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第一章、 可叹,燕云十六州

在正式介绍大宋王朝前,我们有必要先了解一下“燕云十六州”,所谓燕云十六州,说白了就是我们今天的十六个“地级市”,这十六个地级市大致上在今天的华北一带,就是北京、天津、河北北部等这些个地方,具体位置我不赘述。这块地皮的战略价值很高,具体地我们可以从三个角度来分析:政治、经济、军事。

政治上,燕云十六州离我们常说的“中原”地区很近(中原就是今天河南一带),所以如果这块地段不收回来,这王朝就说不上是大一统,或者换句话说,你要后代说你是一个大一统的好皇帝,你必须要拿下这里。所以周世宗柴荣终其一生都惦记着这事,不过天妒英才,在他死前这事还是没解决,这里柴荣我不多做介绍,我只说一句话:“他是五代十国后期最了不起的皇帝,但他还是没收回这里”,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收回这里的难度。中国古代是很看重“大一统”的,从皇帝自身来说,他本人需要别人的认可就必须要有点建树,而统一是最符合广大中国人胃口的事情。同时从传统的观念来看,我国的大一统思想由来太久了,以至于我们即使没有能力去统一也必须要惦记着这事。燕云十六州,不像南方闽粤、云南或者是海南这些边远山区,它离中原实在太近了,它可以直接刺激到统治者的神经,所以,从政治层面来讲,统治者把它放在很高的地位也就不难理解了。

军事上,大家都知道,平原的意思就是地很平坦,燕云十六州就是处于这么个地界,地势平坦从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说是很好的,不过从军事上来说它会使北方游牧民族的骑兵长驱直入而不遇任何抵抗,一个没有山水做依靠的城市是很难守住的。但这不要紧,这块地方能否守得住没有太大的讲究,只要能保证中原地界不受侵犯就可以了。不过,如果这块地不是在我们手上,那我们保住中原就会显得很难。燕云十六州的作用就是这么奇妙,有它你不会感觉到有多少好处,但没它你立马感觉不安全。更形象地说它是中原地区的缓冲带。如果这块缓冲带落入北方游牧民族之手,就马上成为他们南侵的第一大翘板。所以从军事地理价值上看,这地方必须拿到手,拿不到手,足以让你睡觉都不踏实,就好像自己家门外就蹲着一群混混,而且你还赶不走。

经济上,在很多史书中为了夸大燕云十六州的战略地位,总是会说燕云十六州的经济地位很高,其实这纯粹是蒙人的。在这里我们简单地说我国经济重心的走势,秦汉时期,我国的经济重心在北方,北方人们生活富足,相当于今天的小康,不过风水轮流转,经过汉末、西晋末期的战火摧残,加之五胡乱华,北方就变得不适合老百姓生活了,于是经济重心开始南移,这一时期的南方的经济比较落后,北方要发达得多。再后来,唐朝安史之乱造就了大批的老百姓南迁,后来的动乱加剧了这一局面,从这一时期开始,南方的经济地位开始超过北方(有些人说是更早在三国时期南方经济就比北方发达),所以五代十国时期,南方国家的经济成了北方国家最羡慕的地方,词帝李煜占据的南唐就是经济发达的地块。说到这里,读者大概可以明白,燕云地区以前也许是富贵地方,不过现在是富贵不再了。“旧时王谢堂前燕”用这里很是合适。所以,我可以比较肯定地说,这块地方虽然说不上是鸟不拉屎地方,不过没什么大油水。和我们今天的东部支援西部很像,比如这新疆、西藏,要单看这地皮一点也不值钱,同时我们还得不断地贴钱,虽然资源丰富,不过贴进去的钱可能会更多。但谁也不敢说不要这块地。

综上所述,收回燕云地区主要是出于政治和军事意义的考虑,经济上的考虑比较少。

那这块原本属于中原王朝的地怎么会丢呢?这又得先说说我们光荣伟大、无私奉献、促进民族团结的一代“大汉奸”——石敬瑭老先生,这位先生的工作职称是“皇帝”,不过是很多人管他叫“儿皇帝”。早些年他在沙陀人(这种人大家先混个脸熟,因为后面还要提到,他们的单兵作战能力很强)李从珂手下当差,李从珂他老祖就是大名鼎鼎的李克用先生(后唐老祖),后来石敬瑭觉着李从珂不信任他了,混不下去,他干脆就造反了,不过功力太差,愣是打不过李从珂先生,到最后他没办法干脆请了外援,这里的外援就是他刚认的干爹(这爹论年纪还比儿子小)——契丹主“耶律德光”,这一般来说认人家当爹,要么这当爹的得送点东西给儿子,要么这儿子得送点东西给这当爹的意思一下,这里石老兄就很“明智”地选择了后者,他直接把燕云十六州送给了契丹,这一下子送人家十六州是什么概念呢,就相当于一下把浙江省的一半给送出去了,石敬瑭人品不怎么样,这送礼真是一点都不含糊——“大方”!他这送礼造成了三个后果:第一,他老干爹很高兴,心情一好就封了个皇帝他干干;第二,他的老主顾李从珂先生被他老干爹给搞死了;第三,这以后百余年间,汉人想收回这些地方,但都收不回来,一直到完颜阿骨打同学造反和契丹人打得难舍难分,没办法也请外援,这里的外援是我们大宋王朝,直到这里,燕云十六州才收回了大部分地区。(还有一部分地方因为阿骨打同学不肯还,我们毕竟打不过人家,所以这事也就这么算了)所以从第三点来说,石敬瑭给中国人带来的麻烦真的是太大了,这也不辜负于“汉奸”的名号。

周世宗柴荣终其一生都在惦记着这事,不过天妒英才,在他死前这事还是没解决,这里柴荣我不多做介绍,我只说一句话:“他是五代十国后期最了不起的皇帝,但他还是没收回这里”,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收回这里的难度。再后来,“两赵”闪亮登场,赵匡胤没能突破他主子柴荣,也收不回来,后来,赵光义也北伐准备收回这里,不过他更加不济,他收不回来也就算了还因为这事把他的腿弄得终身残废。所以说,收回这里很难,同时也是无数中国人的梦想。


燕云十六州的史料原本可以稍微放得后面点,只是这块地皮实在太重要,所以我就先把他提上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