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79年2月20日凌晨五时多,我和一排长白万林带领一排从大弄的连队阵地出发,奉命去配合步兵一营攻打孤山。白万林是1974年底从河南省唐河县入伍,是我看着他成长起来的年轻干部。也是一位思想过硬、作风过硬、军事技术过硬且文武双全的排头兵。白万林在战后升任为高机连副指导员、指导员,后来转业在唐河县民政局任安置办主任。我乘坐着一班的牵引汽车走在前面。一班长是郭保敬,战后升任为二排长。当我们拉着高射机枪在走过大弄制糖厂后再往北走不远处时,因司机闭灯驾驶看不清路况, 二班的牵引车滑倒在沟边了。我便叫一排长白万林在那里组织施救,我揣着从六班司机朱广义手中用我的54式手枪调过来的56-1式冲锋枪,只身一人去到头天晚上察看地形的小高地上寻找指挥所联系。小高地上的友军晚上已撤走, 指挥所也没有开设在那里。

当我转身正准备回去寻找一排时,从小高地一侧突然窜出四五个揣冲锋枪的人向我逼过来,我在打开冲锋枪保险开关的同时迅速将枪口对准了这些人。趁着黎明前的淡淡月光,我看清楚了他们是佩戴解放军着装的军人。我己经听说过此前有越南特工曾化装成解放军偷袭友军的通报。因此,在战场上谁也不会轻易放松警惕。对方一行站在例数第二的一个人见我揣着枪对准了他们而非常生气的指责我,领头的一个便出面对其进行制止,並对我说他们是42军侦察连的,问我知不知道水口的舟桥架在哪里?他们想从舟桥上回国去。我说不知道后就各自走开了。在上午攻打孤山间歇期间,团司令部的吴昌忠副参谋长在通报敌情时说到,今天早上有八九个越南特工化装成我军人员企图破坏水口渡口上的舟桥。我便把凌晨在小高地上遇到的情况讲了一下,吴昌忠副参谋长马上制止我说:已经知道了,你快莫讲了!

攻打孤山的指挥实际上是由团营组成的联合指挥所,采取偷袭与强攻相结合的方法进行的。我们到达指定位置后,迅速占领阵地并做好了对空射击准备。团里有那些人参与指挥我当时并不清楚,我只见团司令部的副参谋长吴昌忠一直在指挥着我们。当时一营的营长是苟全凯,教导员是陈先明。我一直以为吴昌忠副参谋长是下到步兵一营督战的。在这次撰写回忆录时我通过电话与战时我团作训股长陶明普联系后才得知,当天他和团长陈显文、政委杨兆金在团里的“基本指挥所”里指挥,副团长卜大才和副政委李守成深入到一营督战指挥。而副参谋长吴昌忠当时的任务是在那里负责调集车辆,准备协助运送步兵第485团的一个营到复和地区投入战斗,吴是抽空来到我们阵地上,协助指挥我们作战的。

攻打孤山的战斗,开始先由师工兵营派出的工兵实施“320爆破法”爆破,爆破时飞起的一块细小碎粒片还砸在了我的头上。工兵在头一天晚上朝孤山方向先挖好了几个有一定倾角的炸药包坑座。爆破时先点燃引爆坑座里的大炸药包,利用其爆炸产生的强大冲击波再将无数小炸药包和山石抛向孤山前沿的越军阵地前,以引爆和扫除越军阵地前可能埋设的地雷。当时,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和看到这种“320爆破法”。我带的高机连一排来的主要任务本来是负责担任指挥所的对空警戒。但后来吴昌忠副参谋长指示我将高射机枪推到小高地上做好平射准备,用以压制越军火力,掩护步兵冲击。我们连队自装备这种14.5毫米双联高射机枪以来,还从来没有进行过对地面目标的实弹射击训练。在战争中学习战争,我便立即指挥各个班很快挖好了高射机枪的平射掩体,轮流将高射机枪推拉到平射掩体里做好了高射机枪平射前的战斗准备。吴昌忠副参谋长又要求我们在必要时用高射机枪的燃烧弹射击以引燃孤山越军阵地前左侧的一大块甘蔗地,防止越军逃窜到甘蔗地里躲藏。我说:“那不得行!高射机枪的穿甲燃烧弹射击后只能引燃飞机、汽车和装甲车的油料箱,不能引起其它物品燃烧” 。

担任偷袭任务的步兵一连组织的10人的“敢死队”早上凌晨4时多就开始从孤山背后攀登偷袭。攻打孤山的战斗在早上七时多天刚放亮就正式开始了,师工兵营实施的“320爆破”扫清了越军阵地前的地雷障碍后,步兵三连在孤山左右两侧做接敌运动,以吸引越军注意力。战斗力强焊的步兵二连作为战斗预备队,在孤山左侧待机地域随时准备接应一连。上午九时左右,发现有人在孤山上活动,开始还以为是越军,吴昌忠副参谋长便指令我们高射机枪做好火力压制准备。过了一阵传回消息称,一连组织的“敢死队”偷袭孤山成功得手。一连偷袭孤山成功得手后,三连配合一连又迅速从两侧向孤山山腰间的越军阵地发起攻击。由于孤山上也被茂密的植被覆盖,我只听见枪声大作,看不清当时的实际战斗进攻情况。

在一营攻打孤山时,我看到有两批从复和方向撤回的坦克车队小心翼翼的非常警惕地通过孤山。在坦克车队通过孤山时,都自动将炮口对准孤山腰间的越军阵地,并停车瞄准助威一阵才离开。上午10时左右,一连和三连采取上下夹击的战术,很快占领孤山山腰间的越军阵地。在越军阵地上发现了被打死的有4至5具越军尸体。越军已放弃表面阵地而龟缩退守到山腰间的山洞工事内防守,后由我军工兵将山洞完全炸毁,究竟有多少越军被炸死在山洞内不得而知。越军拼命扼守插楔在我军交通保障线上这一关键要点终被我团拔除。在我们团攻克广渊后推进到格灵清剿时,我们连队驻守在孤山附近有一天多的时间。后来听参战民工和向导们说起过,在孤山的山洞坑道内发现了几十具越军的尸体。在1979年2月21日《解放军报》的头版也登载了步兵第486团《神兵袭孤山》的生动故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站在我国水口方向眺望远方的孤山,此照片由党中选拍摄

(上集:踏出国门探孤山)(下集:牵挂我的“军长”战友)

本文内容于 2009-4-21 16:25:33 被黄德家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