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李的家族是美国历史上最为悠久和显赫的家族之一。父亲曾经是大陆军骑兵军官,被授予“国家英雄”称号。李是个彻底的人道主义者,终其一生都为自己是军人而内疚。在他的家乡弗吉尼亚,蓄奴是合法的,可是当后来的北军统帅,战后的美国总统,现在印在50美元钞票上的格兰特还没有解放自己家的奴隶时,李已经解放了自己家族的全部奴隶。李认为蓄奴制度是一种“道德和政治上罪恶”(A moral and political evil),“白人的一项巨大罪恶”(A greater evil to the white)。

李从军校毕业后功勋卓著,并曾担任过西点军校的校务总管。1861年南北战争爆发后,弗杰尼亚州宣布加入南方邦联。而此时,李接到了林肯亲自发出的委任状,准备晋升他为联邦军准将。李在接到信后整整思考了三天,他不赞同南方分裂的主张,他热爱由自己的父亲和曾岳父参与建立的合众国,但是,他同样不赞成北方以武力解决南方的分离诉求。他实在无法去和自己的家乡和亲人作战厮杀。在给林肯的辞职信中李写道: 除了保卫我的家乡弗吉尼亚外,我决不拔出我的剑。

4月23日,李拒绝了联邦政府的邀请,辞去担任了36年之久的联邦军官职务,出任了南军统帅并在其后屡次大败北军。从1861年到1865年,林肯先后撤换了麦克道尔、麦克莱伦、波普、伯恩塞德、胡克、米德多位北军司令——因为他们在罗伯特-李面前束手无策。

转折性的葛底斯堡(Gettysburg)战役中,南军遭到惨重失败。“皮吉特冲锋”(Pickett’s Charge)使得一万多名南军官兵在一个小时内倒在了血泊中,三个师共计3名准将,18名上校,31名中校,46名少校阵亡。这成为了李一生遭受的唯一一次战败。战役后,李不停地流着泪对士兵说道:“It is fault! It is all my fault! My friend! It is my fault!!”他曾对朗斯特将军说:你我并不惧怕自己的死亡,你或是我的。然而最为一个指挥官最痛苦和困难的事情就是驱赶着士兵们去献身去死亡。他们并不是为了我们而死。不,阁下,绝对不。我会为此深深地悔恨和忏悔一辈子。

葛底斯堡战役后,南军已经无力阻挡北军的攻势。李明白此时的南方大势已去,他向还在与他战斗着的格兰特提出了投降谈判的要求。有人提出让全体南军部队化整为零打游击战,就如同当年独立战争时他们的祖辈对付英国人那样。但是,罗伯特-李认为他所从事的战争必须是一项高尚的事业,“军人”对他的全部含义就是维护民众利益。

游击战也许可以扭转南方政治上的失利,但是他作为职业军人的荣誉不能容忍游击战打破军人、平民的角色区别,将暴力引入民间,把本该由军队承担的责任、伤亡都转嫁于平民。这种在今后历史中屡试不爽的谋略为李所不齿,他认为军民不分不仅直接伤害妇女儿童老人,而且会积聚仇恨,使道德正义离人们而去,使整个民族的道德沦丧。游击战远远超出他的道德底线,李宁肯接受强加给他的叛乱罪名,也不愿用游击战牺牲全民族和平。

——战争是我们这些军人的职业,如果如你们所说,那就等于把战争的责任推给了无辜的人民,虽带来的也只会是无休无止地争斗和血腥的屠杀。我虽然不是一个优秀的军人,但是我的道德不允许我去这么做。如果我的死,可以换取人民和这片土地的安宁,那就让他们把我当作战争罪犯绞死吧。

终于,李和格兰特在阿托克马斯(Appomattox)的法院会面商讨投降事宜。在得到了格兰特决不会关押迫害一名南军士兵的保证后,李同意在投降协议上签字。最后,李却又补充了一条——即允许南军士兵带走军中的战马,当格兰特问及原因的时候,李只说:马上就要春耕了,他们都是农民的儿子,需要这些马去劳作。

双方最终在互相尊重的气氛中签署了协议。李手下的2万8千名饥寒交迫的士兵正式投降,历时将近5年的残酷厮杀终于停止。

战后,李单人独骑把自己流放到小镇列克星敦,为他内战时牺牲的战友“石墙”杰克逊(“Stonewall”Jackson)和144名南军士兵的墓地守灵。而他原来位于阿灵顿的家园已被北军给予没收,后来的阿灵顿国家公墓就建在这里。

这之后,李谢绝了很多高额收入的工作邀请,“我们就是曾经由于无知和误解,血腥地互相仇杀,而我也是其中的刽子手之一。如今,也唯有教育能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遵照这样的信条,李担任了弗杰尼亚华盛顿大学的校长,任期内在华盛顿大学开创了美国历史上的第一个新闻系和商业系。

1870年10月12日,罗伯特-李由于心脏病突发倒在自己的校长办公室内,送到医院后于黄昏时溘然长逝,享年63岁。

李无疑是内战中最为杰出的一名指挥官,同时也是品格最受人推崇和尊敬的将领。在整个战争中,李的每一场战役都面对远远多于他兵力的北军,尽管他遭受过失败,但李的部队从来没有出现过因失去秩序而崩溃,他始终都是坚守在阵地上直到最后一刻,李所辖的北弗杰尼亚军团也是美国历史最好的一支部队。

一百零五年后,美国参议院于1975年7月22日全票通过特别法案恢复了罗伯特-李美国公民称号与权利,8月5日福特总统签署了此法案,当时福特感言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