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编者按:你听,庭院的花已落了。有人为你谱一段寂寞清曲,有谁人坐听?一曲离歌,再曲无痕。月下有人,为你发丝长,眉眼乱,在七月的枝头,悄然滤去风尘,拨成一弦夜音;闲愁落尽的伤感,融入唐诗宋词的书卷中,流转徘徊。瘦了一曲琵琶语,淡了一帘幽梦…………



今夜,半帘残月,一缕花香摇曳,轻轻弥漫在暮色里。我铺陈旧日的素笺,淡淡墨香浅浅愁,十指尖下将一世的情种唱尽,把你过往的温情挽留,栖居我古旧而倦倦的词组。我栽种一棵棵盛放相思的花树,时时想念。纸行初褪新墨时,关于你的眉间事,一纸的愁词述说着浮海流云般的过往。


流年暗换,转眼几十年的繁华,在指间飘零过往。端坐在时光的背后,闭上眼,恍惚地行走在从前的章节里。静静的,坠入远逝的冥想里,看见自己的倒影,犹如横疏的月痕。于是躲在文字里痴然哭笑,带着无法述说的寂寞,构思着一阕阕不成谱的闲词。


跌跌撞撞的走入梦里,踩着印满记忆青苔石阶的寂寞足音,去寻你走过的痕迹。在水之湄,在山之巅,似乎在等一个前世已许下的预约,固执而专注的。梦里,有真实的感觉,苍苍蒹葭的尽头,你披歌踏露而来,让我在安然与笃定里与你旷世相逢。眼眸深处,不曾分离,你深情的呼唤,我才是你的唯一。这一切都如一卷流香不尽的芳词,柔情绕指,缠绵成久违的风花雪月,每一句对白,都婉转成诗成歌。明知这是一场虚,却穿过一场又一场,甘愿当成陷隐的梦境,让情歌唱让爱绽放,然后,我亦年华桑葚,寂然红透。让所有失却的伤与美,在素笺上绵长若水,流过我的红尘,你的琴弦。


举杯邀月,纤手摘花,拎一卷细碎的心情,执笔填一阕涂满心情的宋词,细品。让花开花谢、逝水流年,都在掌心恣意环绕。有时在想,是不是前世你我的约定,今生踏着古韵,我一路寻你而来。古歌里那样呼天为誓依稀可见:“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绝。”隔了几千年的昏黄,依然灼伤你我的眉眼。


花香盈袖的记忆,我站在晨露里,捧着昨夜凋落的一阕残梦,不舍那梦影里还未消失的情香爱韵,碎成段段飘零。琴音未断,弦已断。我常常困于编结的桎梏里,要如何才能续写一卷残旧的梦想?越过时间的痕迹,依旧执着曾经的过错,让所有的心情跟着流离失所,紧紧攒着逝去的往昔,不肯松手。一切,都已过去。听惯了这样的话语,却依旧习惯地不忘。


几时,复又几何,曾经的温存软语,如今已淡薄。寂寞的身影,消瘦成落拓的化石,独守着这份情感却无法逾越距离。只要伸手拂拭红尘,夜一下子成墨,爱情,陷在红尘万丈处。只是曾经的影像依然清晰可见,是谁曾路过谁的窗口?是谁灯火阑珊处回首?是谁隔纱窗凝眸,恰好住入彼此身影,双双依柔情?风吹落花轻,水云影空留,当记忆在轮回的尘烟中飞散,似烟似雾,谁人遗忘了谁?


多少故事,在一个季节开启,又在另一个季节轻轻合上。我写字,以你成文成词,每一个章节句子,想描画你的模样,却总是涂抹成模糊不清的影。在你的面前,我错过了多少句子,涂鸦了多少笔墨,已经无从计算。早已知晓,于我,也只是你的袖边余香而已。与你,只是旧年的一场雪月。与我,却从此风花两寂寞。总这样用反反复复呓语,只是自欺欺人而已。一如,离歌谱写。一如,暗壁独茕。


剪水无情,何处芳心歇。休休复休休。记起那样清晰的句子:彩云易散梦易醒,缘就是红尘中的一缕轻烟。一语成谶。也许,一生如是一场戏,你方唱罢我登场。台上流年似水,粉墨舞袖,唱词唇间溢出清越悠扬,台下日月穿梭,眸中光华流转,水袖空舞掩盖了岁月的沧桑。心却芫杂,这样景华,这样虚幻,像什么?像一场纠葛的爱情?像一段演绎在戏台上的爱恨情仇?或许,爱情亦似这一场戏。或者只是徐徐挥出去的袖,粉香浮动,眉梢暗涌,台前锣鼓喧天,台后尘埃落定。如是,世间故事如出一辙,最后,最后还是空空如也,终躲不过曲终人散的结局。这一点低徊洇潮了多少水墨宣纸。于是,世间亦多痴男怨女。只道不信,不由不信,任谁都一样在上纸迹上化成篇篇绕指柔。


夜入三更,玉枕生凉,几分追忆几分冷,风吹窗帘心却等。情至浓时,才知道,红笺已无色。到处是关乎你的信息。我注定是你的故事,没有开始。镜中青丝凌乱,用伤感的手指,馆起如墨的长发,收藏起一些寞寞的情怀。案上,锦瑟的五十弦,已被岁月编织成动人的传说。那一弦一柱犹如一音一节弹奏,是谁在隔岸唱响一首如痴如醉的骊歌?翻遍你的名字,饮下一壶烟雨。把曾经执着的矜持,演绎成一起有声有色的沦陷。


已经负荷不起太多的忧虑,这世间,太多的一眼漠然。谁曾在乎谁?谁又曾了解谁?更不知谁会刻骨记得,谁又舍得忘记?谁离,谁弃?只能踏着晨钟暮鼓的梵音,走在缕缕檀香紫雾中。


回首的驻足是曾经断裂的纹路,关于你的旧词在我的书桌上渐染尘灰,冗沉的涂写在尘封之前,我看见自己泪流满面的文字在稿纸的背后,是无法修饰的伪装。如何抵达你的彼岸,一场沉眠?一章诗词?一片闲云?我细想,最后的最后却只凄然淡笑,到底只是茕茕孑立,你和我,依然隔着一片深海。只能将自己的背影与转身,交给暗伤的眉睫。


不由轻叹,我只是一个独守斜阳暮山的女子。在红尘深处,丈量着寂寞的距离,看着日暮日苏,月斜月掩,云涌的时候,看花落无痕,听柳黛摇拽。固守的诉说着年华在水影里流逝。也许,一切风月花事,本就是尘世独有的约定,初见无痕,再见便如风。前尘过往,遗落在岁月的边缘,承载不了这些浅墨书行里的浓愁浅恨。只想问问红尘滚滚,会有谁曾用心的细细读懂?


揭开夜的帷幕,我翻转失眠的天空,那些如水一样清澈的章节里,留余温千缕于心。我看到自已走在远古的朝代,守着三千柔丝,守断了疲倦,以萍为舟,携桃红花开的唐韵元曲,踏着汉风宋土的诗行,赤足沿着流淌的月华,一步步奔向我似水的流年。


绣阁凤帏深几许?欲说还休,心事在无声的等待里一路轻歌迩来。那个环佩叮当衣袂飘然的女子,试着清清淡淡的微笑,为你穿渡千年一路寻来,羽化成你掌心的清绝的笙箫,一扇扇沉香雕镂的西窗后,有歌轻轻唱。有语切切吟。如若可以,请你!请你用心聆听,那无边的眷恋,浅浅深深。


你听,庭院的花已落了。有人为你谱一段寂寞清曲,有谁人坐听?一曲离歌,再曲无痕。月下有人,为你发丝长,眉眼乱,在七月的枝头,悄然滤去风尘,拨成一弦夜音;闲愁落尽的伤感,融入唐诗宋词的书卷中,流转徘徊。瘦了一曲琵琶语,淡了一帘幽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