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如同2006年一样,欧洲很多人再次因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天然气价格争端而冷得发抖。但如果只是钱的问题,争端很容易解决,而且下游18个国家的供气不会受影响。

欧洲25%的天然气来自俄罗斯,而且这些天然气大多过境乌克兰。基辅和莫斯科本周末将再次谈判,但它们如果真的打算达成协议,必须放下深深的政治怨恨。


天然气中断持续了两周,但潜在的紧张可以进一步追溯:追溯到俄罗斯8月入侵邻国格鲁吉亚,追溯到乌克兰对北约成员国地位的渴望,追溯到乌克兰2004年的“橙色革命”——乌克兰从此走上背离俄罗斯的西方民主之路。


这次危机考验俄罗斯作为能源供应者以及世界玩家的角色是否可靠、负责。上周,本报提出,如果俄罗斯拿出镜子给自己照照,它会看到它自己的政治恶化以及经济、能源困境。


例如,如果俄罗斯不是要花大钱让能源业重新国有化,庞大的Gazprom不会如此拼命筹集现金,提高天然气价格。如果这庞大的熊对待邻居不是那么杀气腾腾,乌克兰现在可能不会恼怒。


然而,乌克兰也该自省一下。它的行为太不明智啦。


乌克兰去年年末与俄罗斯谈合约没谈成的时候,拒绝俄罗斯提出的250美元每立方千米天然气的要求。乌克兰说,和2008年179.5美元的价钱相比,价格太高了。


然而乌克兰非常清楚俄罗斯一直试图逐渐让基辅的折扣价和市场价接轨。俄罗斯提出的价钱仍然远远低于欧洲支付的价钱(大约是500美元,含运输费)。基辅本应该答应,或者靠谱一点。如今俄罗斯火冒三丈,要求450美元。


与此同时,乌克兰说它有足够的天然气储备熬到春天。但它僵持的时间越久,就越加触怒欧盟,欧盟正扬言起诉。这对乌克兰加入欧盟的愿望无益。


据说基辅有一种说法,乌克兰唯一的外交政策挑战就是俄罗斯。确实,俄罗斯有很多杠杆去操纵这个曾经受宠的前苏联国家。


能源是一方面,贸易与俄罗斯投资也是。莫斯科还通过人数众多的俄罗斯族裔以及它的黑海舰队施展影响力。黑海舰队有租约租用乌克兰克里米亚半岛的塞瓦斯托波尔港。


去年秋季,人们普遍猜测,继格鲁吉亚之后,俄罗斯的下个目标就是克里米亚。莫斯科的市长说克里米亚(1954年给乌克兰的礼物)应该归还(俄罗斯)。


俄罗斯总理普京表示,他尊重乌克兰的边界,但基辅不必要地挑起克里米亚的紧张局势。那里大多数人讲俄语,然而基辅却取缔俄语有线电视和电影,并下令医科学校要以乌克兰语授课。


基辅追随莫斯科的强硬外交,然而它的周边地区以及组成部分呼吁采纳更加平衡的办法。格鲁吉亚挑衅俄罗斯的下场大家已经看到了。乌克兰可以从中吸取教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