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0.html


第八回

闲了这么久也应该忙忙了。兰儿的肚子起来起大了。要在不赶紧回京城把婚事办了,可能兰儿就在我们结婚大典上生小宝宝了。于是踢了一下还在那美着的小乐。

他现在穿了一身新式样的军服。只不过样式差那么一点不太标准。这也没办法,现在还没有专门的人士来做这些事情。她们都不能很好的理会我的想法。

所以这些东西都要等回到京城了,在多找一些人来进一步完善了。并且还有许多的东西要加上去。将军服吗!应现在的潮流看起来越乱套越好看!!!

虽然这样小乐对肩膀上的那个叫做肩牌东西,可是相当的着迷。他肩膀上的是一花两草。虽然他听我说还有更高级的东西。

但是对这个他就已经很知足了,因为目前穿这样衣服的好像只有他是最大的了。被我踢了一脚还漂呢,不明所以地问了我一句:“你的脚总摸我干什么??”

一下子把我给气乐了,又来了一脚:“我和小军先回去了,有什么事你就自己看着办。有什么大事在告诉我。”

说完就跳上马和小军一阵风似的跑没影了。小乐的礼刚刚行了一半,就被马蹄子扬了一身的沙子。

不过这小子还在那里笑呢。因为他在那找感觉呢。能让他尊敬的敬礼地眼下也只有我,他这是好好练习一下,好在将来见皇上的时候,给皇上留下个好印象。

等到我和小军都跑没影了他才把手放下来,也没回头就喊上了:“看什么看!快点训练去。张三、李八、钱九,带着你们的人。山路上越野跑,加负重!!”说完他就带头先跑上了。

等我和小军进了衡阳城以后,刚一回到商号就被等在门口的老奉给拦下了。笑呵呵地把马缰绳扔给了伙计。就朝老奉走了过去:“什么事把你急成这样???”

结果老奉在那直着眼睛就是不说话。我纳闷儿地看了看他:“你要是在这练眼神我就不打搅你了,刚跑了好久的路有点累了,先去休息一下了。”说完就向里走去。

老奉这时才还过味来,又拦在了我的前边:“你们?你们??你们哪个是我们族长要见的人???”

听他说这话我就愣住了:“老奉!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还没有睡醒啊,哎、、、你老人家年纪已经这么一大把了,有空就多放松放松,别总把自己弄的紧绷绷地。”

听我这么说老奉才常出了一口气:“原来还只是看其它地方有点像。没想到您现在才露出庐山真面目。”

见老奉这么说我倒有点奇怪了,看来这老奉真是没睡醒。于是转头就带着老弟向里走。这时从里边出来的一伙计看到我和小军也愣住了。这时我才感到不对劲。

要说光老奉那样也就算了,怎么这伙计也这德行?就在这时我才想起件事情来,原来我一直是画着妆的。

但这次去小乐那里,我和老弟又恢复了原来的习惯。都换上了同样的衣服。并且也没有在画妆改扮。这也是因为兰儿没有跟去,而我这一阵又总泡温泉。

所以刚刚回来的时候,因为这几天习惯了。并且走的有点急。老弟也忘了这件事。不过这样更好,省得以后总画妆了,一天早上起来一画就得小半个时辰。

其实这也是因为我总在画妆,和兰儿嬉闹的原因。想到这里就冲老奉一摆手:“我这是借机出去整的容。我和我老弟感情太好了,所以整成一个模样了。”

“你要有什么事就请快说。没事的话我就得休息去会了,刚泡着来着现在还有点晕乎乎的呢。”

老奉听我这么一说才回过味来,在次晃到我的前头:“差点把正事忘了。我们族长要见您。都已经出来了,不过族长还是有点放不下架子。所以让我来约您。”

‘呵呵、、、还挺会找借口的,美其名曰放不下架子??我看还是对这宋朝的官员不放心,怕有人暗害于他。不过我可不会对他有什么想法。反正兵都到手了。’

想到这里看了看左右:“我说老奉。我们总不能就在这挡着门说话吧?还是先到里边在说吧。”说完当先走了进去。老奉这时才看到他把我挡在大门口说了半天。

不禁也有点挂不住脸了,刚刚一着急和我露出真面目一刺激,就忘了自己是在大门口等我呢。于是赶紧跟在我的身后走进了商号里。我们是直接到里边的。

在客厅里落座以后,先是灌了一通的茶水。然后才看向老奉,他见我们解过劲来了。才告诉了我们详细情况。原来他们的老族长,年纪越来越大了。

这才想在他还没退休之前把族里的最大的事情定下来,因为他没功夫和我耗时间了。于是这才下定决心。约我在东兴城见面。那里离衡阳多少还近一点。

等老奉告诉完了之后,我就叫他痛快准备去吧。因为我准备过一阵子就回京城了。我还能等,可是兰儿的情况可等不了了。就算是我的马车在稳当也得跑一些时日。

所以我准备加快进程。老同志不是着急了吗。正好我也速度点。等这送走了老奉。我就回书房写了份东西。叫侍女飞鸽传书回京城。看着鸽子飞了我就出去了。

叫上老弟和东成然后就出榜招人。这次招的是工匠。说是商号要修个大点的工程。需要一点人手,也不算太多。有个十万八万的人手也就够了。

找到兰儿和她们打了声招呼。我就带着老弟和东成出城而去。不过这次我们可没坐我的马车,而是坐着商号的普通马车去的。马车队倒是不太小、有几十辆。

车上运送的都是一些木材什么的,还有就是一些从京城调运过来的工具。都是一些建筑上所用的东西。自从用过那破‘铁锹’之后,我是深深体会到了工具的落后。

于是就叫工坊里赶紧弄了一大批工具送了过来。当我带着人从衡阳出来的时候还只有三百多人。等到了东兴城就有二千多人了。而我并没有带着人进东兴城。

在城外向南又走了近十多里地的地方,才停了下来。这里是我先前计划好的地方。只不过那时我只是听商号的人,给我描述了这里的地形地貌。就选中了这里。

等我这亲眼一看,也把我乐坏了。看来这时的人还是比较保守的。只见从这里在向南就是一小片平原地带。并且也有一些田地在这里边。不过也不是很多。

像一些坡地就没有开垦出来。向东有几座小湖,不过面积并不大。但对我来说也足够用了。于是赶紧指挥人手开始画上地界了。这里将耸立起一座新商号。

一开始底下人还都有点奇怪。这里荒山野岭的也没有个人家,在这里建哪门子商号?十有八九是他们的掌柜的要疯掉了,不过这可不是他们所能管的事情了。

于是就动手在东成的指挥下开始圈地。不过只圈了一圈下来之后。在听了他们的周掌柜的嘴里还说着:“这里标上鱼塘。”走到一处地方:“从这里标上客栈。”

又抬手指了指不远处:“那里是仓库。还有那也是仓库。那边过去一点的地方是伙计们住的地方。大小就先按三百人留好了,那边的地方都划进去以后人会更多。”

又带着人上到了一个小山坡上,用手把四圈一划:“这里全划做工匠们暂时居住区。而这个地方的建设就以客栈和咱们的商号为中心建起来。争取一天一百多座房。”

就在东成在那里指挥人圈地的时候。这边几座大帐篷已经支了起来。暂时这一阵子我就住在这里了。给小军分派好了地方。我们也加入到了支帐篷的大军中。

只见遍地的帐篷就像是雨后的春蕾一样!迅速地在这片土地上开花。与此同时又有不少的工匠赶过来。他们是从商号报的名,然后就拖家带口的过来了。

在这些人里最多的,就是木匠、石匠、铁匠一类的匠人。现在我们这盖的房子其实是很简单的。只挖出不太深的地基,砌上石头以后就在上边支木头架子。

只不过木头架子的根基,是插到石头地基里边。然后就在木头架子上开始架设房子的结构。十几个木匠和二十几个小工一围而上。只一个时辰就起了两座木楼。

这时天色就渐渐的黑了下来。等到开饭的时候已经又完成了一排的地基。这主要是借助我的新式工具。要不是不会有这么快的速度的。等吃完饭大伙就休息了。

今天可算是把大伙累坏了,长途行程了一百多里地。到了这里又一刻不停地起了这么多活计。所以在吃完饭以后不长时间。整个营地就一片寂静了。

到了这会才有一些个黑影,从周围一些地方悄悄的离去了。虽然这样我可没有睡这么早觉的习惯。呆在树梢上看着黑影的离去。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

好戏还在后边呢。小心翼翼从树上溜了下来,招呼了一下等在树底下的老弟。我们俩就也消失在树林里边。

天近子时的时候,离东兴城不远的一个小村庄里,竟然还亮着灯光。不过到了近前仔细一看才知道。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原来是有一家人家里有人翘辫子了。

从远处看到的亮光是长明灯的亮光。我和老弟闲着没事,跳上院墙顶上看了一看。我们也只是好奇而以,因为我们还没有看到过,古时候的灵堂是什么样子的。

等我和老弟看清楚了也有点失望。原来这屋子里很简单。只有一口看上去相当差劲的‘木头箱子’,摆放在屋子中间。这间屋子可以看得出来,平时是一间正厅。

现在清理出来当作灵堂使用。这会可能因为天色已经到了这个时候,所以只有一个人在守灵。

只见此人瘦弱的身子披着一身白麻。低头看着眼前的火盘发呆。偶尔还抬头看看那口小破‘木头箱子’。突然顺袖子里抽出一把剪刀来。紧接着就像是绝别一样。

看到这里可就有点忍不住了。转头看了一眼老弟,正好他也看向我,就冲他一歪头。贴在他的耳朵上,告诉他先在这帮我盯着点身后。而我转到一边跳了下去。

等到进了院子之后,这才看清楚那个人。原来是个瘦小的女子。正在那里拿着剪刀喃喃地说着什么。然后就把剪刀对着自己的左胸就捅了下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