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情观察:中东巴以冲突中“哈马斯”失败的原因!

说明:原文首发在我的QQ空间,现在铁血更新!

中东巴以冲突中“哈马斯”失败的原因

从2008年底到2009年初的不长时间内,以色列军队对盘踞在约旦河东岸的巴勒斯坦急进组织“哈马斯”实施强大的“火力打击”和“定点清除”军事行动,该行动重创了“哈马斯”,削弱了“哈马斯”在加沙地区的军事、政治控制权。

在讲到目前“哈马斯”近期冲突失败的时候,我们首先得先了解下中东巴以冲突的历史根源:

一、巴以双方冲突的历史根源:

公元前20世纪前后,闪米特族的迦南人定居在巴勒斯坦的沿海和平原。公元前13世纪腓力斯人在沿海建立国家。公元前13世纪末希伯来各部落迁入定居。公元前11世纪犹太人建立希伯来王国,后亚述、巴比伦、波斯等外族都曾占领巴勒斯坦。公元前1世纪罗马帝国侵入,绝大部分犹太人流往世界各地。公元7世纪成为阿拉伯帝国的一部分。阿拉伯人不断移入,并和当地土著居民同化,逐步形成了现代巴勒斯坦阿拉伯人。

巴以冲突的直接起源在于犹太人的复国运动,建国后又屡次把巴勒斯坦人赶出故土,就像当年别人对他们所做的一样,而且越演越烈,终于酿成了民族矛盾。而更为深刻的原因是,两个民族都曾是这块土地的主人,两个民族都视同一个城市为宗教胜地,从而冲突就有了更为坚实的感情和宗教力量,而解决也变得更加困难。犹太人的建国和驱逐可以看作为几千年来来怨恨的释放,虽然可以理解,但他们表现出来的过分强硬和蛮横却为本来可以更好解决的问题留下了祸根。

二、巴以双方冲突的宗教根源:圣殿山

犹太教古经典这样记载:“世界可以比做人的眼睛,眼白是围填世界的海洋;眼珠是住人的大地;瞳孔就是耶路撒冷;瞳孔中的人脸就是圣殿。”因此而得名的耶路撒冷圣殿山,历经沧桑,已成为***教第三大圣地。巴以半个多世纪的流血冲突,最大的症结就在于圣城耶路撒冷的地位;而耶城争夺的根源和焦点,则集中在圣殿山的归属。三年前(2000年)就是因为当时的利库德领导人沙龙闯入这里,引燃了延续至今的巴以冲突。

虽然名为圣殿山,但踏步其中,已找不到任何山头的影子,极目之处,只见一片矩形石建筑群和蓊郁的树木。事实上,圣殿山还是古犹太人流传下来的称呼。犹太教古经典就曾记载,上帝为考验犹太始祖亚伯拉罕,让他在圣殿山一巨石上献祭独子以撒。在***传说中,这块石头也被视为上帝用泥土捏成人类始祖亚当的地方。

公元前10世纪,雄才大略的犹太国王所罗门在这里建了第一圣殿,存放约柜、挪亚方舟等圣物。圣殿后被毁,有重建,但最终于公元2世纪被彻底毁灭,犹太人也被驱逐出故土,浪迹天涯。

圣殿山的巴勒斯坦人,称此地为“圣地”。因为在这个当年的犹太圣殿遗址上矗立着有千百年历史的阿克萨清真寺和金顶清真寺。而耶路撒冷也成为***教继麦加和麦地那后的第三大胜地。原来的犹太圣殿遗迹也就几乎荡然无存了。

踏步圣殿山,几乎每一个砖瓦都有一个故事、一段历史,或神妙,或凄婉。对于犹太人和穆斯林来说,圣殿山已沉入他们的心灵。但这种圣迹的重叠,也随即转化为宗教的纷争和历史的积怨,由此使这块方圆不足0.135平方公里的的地方,承载着太多的仇杀与血泪;在某种程度上,主导着巴以人民的对立情绪,直至双方不断激化为流血冲突。

在圣殿山,巴以双方也不时爆发激烈的枪战,对于每一方而言,对会不屑和不满于对方的到来,因为这是他们自己的圣地。这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对于这座占据着民族心理中心地位的圣殿山,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都不愿意拱手相让。在阿克萨清真寺西面即是西墙。从外观上看,这堵墙与巴勒斯坦其他墙别无二致。但由于历史原因,它成了犹太人心中最神圣的地方,是古国不灭,民族长存的象征,犹太人常聚集在此哭泣,因此有称为“哭墙”。许多犹太人就对当年巴勒斯坦人阻止他们到“哭墙”祈祷耿耿于怀。这种情况直到1967年“六日战争”方结束。结果是犹太人以武力攻占了整个东耶路撒冷。第二天,拉比(犹太教的宗教导师)和将领们赶往西墙,抚墙放声痛哭。

许多犹太人因此坚持,以色列决不能放弃圣殿山。2000年9月,“鹰派”代表人物沙龙穿过西墙右上方的一个小门,进入阿克萨清真寺,以此宣示犹太人与圣殿山的宗教关系。此举激怒了巴勒斯坦人,成为一直延续至今的巴以冲突的直接起源。圣殿山从此更加喧闹。时常犹太人在西墙边祈祷,巴勒斯坦人则借助地理之便向下投掷石块,然后是以军警的介入,向巴勒斯坦人开枪甚至闯入清真寺抓人。

在了解巴以冲突的根源后,其次我们还必须清楚的了解“哈马斯”是个什么样的组织?

哈马斯是巴勒斯坦***抵抗运动的简称,由“***”、“抵抗”、“运动”三个阿拉伯语缩写而成。哈马斯成立于1987年12月,创始人为谢赫·艾哈迈德·亚辛。

集宗教性、政治性为一体的哈马斯主张用武力消灭巴土地上的犹太复国主义者,反对同以色列媾和,主张建立一个以耶路撒冷为首都的独立的巴勒斯坦国。哈马斯拥有正式成员2万多人及下属军事组织。

最后,我们来分析近期巴以冲突中“哈马斯”失败的原因:

一、哈马斯和法塔赫内部争斗是其失败的内因。

众所周知:“最坚固的堡垒最容易冲内部攻破”!自从巴勒斯坦国的主要领导人阿拉法特去世后,巴勒斯坦国内部就分裂成两大互相对立、冲突的两大政治派别“哈马斯”和“法塔赫”, “哈马斯”主张激进的军事行动来实施其政治理想,继承阿拉法特衣钵的巴民族解放运动组织“法塔赫”是目前属温和、务实派,主张承认以色列的存在,并在“以土地换和平”的原则基础上和平解决阿以冲突。

目前“哈马斯”和“法塔赫”以约旦河为分界线,约旦河东岸属于“哈马斯”,约旦河西岸属于“法塔赫”,双方因政治立场和斗争手段分歧,冲突不断。

另外,“哈马斯”内部的“内奸”的出卖情报,使得“哈马斯”在以色列军队的打击下损失惨重。以色列情报组织“摩莎德”早在多年前就有特工打入“哈马斯”内部长期潜伏下来并不断收买其内部人员形成“内奸”,在近期以色列的军事行动中,以色列军队的高效的打击与“内奸”提供的准确情报是分不开的!

二、哈马斯在不了解巴勒斯坦的国情和自身实力的条件下,发动单一的军事对抗行动,是其策略上失败的原因。

巴勒斯坦的国情是:

①、巴勒斯坦是小国,人口少,无战略纵深;

②、巴勒斯坦所在土地和地区属于延续了上千年的民族、宗教、土地冲突的地区;

③、巴勒斯坦所在地区都有大国操纵的影子;

④、巴勒斯坦国力弱小:无科技实力、无经济实力、无军事实力;

⑤、美国和欧盟为首的西方国家宣布“哈马斯”为恐怖组织,不断打击;

⑥、俄罗斯因国力原因无力插手中东事务;

⑦、中国支持“法塔赫”,不喜欢“哈马斯”,所以只能保持“中立”。

哈马斯在和以色列的冲突中,没有搞清楚目前巴勒斯坦地区“敌、我、友”三方力量的对比,愚蠢的拿自己不强的力量与有大国支持武装到牙齿的“以色列”对抗,失败是必然的。

什么是“敌、我、友”三方力量的对比?

就巴勒斯坦而言,敌人自然是“以色列”,我自然指“哈马斯”本身,友自然指联合的中间力量。在“敌强大、我弱小、友未明”的条件下,死打硬拼的与敌对抗,是拿鸡蛋往石头上碰,结果碰的头破血流。

由于哈马斯的极端政策,把美国、欧盟、阿拉伯国家中的沙特、埃及等国家推向敌人一边,而支持哈马斯的约旦、叙利亚等国都是小国、穷国、弱国,国力不强,怎么和强大的敌人去斗?中国一贯是支持阿拉法特的“法塔赫”,反对哈马斯的极端做法,在以色列的军事打击中,限于中国与巴勒斯坦的传统友谊,中国只能保持中立,不赞成,不反对,其实中国自己的立场最尴尬。目前中国以“国家利益”为外交的出发点,和以前的以“意识形态”为外交出发点有很大区别。古人说“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哈马斯的失败,在外交上“失道”太多!

在巴勒斯坦无战略纵深、人口少的国情下,“自杀式”攻击属于得不偿失的军事行动。众所周知,所谓游击战、超限战是在有战略纵深的国家才能很好的实施。

“哈马斯”主张的军事打击,还是重复二战期间游击战的老一套,没有什么新意和创新,没有什么“科技含量”,而且打击目标无重点,漫无目的的发射火箭弹和“自杀式”袭击,对有美国、欧盟、犹太民族科技、军事、情报支持下的以色列,根本就是隔靴搔痒。但是以色列的打击就很有重点和层次,一下就打中“哈马斯”的“要害”和“七寸”。

三、阿拉伯国家的不团结导致哈马斯丧失外援。

阿拉伯国家联盟内部分成亲西方的沙特、埃及,原教主义的伊朗、利比亚,保持阿拉伯独立的一些小国、弱国。

四、没有经济实力支持的军事对抗注定是要失败的。

现代战争,本质上是打的“钱”的战争,没有大量金钱作支撑,你的武装力量组织、武器装备的补给、后勤保障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五、哈马斯只会搞破坏,不会搞建设,没有一个长期的战略规划来实施收复巴勒斯坦土地的计划。

哈马斯缺乏巴勒斯坦版本的“隆中对”,缺乏战略眼光。

六、哈马斯的斗争策略和手段单一,只会军事对抗,其他不会。

毛主席说的,斗争要在“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下去执行,有步骤、有计划的去斗争,才能胜利。其实巴勒斯坦人可以借鉴我们抗日战争中,敌后武装力量发展的方针来与以色列来斗争,这个方针就是“精干隐蔽,蓄积力量,长期潜伏,待机反攻”。反攻要有重点、有层次,有科技技术含量。

当前哈马斯的军事斗争策略其实就是中国历史上工农红军执行的错误的“左倾”军事冒险主义,在自身力量不强大的时候,和武装到牙齿的敌人,死打硬拼,结果只能葬送自己宝贵的力量。阿拉法特的在天之灵也会骂“哈马斯”:崽卖爷田,不知心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