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美国解体后的世界新秩序


前苏联解体后,美国一极独大,人们不免担心美国会趁机统治世界。果不其然,美国人的帝国心态开始急剧膨胀,其超强的军事实力从科索沃到阿富汗再到伊拉克,一路摧枯拉朽地横扫一切。甚而至于,为了使对中俄这样的核大国动武成为可能,美国人重拾星球大战计划,不仅单方面撕毁反导条约,而且悍然推进弹道导弹防御计划。至此,美国的缺陷在其霸权征途中暴露无遗,因为这一系列的扩军备战和穷兵黩武就是一个巨大的财政窟窿,美国人的双赤字因此越累越高。百草止水因此曾经预言,苏联虽然垮台,美国也将衰退,原因就是他把自己投进了一个无休止的预算黑窟窿,而且会因其蛮横强霸而培养出越来越多的敌人。

可是,百草止水的预言在一步步逼近中尚未兑现,一场金融危机就提前冻僵了美国,没想到疯狂的金融投机和贪婪的过度消费的破坏力居然比现代军事威力还要巨大,美国就这样提前步入了衰退轨道。问题是,现在热论的问题已不是美国是否衰退及衰退多久,美利坚合众国可能崩盘解体的话题已经耸立于世界舆论之巅。当然了,抛出这个议题的是美国的老对手俄罗斯,现在俄罗斯外交学院供职的前克格勃成员伊戈尔•帕纳林就是最积极的倡导者。

帕纳林教授并非现在才想起美国有可能解体,而是早在1998年就开始叫嚷美国将会分裂为六大块,而且十多年来一直未曾中断宣传和布道。十年之前,克林顿尚在台上,布什竞选总统的念头刚刚萌动,奥巴马才刚刚步入政坛。当然,帕纳林教授的预言,你可以说他是对苏联解体怀恨在心,也可以说是对美国一极独大嫉妒不已,而且事实上俄罗斯人基本上普遍存在着这样的心态。但是,如果你仔细解读下帕纳林教授的论据,当前危机下美国还真的岌岌可危。

1991年的时候美国专家学者就曾断言,外债达到1.5万亿美元就会危及美国生存,而现在的债务却是11.3万亿美元,按照这个趋势2010年美国外债恐怕14万亿美元都打不住!问题是不光美国政府的赤字不断扩大,候任总统奥巴马去年12月7日曾说,2009年美国50个州里有41个会出现赤字。目前,美国已经有5个州请求联邦政府拨款1万亿美元的援助,那么41个赤字州就将需要至少8万亿美元。也就是说,为了度过这场危机,美国将至少需要22万亿美元,问题是美国自己根本就拿出这个钱来。不光美国拿不出这笔钱,世界第一外汇储备国中国也仅有区区2万亿美元,即便算上日、俄、韩、沙特等国,也难以挽救美国。怎么办?只能印钞票,可是印钞票会导致通货膨胀,美元就会急剧贬值,中日韩俄等国就会放弃美元储备,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就会立即终结。一旦美元丧失国际货币地位,全球各地的数额巨大的美元就会回流美国本土,从而招致美元币值的更迅猛崩溃。美元崩溃了,联邦的向心力也就涣散了,为了逃避已有的债务,联邦就只能解体。

为了避免美元信用的破产,美国就只能抑制住印钞的冲动。可是,如果不印钞,不仅联邦自身的债务和预算无法解决,政府对各州的财政也会爱莫能助。这样,急需救援的州就会怨声载道,而富裕州又会为了避免无偿地向穷州输血,就会拒绝向联邦上缴财政收入,并进而启动以独立为主的分裂运动,美利坚合众国照样会垮台。各州闹独立,联邦政府不会不管,然而由于盎格鲁-撒克逊族的信用已经破产,非白人军人又占据美军七成,所以联邦政府也照样会无所作为。

当然,帕纳林教授的推论基本上都是往最坏处着想,你可能认为这是在夸大其词,超级大国美国不可能就这样毁灭。但百草止水需要指出的是,美苏对峙了半个多世纪了,互相都像对方肚子里的蛔虫一样研究彼此,所以作为前苏联克格勃成员的帕纳林教授的预言不可能是空穴来风。作为曾经的“克格勃”的分析师,帕纳林在苏联解体后获得了政治学博士学位,主要研究美国经济并为相当于美国国家安全局的俄罗斯联邦政府通讯情报局(FAPSI)工作。帕纳林曾经为当时的总统叶利钦作过战略预测,而他的“美国分裂论”也是基于FAPSI分析师们提供给他的机密数据。更重要的是,美国由次债危机引发金融危机,并进而触发了经济危机。作为曾经的过度消费主义国家,此次危机将会让越来越多的美国人破产,神情紧张地捂着腰包的美国人将会使消费对经济的贡献急剧跌落,整个美国将会陷入一个前所未有的深渊。这个深渊已不仅仅是衰退,作为一个联邦制的多民族移民国家,其最终的悲剧往往就是分裂和解体。

显而易见,美国人对危机的体认更加细腻,奥巴马还未正式执掌权柄的时候,就告诫国人要做好过三至四年苦日子的准备。也正因为对危机的认识越来越深入,奥巴马才对自己拟定的经济刺激计划一再地加码和升级。尽管如此,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还是担心难以挽救美国经济。伯南克认为,危机非常深重,单靠财政刺激难以成功,国家必须清理银行坏账,并持续为信贷市场注入资金和提供更多担保。然而,这就需要联邦政府必须筹措更多的钱,这些钱该从哪里来呢?除了印钞票外,就只能从中国、日本、俄罗斯、沙特等外汇储备大国借贷。大量印钞票的恶果前面已经说得很明白,但是从国外借贷也很不容易,俄罗斯喜欢落井下石,日本正在想方设法地从美国债务市场抽身,沙特正在观望,只有中国这个美国一直压制的国家正在拼命买入美国国债。所以,美国舆论一改对中国的打压和抹黑,开始极力褒扬中美关系和“中美国”模式。可是,中国的外汇储备虽然世界第一,也不过区区2万亿美元左右而已。就算这2万亿美元打了水漂全给美国,也无法将美国从深渊里拉出来,更何况我们的外汇储备中70%以上早就投进美国。

难道美国就没救了吗?如果美国没救了,合众国就会解体,相信中国的左愤们肯定会欢欣鼓舞。这些人一向认为,美国是中国最大的前进障碍,美国一旦解体,中国就会在无外界压力下迅猛向前。很不幸,百草止水只能兜头浇上一盆冷水,一个解体的美国其实对中国更为不利,我们庞大的外汇储备一下子变得子虚乌有尚在其次!

帕纳林教授认为美国解体后会分为六大块,其中以纽约和华盛顿为中心的大西洋沿岸会成为欧盟的势力范围,南部各州会和墨西哥进行联合,德克萨斯和加利福尼亚会成为独立国家,中北部会成为加拿大的一部分,夏威夷和太平洋沿岸会被中国和日本控制,阿拉斯加将会回归到俄罗斯的怀抱。应该说,帕纳林对美国民族构成和移民分布理解甚深,六大块理论应该很有道理。但是这六大块的最终归宿百草止水不仅难以认同,而且美国解体后的世界格局也会问题多多。显而易见,从六大块理论可以看出帕纳林版的世界未来格局,那就是美国解体后世界将会形成中俄日欧再加上印度的五极格局。

帕纳林之所以认为美国解体后阿拉斯加会并入俄罗斯版图,一是因为阿拉斯加靠近俄罗斯,二是因为阿拉斯加是沙皇卖给美国的。尽管如此,阿拉斯加其实更靠近加拿大,再加上阿拉斯加无论民族还是文化都与俄罗斯格格不入,与加拿大反而非常亲近,所以阿拉斯加如果不愿独立就只能并入加拿大。不仅阿拉斯加和曾经的美国中北部会并入加拿大,连以华盛顿和纽约为中心的东北部也会投入加拿大的怀抱,外加美国曾经的多半核武库以及强大的军事机器。这样幅员更加广大的加拿大就会成为新的超级强国。

为什么会这样呢?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天性就是热衷或依附强权,就像英国一直追随美国甘当哈巴狗一样。加拿大和美国基本上是同文同种且一脉相传,所以盎格鲁-撒克逊人就只能选择加入并协助加拿大,以继续延续他们曾经的梦想。再加上欧盟并未统一,尚缺乏独立跨洋干涉大西洋对岸的能力,更何况对北方侵略成性的俄罗斯又一直心怀恐惧。所以,欧盟也会乐见加拿大接收美国残局,并进而成为一个可与俄罗斯比肩抗衡的国家。也就是说,美国解体后,世界将由中俄欧加日印六大极左右,而加拿大的崛起对俄罗斯同样不利。

美国这个超级巨人的轰然倒塌,也就意味着单极格局的彻底终结。唯一的超级大国突然驾崩,世界权力真空就会由中俄欧加日印六大国填补。这六大国势力均衡,没有谁能凌驾于其他大国之上,于是全球的战国时代也就随之来临。过去,美国单极霸权的扩张极其凶猛,中俄共同面对着美国咄咄逼人的战略攻势,被迫亲近合作以共同反击美帝国的战略扩张。一旦美国突然消失,中俄共同的敌人便无影无踪,两国间的分歧和恩怨就会浮上台面。

其实,即便在美国霸权攻势的笼罩之下,俄罗斯也一直在和中国玩猫腻,其最先进的军火宁愿卖给印度也不愿朝中国输出。不仅如此,俄罗斯对中国也不大讲信用,两国拟定中的中俄石油管道不仅协议一再撕毁并重新修订,还擅自增加了日本这个竞争客户,甚至将面向中国的石油主管道改道为靠近美国的东海岸。除了石油管道上对中国摇摆不定,中国石油公司收购或参股俄石油公司也被一再阻止。此外,军火合同的执行不仅经常延期,军火定价也朝三暮四一再上调。现在,表面上两国关系近乎联盟,实质上很多俄罗斯人一直将中国视为主要威胁,他们总是杯弓蛇影地认为中国在觊觎俄罗斯领土,而且怀疑中国有向俄罗斯远东地区移民扩张的危险。俄罗斯人之所以这样想这样做,是因为历史上的俄罗斯侵占了中国众多的领土,所以他们每时每刻都在担忧着中国人会适时收回。再加上俄罗斯地广人稀,远东地区更是空旷无比,人口极端稠密的中国又恰好与之相邻,于是更多的担忧便会油然而生。最根本的是,俄罗斯是个侵略成性的民族,即便苏联崩溃领土分散的柔弱之时,中国与之谈判收回被占领土的努力依然受挫,于是才有了收回一半的被占领土,而另一半则以条约的形式让俄罗斯永久合法地占领了。

所以说,美国一旦消失,中俄蜜月便会立即结束,双方的竞争不仅日趋激烈,对峙乃至对立都会自然而然。不仅俄罗斯会日益走上反华之途,日本也会趁机崛起并成为中国可怕的敌人。日本其实一直在为后美国时代做准备,借助曾经的美日联盟,日本军事武装不断膨胀,不仅早就抵达核武器技术门槛,其常规军事力量也紧随美国之后居世界第二。再加上世界第二的经济实力,美国的垮台将会赐予日本梦寐以求的超级强国地位。如今的盟友美国深陷于经济危机当中,作为世界第二大外汇储备国的日本,不仅未向美国伸出援手,而且多次甩减美国国债,甚至连其它的美元资产也在大力抛售之中。这充分说明,日本不仅预见到美国的衰退,而且也乐见美国衰退。日本不仅在避免美国衰退给自己带来损失,也在想方设法地趁火打劫,并沿着美国衰退的步伐奋勇向前。

1996年台海局势紧张时,克林顿政府对是否武力介入台海危局犹豫不决,正是因为当时的日本政府一再要求和威逼,美国政府才下定决心派遣航母靠近台海。在台独势力肆虐的时候,台独势力公开的幕后老板是美国,但暗里最为积极和卖命的恰恰是日本。日本朝野一直在帮助台独势力,不仅出人出力,甚至出谋划策。日本是最不希望中国统一的国家,不仅因为两国的宿世恩怨,也因为台湾恰好横亘在日本的海洋生命线上。可以说,一直以来,不管历史还是现实,日本始终都将中国视为最大敌人或障碍。美国存在的时候,日本借助美日同盟促使中美对抗,自己坐收渔翁之利。美国衰退乃至崩溃后,日本将不得不独自面对中国,新一轮的中日对抗和冲突将不可避免地到来。

百草止水可以预料,一旦美国彻底崩溃,日本就会全盘接收美国驻琉球的军事资产,甚至连关岛及其存在着的美国武装也一并收纳,其代价不过是给这些前美国军人以日本国籍和更加优厚的经济待遇。不仅如此,日本还会想方设法地谋求美国遗留的核武器,从而让日本坐地而为核大国。这样,坐在前美国的军事遗产之上,日本一下子就变成了拥有远洋海军和先进核武装的世界大国,进而将会信心满满地同中国决战于太平洋西岸。

为了更好地抗衡中国,日本会谋求与俄罗斯结盟,这与俄罗斯几乎是不谋而合。当然,日俄联手需要先解决他们的领土争端,日本将不得不接受以前俄国提出的对半平分北方四岛的方案,从而使日俄联手对付中国成为可能。早在单极时代,日本就比美国还要积极地拉拢印度,目的就是共同围堵中国。那时的俄罗斯同样将印俄关系置于中俄之上。显而易见,美国消失后,日俄印将会组建反华同盟。再加上南海诸国同中国的领土纠纷,没有了美国势力的笼罩,东盟对中国的戒备心就会急剧膨胀,然后就会很容易地朝日俄印反华同盟靠拢,从而让美国梦寐以求却又难以促成的对华包围圈真正成型。

近邻形成了对华包围圈,欧盟和加拿大却会游离于外。加拿大肯定会和俄罗斯关系紧张,对日本在太平洋上的扩张会保持戒备,却和印度没有任何瓜葛。欧盟原本一体化缓慢,美国消失后迫使欧罗巴合众国快速成形。统一的欧盟对扩张成性的俄罗斯高度戒备,它同加拿大非常亲密,但同日本和印度没有什恩怨。所以说,中欧加虽有结盟共同对付俄罗斯的倾向,对于如何对待日本和印度的问题上三国政策将会南辕北辙。很显然,中国将独自面对日俄印和东盟的反华联合阵线,而欧盟和加拿大将会爱莫能助。故此,百草止水认为,一个解体的美国对中国更为不利,只有美国继续存在才能避免我们落入最恶劣的战略陷阱。

然而,美国的块头如此巨大,无论如何中国自己都独力挽救不来,更何况中国自己也是一身的麻烦和毛病,除非美国能够竭尽所能地进行自救。显然,美国政府和人民不会眼睁睁地看着美国垮台,尽管美国是个移民国家,但美国文化已经悄然成型,美国人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也是不可思议的。所以,一旦美国政府和人民发现国家有崩盘的危险,就会迸发出美国式的爱国主义,美国人民就会拧成一股绳去共同挽救这个国家。日本偷袭珍珠港时是这样子的,九一一时也是这样子的,如今的经济金融双重危机也肯定会这样。这个时侯,中国如果再施以援手和雪中送炭,相信美国就会迅速脱离险境走向复苏。

令人惊讶的是,美国的精英们似乎早就预见到了危机的深重,并提前为美国纾困铺设坦途,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就是美国专家精英们众口一词的“中美国”模式或“两国集团”。放眼世界,美国精英早就发现,只有中国愿意帮他,也有能力帮他。而在此前,中国两国早就成为相互依赖的利益共生体,只要维持住并不断加强这种关系,美国就有希望迅速康复。

但是,既然是共生,就必须对两国都有利,只有这样中美两国才能自然而然地携手合作。那么,随着美国经济危机的日益深重,中美将如何共生并共度难关?第一,美国必须彻底放弃遏制中国的战略,并公开承诺不插手两岸事务的一个中国政策。为此,中美就必须签署一个全面友好条约,美国的《与台湾关系法》也必须因此而自动失效。第二,中美缔结自由贸易协定,相互全面清除针对对方的贸易壁垒,这样价格更低的中国消费品就能更好地维持美国人的生活水准,包括军火在内的美国高科技产品也能源源不断地销往中国,从而让两国经济都能得到更好地发展。第三,更多的中国外汇将会以美元资产的形式存在,中国人将大力购买美国国债及其它类型的证券,以帮助美国纾解金融困局。第四,双方将对等地放松两国公司对对方产权的购买,从而进一步促进两国经济的互补。

显而易见,这样的两国关系就像亲兄弟,不仅有助于美国迅速康复,也有助于中国的发展和强大。但是,意识形态上的分歧将会是两国间的障碍,他将阻碍两国关系的更为实质的进展,从而为未来世界罩上一道不测的阴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