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对于红颜祸国的论调,古代女子花蕊夫人曾赋诗一首:“大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二十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以此来进行讽刺和抗议。然而遗憾的是,在男女平等的今天,“红颜祸水”的论调依然强劲。


“红颜祸水”之现代版:


《栽倒在石榴裙下的法院院长》、《女秘书毁了国企老总》、《许运鸿毁于妻儿之口》……各大报刊,类似的题目俯拾皆是。



谁在鼓吹“女人祸水”论?


一部分腐化堕落者在罪行败露后,都以“是女人毁了我……”来诡辩开脱自己,这既表明“女人祸水”意识根深蒂固,又反映认识和事实之间的极度扭曲。令人遗憾的是,有的新闻媒介对这“祸水”论非但不加识别和澄清,反而以同类标题跟着起哄与附和。


男性中的违法犯罪者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作自受。男人不良迁罪于女人的恶劣风气,必须予以谴责。这种风气不仅是歧视女性的“红颜祸水”滥调之现代版,而且直接关系着法律范畴中有关责任认定,以及如何汲取教训、有效保护妇女打击犯罪等严肃问题。相关媒体亦应尽快摆脱认识盲区,别再混淆是非误导舆论。



本文内容于 2009-1-18 1:35:43 被没有姓名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