成的灾难之深重,骇人听闻,在世界战争史上也恐怕是寥寥无几。

七、梁山机场--他们曾在这里战斗过

(一)空军英雄周志开

周志开(注:本人在帖子《梁平机场》中,因资料疏忽,误将周志开写为周至凯,在此更正并表示歉意。另,《梁平县志》里记载为周志凯,本文以电报及报讯周志开为准。),1940年任空军四大队中尉飞行员,随队驾P40型驱逐机进驻梁山空军第三总站。1943年6月3日(《梁平机场》里误将日期写为6月17日,再次更正),敌机偷袭梁平机场,被防空前站误判为我机返航,机场内P40型驱逐机12架正在加油装弹,日军发现目标即展开猛烈轰炸和俯冲扫射,刹那间机场硝烟弥漫,火焰冲天。我军周志开临危不惧,当机立断,奋不顾身,捷足登机,冒着炮火在被炸得坑坑凹凹的跑道上踩大油门,紧急起飞。凭着过硬的军事技术直线升高,顺利升空。其余11架飞机和加油的汽车均中弹炸毁。升空后的周志开面对十数倍敌机毫不慌乱,如饿狼扑虎,插入敌机队伍猛烈冲射。第一架日机中弹起火,瞬间机毁人亡;周志开再度升高急射,咬住一架日机,再次击中。以一敌十,英勇无敌的周志开再次扑向其余日机,击伤其中两架,吓得剩余敌机来不及完成继续轰炸梁平县城的任务就带着没用完的弹药仓皇逃窜。我想,电影《珍珠港》里艺术加工的情节也不过如是吧?

以下是当时刊发的报道:

“冠机肆虐扰梁,被我击落两架,一落分水镇,一落恩施境内。我飞将军周志开英勇堪佩。”

“兹悉我方飞将军周志开君,于敌机投弹及机枪扫射之下,冒险驾驶神鹰,升空瞄准红病疤[日本国旗]之死鬼,奋勇射击,直追至万梁地界分水镇,敌机受伤过重,着火焚毁。我神鹰始奏凯歌飞转之时,闻敌机人机全毁。我方现已派人前往搬回遇骸云。”

“又讯:敌机前日扰本市,投弹窜逃至恩施,又遇我神鹰痛击,当击落敌轰炸机一架。”

此次梁山机场损毁11架P40型驱逐机,代价惨重,机场也严重受损,蒋介石异常震怒,撤消空军第一路司令杨鹤霄、梁山机场第三总站站长李逸才的职务,嘉奖蓝天英雄周志开,晋升一级军衔,并将其升任分队长。

1944年,周志开领队出征湖北日占区,单机追敌,在宜昌上空激战,不幸坠机西陵附近,壮烈殉国!年仅26岁。其忠骸由我梁山机场第三总站派员运回,殡葬于重庆空军烈士公墓。此君英勇,名垂千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军轰炸梁山时投入的最新研制的零式战斗机)

(二)美国空军少将司令员陈纳德

1944年11月,美国空军第十四联合飞行队(飞虎队)少将司令陈纳德、中美连翼飞行队(即中美空军联合队第一大队),共3个中队约100人,经印度、中国昆明、重庆抵达梁山机场,设帐篷营地于大河坝至啄子岩一带。

美军驻进梁山机场当月23日,鬼子就迫不及待地来袭。日军54架轰炸机分3批空袭梁山县,中美空军出动29架飞机进行堵击,将日机成功驱逐。

后来,陈纳德将军指挥的第十四联合飞行队因在昆明和缅甸上空击落62架日机,被当时的报纸形容为“飞行的猛虎”,由此得名飞虎队。

(三)苏联志愿空军飞行大队长库里申科少校

1938年9月,苏军援华战机进驻梁山,与中国空军联合打击日本侵略者达一年时间。当时苏军驻扎在南门外半山居一带,即今我的母校红旗中学对面。他们纪律严明,从不驱车上街,一律结伴步行,最爱去西门一个理发店内去剃光头。苏联军人经常逗小孩子们玩,做鬼脸、打手势,与梁山人民亲密无间。

1939年夏,驻守梁山机场的苏联志愿空军飞行大队长库里申科少校率队驾机袭击汉口日军,击毁日机103架,击落驱逐机6架。与敌机搏斗时,库里申科少校的领航机被击毁左发动机,返航至万县上空时燃油耗尽,迫降于红沙矶(长江的一小段)江中,不幸牺牲,年仅36岁,其骸骨被礼葬于万县西山公园内。

八、梁山人民支援抗日

(一)抗战后方基地。国民政府把梁山简易机场扩建为拱卫重庆等大后方城市和拦截日机以及袭击日军军用目标的大型军用机场,其中梁山人民出钱出力颇多。

(二)为全民抗战调运军粮和募捐。梁山人民为大量驻军提供军需,仅1943年就征军需马料64420斤、燃料720000斤。8年抗战调运军粮357464石。1938年至1940年连续捐募寒衣21466件。1943年募捐献飞机一架,诸如此类,等等等等。

(三)收容难民,促进抗日。抗战时期,上海、山东、江苏、安徽、河南、江西、湖南、湖北等地战区或沦陷区难民成群结队滞留梁山。梁山县设置了难民收容所,自1938年12月大量收容难民起,至1947年春遣返完最后一批难民止,前后长达9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贴于货柜上的抗战宣传画《钟馗斩妖图》,左下图文字“日本军阀”,中下图文字“汉奸汪精卫”。该图现存梁平县文管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梁山复兴时报》的抗战新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梁山日报》的抗战新闻)

九、壮哉!豪哉!梁山男儿出四川!

国仇家恨安敢望?国家岌岌可危,家园满目创痍,亲人的血浇红了梁山这块热土。“妻子送郎上战场,母亲叫儿打东洋”!为挽救国家和民族的危亡,梁山热血男儿踊跃参军,据不完整资料统计,抗战时期,梁山县人口年均不足38万,抗战8年中参加川军出征的青年(21-25岁)为26330人。梁山青年随川军22、23、27、29、30、36集团军和26师级88军出征,奔赴抗日最前线,先后转战7万余里,足迹遍布陕西、山西、河南、山东、江苏、浙江、江西、湖北、湖南、广西、贵州、上海等13个省市,有的还参加了远征军赴缅甸、印度等地与日军作战。据不完全统计,国民党军队梁山籍出征官兵阵亡1094人,伤残16人,积劳病故60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左上为抗日远征军臂章,右下为抗战胜利荣誉军人纪念章)

梁山籍部分抗日名将录:

中将:王旭夫、谭乃大、孟浩然;

少将:李鼎(抗战时任349师1045团团长,上校。少将军衔为抗战结束以后晋升。《我生君已老--遗憾的怀念》《半生戎马终爱国,一管健毫书党恩》)、薛子正、颜伏、唐宪尧、周冒力(“冒力”为一字)光、雷乃电(其手足雷夏电亦为上校)。

正文完

后记:写在最后,为抗战中梁山无辜受难的同胞们致哀,其中也有我家中祖上的先人;纪念梁山被日军大轰炸3·29惨案70周年;向在战时为国出力的人民致敬;向曾经在这里战斗的中国军人,无论国共,向曾经在这里战斗过的国际斗士,无论苏美,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网友cc5566给我发短信:“这是我原打算回复“[原创]梁平机场[蓝剑军团]”,因为没有白名单身份认证所以没有回复成功。不知楼主有否看过《读者》2007年十月B的文章,“一个老兵的回忆”。文中接受采访的老兵胡俊才曾当过护场警卫,电话兵,军医士,并曾授衔空军上士。老兵现年逾九十,住重庆市梁平县梁山镇八角村。老兵亲历了所有楼主描述的机场抗战时的史实,他是这段历史宝贵的见证人。本人因处他乡,就拜托楼主替我慰问胡老前辈,并送上大家无限的感激。也希望以上言语能被放入原帖回复中,让浏览者们多一份感想。”

在这里,将该网友短信复制粘贴上来,顺带回复他:《一个老兵的回忆》原载于《南方周末》上,故事的主人公胡俊才老先生,现住八角村,与我家相邻不远,隔机场相望,他是我朋友的祖父,与我相熟。老爷子如今牙齿好,胃口好,没病没痛,身体倍棒,偶尔发点小脾气闹闹别扭还骂人中气十足,在此谢谢你对老爷子的关心。《一个老兵的回忆》发表后,一些素不相识的人给老爷子寄了点钱保养身体,老爷子的儿子曾让我朋友(即老爷子的孙子)在网上向那些好心人致谢,在此,再次替我朋友代老爷子说声:谢谢了!另,《一个老兵的回忆》里原文有“惟一称得上机械的,是军委会工程局霍绿汀(音)上校的吉普车,他天天开着车跑前跑后,鼓动吆喝,还动不动嚷嚷要枪毙人”,“霍绿汀”实为霍六丁,梁山县特种工程兼,处长,属于民兵类似机构,无军职,有其手令特录如下:

梁山县特种工程兼处长霍六丁为工程限期迫促致各民工总队长手令

1945年7月10日 于民工管理处

此次特工限期迫促,法令森严,经一再劝诫警告,各级干部应以身率众,加紧赶工,而竟仍有顽冥之辈,漫不负责,殊属可恨。兹即日起规定:(一)大队长不在工地者,第一次罚立正,第二次罚跪,第三次罚苦工。大队长以下,第一次罚跪,第二次罚苦工。(二)各县整个进度五日一电呈省府,分别奖处[惩],仰各知照。

此令

OO县民工总队长

兼处长:霍六丁

(此原件存于达县档案馆0157-1-104-1)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