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人,勿忘记!国之耻,今日雪! 念陈天华

勿忘记,读书人,动言忠孝;全不晓,忠孝字,真理大纲。


是圣贤,应忠国,怎忠外姓?分明是,残同种,灭丧纲常。


转瞬间,西洋人,来做皇帝;这班人,少不得,又减圣皇。


想起来,好伤心,有泪莫洒;这奴种,到何日,始能尽亡?


还有那,假维新,主张立宪;略珍域,讲服重,胡汉一堂。


这议论,都是个,隔靴挝痒;当时事,全不道,好像颠狂。


倪若是,现政府,励精图治;保得住,俺汉种,不道凶殃。


俺汉人,就吞声,隶他宇下;纳血税,做奴仆、也自无妨。


怎奈他,把国事,全然不理;满朝中,除媚外,别无他长。


俺汉人,再靠他,真不得了!好像那,四万万,捆入法场。


俄罗斯,自北方,包我三面;英吉利,假通商,毒计中藏。


法兰西,占广州,窥伺黔桂;德意志,胶州领,虎视东方。


新日本,取台湾,再图福建;美利坚,也想要,割土分疆。


这中国,那一点,我还有分?这朝廷,原是个,名存实亡。


替洋人,做一个,守土官长;压制我,众汉人,拱手降洋。






或排外,或革命,舍死做去,孙而子,子而孙,永远不忘。


这目的,总有时,自然达到;纵不成,也落得,万古流芳。


文天祥,史可法,为国死节;到于今,都个个,顶祝馨香,


越怕死,越要死,死终不免;舍得家,保得家,家国两昌。


那元朝,杀中国,千八百万;那清朝,杀戮我,四十星霜。


洗扬州,屠嘉定,天昏地暗;束着手,跪着膝,枉作天殃。


阎典史,据江阴.当场廖战;八十日,城乃破,清兵半伤。


苟当日,千余县!皆打死仗;这满洲,纵然狠,也不够亡。


无如人,都贪生,望风逃散;遇着敌,好像那,雪见太阳。


或悬梁,或投井,填街塞巷;妇女们,被掳去,拆散鸳鸯。


那丁壮,编旗下,充当苦役;任世世,不自由,赛过牛羊。


那田地,被圈出,八旗享受;那房屋,入了官,变做旗庄。


还要我,十八省,完纳粮铜;养给他,五百万,踊跃输将。


看起来,留得命,有何好处;倒不如,做雄鬼,为国之光。






那怕他,枪如林,炮如雨下;那怕他,

将又广,兵又精强。

那怕他,专制政,层层束缚;那怕他

天罗网,处处高张。

猛睡狮、梦中醒,向天一吼;百兽惊

龙蛇走,魑魅逃藏。

改条约,复政权、完全独立;雪仇耻

驱外族,复我冠裳。

到那时,齐叫道,中华万岁;才是我

大国民,气吐眉扬。




挑米国,把日砍,旋再毁坏航母船;

衰法国,心胆寒,英吉俄罗势萧然。

一切鬼子全杀尽,中华一统庆升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