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李鸥


废除火车站对车票垄断的售票机制


废除车上补票收取手续费制度


实行提前订票使用身份证一人一票制度


本报四平讯(记者 樊亮) 一向敢说话的四平市委常委、副市长李鸥昨日再次因一篇博文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1月15日,李鸥在人民网强国博客中撰文:要想化解买票难的问题,就要废除火车站对车票垄断的售票机制,废除车上补票收取手续费制度,实行提前订票使用身份证一人一票制度。其言论得到了网友诸多好评,认为他的想法很朴实,很有建设性。


昨晚,记者采访到了李鸥。他表示,他也曾熬夜在北京站买车票,也曾经因买票难好几年不回家,所以他有一颗平常心。如果铁道部也能将心态调低,多从普通民众的角度来思考问题,多向百姓求计,那么买票难的问题解决起来就不会那么难了。


票贩子为啥只盯着火车


1月15日1时07分,李鸥将他写成的题为《公安机关为何不打击倒卖飞机票、汽车票的票贩子?》一文发表在人民网强国博客上,没想到会在一两天内引起强烈反响,全国上百个网站转载。


“要乘火车的人多,造成火车票紧张,从而导致票贩子多”这种说法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春运期间,飞机票不紧张么?汽车票不紧张么?怎么就没那么多票贩子倒飞机票、汽车票?火车票票贩子多,完全是铁路系统的售票方式造成的。


飞机票、汽车票没有那么多票贩子,就是靠飞机票分散售票、汽车票透明售票的售票机制来解决的。


此博文可能还有“后续版”


“我发这篇博文不是为了批评铁道部,是希望他们能把这个问题解决得更好。”李鸥说,买票难不是某个部门或某个人造成的,它是不合理的售票体制造成的。老百姓也包括他本人对铁道部还是充满信任的,认为他们最终会把这个问题解决好。但是,这需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希望他们将心态放下来,也能有一颗平常心。只要铁道部真正从服务旅客的角度去改革火车票售票方式,票贩子就会自行消亡,火车站站前广场及售票大厅在春运期间人山人海的现象就会自然消失,公安机关在火车站逮票贩子的事情就再也不必去做。


李鸥说,他还想写一篇博文,名字叫《铁道部不要闭门造车 要问计于民》。


人物简介


李鸥,四平市委常委、四平市人民政府副市长。1964年出生于广东省茂名市一个石油工人家庭。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新闻系,新闻学学士;中共中央党校政治学理论专业研究生。


博文


选登


李鸥的三个建议


第一,最根本和最首要的措施:中国铁路系统应当切实废除火车站作为售票中心的功能,废除火车站对车票垄断的售票机制,像民航那样改成火车站不再直接承担售票功能,而仅仅是负责接送旅客上下车。售票则采用分散、透明、公平的售票机制,让各种车票代销点去联网售票、出票,并且全国每一台联网售票终端的出票机会一律公平,任何一台联网售票终端一旦显示票已售光,在火车站的代销点终端也同样不可能再有票。


第二,废除车上补票收取手续费制度。车上补票在车票票价外额外收取手续费的制度,是导致车站车票紧张的一个重要原因。一些车站长期与一些列车串通,在车站故意压下卧铺票不卖,只卖站票,让旅客上车后再去补卧铺票,让旅客不得不多付补票手续费。如果取消上车补票手续费,车站压票留给列车就不再有利可图,这种丑陋阴暗的腐败行为就会自行消亡。


第三,实行提前订票使用身份证一人一票制度。凡是欲在开车前一小时之前订票、取票的,都必须使用身份证并予登记在案,并且每个身份证每天只能订一个车次的一张票,每趟车不得有两个身份证号相同的订票和预售票。开车前一小时之内购票无须身份证,上车检票无须身份证,退票须凭身份证一证只能退一票并予登记在案。


网友短评


匿名用户:佩服你的勇气。买票难问题的复杂程度应该不低于神七宇航员太空行走,你所考虑的因素可能只是所有因素中的一小部分,事情的实质可能是利益的博弈代替了方法的寻找。我们生活中的许多事,方法相对好找,实施却不容易或缺失动力。


游客:支持这种精神,但是方案欠思考呀。就一点来说,核对身份证号是否惟一,说起来简单,学计算机的知道,这对系统需要多大的负荷呀,方案需要进一步细化。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