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韩咏红 北京特派员


不满美国官员将中国的高储蓄率指为全球经济失衡与金融危机的原因,中国方面昨天引述大量论据反驳金融危机的“中国责任论”,并要求美国为自身责任做深刻的自我批评。


这是继上周官方媒体新华社记者抨击美国把新兴市场当作“挡风玻璃”后,中国展开的第二波反击,中国人民银行官员更措辞严厉直指美国财长保尔森的观点属于“强盗逻辑”。


人行研究所所长宣昌能昨天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办的小型新闻发布会上说,美国储蓄率在1997年到1998年间明显下降,在1999年即跌至1%,之后在这水平上维持了多年。另一方面,中国的外汇储备是从2003年才开始高速增长,所以美国储蓄率下降与中国外汇储备增长之间没有因果关系。


宣昌能说,亚洲金融危机后的10年里,受冲击的亚洲新兴国家接受了国际货币基金的救助“药方”,纷纷减少财政赤字,增加外汇储备。他认为美国政府主导的国际货币基金当年给亚洲国家提出那样的建议,现在又指新兴国家要负责任,论调自相矛盾。


他更不客气地批评,美国自从1997年成功遏止亚洲金融危机后,“自上而下蔓延一种非常自满的情绪”,随后消费水平过度增加。到了2001年,美联储为抵消互联网泡沫的影响而连续13次降息,利率从6%降到1%,所以将美国的高负债率归咎于新兴国家理由不充分。


他进一步强调,美国金融体系犯下的一系列错误才是导致金融危机的原因,这些错误体现在公司治理缺陷、不适当的金融创新、推波助澜的评级机构,以及过于放任自由的监管体系四方面。


他说,很多美国金融企业的董事会成员是“一把手挑选的亲朋好友”,“有的甚至连最基本的金融业从业经验和基本专业知识都没有”,“公司的治理是一团和气的绅士俱乐部”。


至于发放次贷证券的机构,宣昌能指他们通过证券化把市场风险和信用风险打包卖到了全球各个角落,本身不承担任何风险,却从中收取高回报。


宣昌能表示,次级贷款竟可以放给无资产、无工作、无收入的“三无”人员,由全球投资者去承担风险,就反映了这种模式引发的道德风险和欺诈行为的严重程度。


中国官员以研究者的身份集中炮火反驳美国,口径十分一致。新华社昨天也发表对人行研究局局长张健华的专访,后者强调全球经济失衡是发达国家所主导的全球产业分工的结果。

他说,美国首先应减少财政赤字,提高储蓄率,美元政策不能一味追求美国一国的经济政策目标,要负起大国与世界主要货币发行国的责任。


中美官员这场交锋,起因是保尔森1月2日在英国《金融时报》专访中说,全球经济失衡导致利率走低,投资者在追求高回报目的的驱使下,投向更高风险的金融产品,于是加剧了信贷危机。


他说,超级储蓄兼快速增长的新兴国家如中国与国际产油国,对全球投资回报造成了下滑压力。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也曾把美国房地产泡沫归咎于外国人,尤其是中国人的高额储蓄。


这样观点在西方并不完全孤立,不过《金融时报》同一篇访问中也指出,这类解释被质疑为为美国的金融管理失当与监管缺失找借口。


中国显然将之视为美国将责任转嫁中国的企图。


张健华指责保尔森的言论是“强盗逻辑”,他对新华社说:“中国责任论”的说法除了是为西方一些主要国家自身经济政策失误及监管不力开脱外,恐怕也是为这些国家今后出台贸易保护主义措施或对中国进一步施压寻找借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