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是数百年来北京第一次派遣军舰远赴重洋打击海盗。此外还有另一些惊人信号:中国政府公开表示计划建造航空母舰;中国造船工业正大力进军国际市场。


大约600年前,在最高层的指示下,一支中国舰队也曾远赴重洋。两周之前,3艘中国军舰从中国南部的海南岛启程前往非洲东海岸打击海盗,此情此景让郑和的旗帜重新在人们脑海中浮现。15世纪初,这位宫廷大太监率领巨大的中国船队横穿印度洋,直抵索马里海岸,在1405年至1433年间先后7次远航。明朝的海洋探险持续了30多年,而后中国走上了锁国之路。虽然中国比欧洲更早地发明了航海罗盘,但却把海洋的控制权拱手让给了西方。


时光流转,中国的航海时代再次来临。诚然,这次中国的舰队只有两艘驱逐舰和一艘补给舰,规模远比不上朱棣派出的拥有200艘船加2.7万名水手、士兵和科学家的“豪华舰队”。不过中国的出海仍具象征意义。



中国的出海具有强烈象征意义




首先从外交层面来看,北京正成为国际博弈的全面参与者。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的李伟(音)认为,此番行动并不是新的 “炮舰外交”:“中国只是在承担自己的国际责任。”


从军事层面来看,中国正在实现跨越。尽管作为对手的海盗实力弱小,但中国这次毕竟可以用枪炮说话了。迄今为止,中国只往海外,如黎巴嫩和苏丹派遣过后勤部队。不过这次行动也存在着风险。由于是第一次执行海外任务,中国海军一定会受到亚丁湾的西方海军严密监视,和“盟友”海军的合作可能让神秘的中国海军摘下部分面纱。中国舰船出现的组织或枝术问题也可能让北京丢脸。虽然表面看来中国舰队吨位不小,但舰上的现代化设备依然匮乏,舰队的战术能力也有待观察。




从海洋层面来看,信号非常明确:中国正慢慢展露出海洋抱负。这个传统的陆地强国如今为何要转向海洋?当然是为了台湾问题,同时也是为了谋求地区支配权和保护自己的海上能源运输通道。一旦发生冲突,美国舰队可以轻松地控制至关重要的马六甲海峡,而中国80%的进口石油都要通过马六甲海峡运送。眼下的全球经济危机和美国身陷困境的事实让中国人确信,重新调整亚太力量平衡的时机已经到来。


为了实现新的海洋抱负,北京同时在民事和军事领域加强了努力。2000年中国政府启动了“海洋高科枝”计划。在郑和时代,人们不惜伐掉5000万棵大树,沿长江建造远洋舰队。如今中国的造船工业也在全力运转。中国的造船能力目前排名世界第三,2020年之前可能会成为世界第一。在海岸线上,全球20大港口中有7个在中国。中国的对外贸易90%依靠海运,海洋经济占国内主产总值的比重超过10%。




把握住下一次世界变迁的轨迹




中国人民解放军也在逐渐走向海洋。来自欧洲战略智库协会的奥利维耶·扎杰克说:“2006年公布的第五份白皮书具体化了北京的海洋意识,其首要任务之一就是要由传统的陆军占主导地位转向重点发展海军和空军。” 海空军将领在中国军方高层中所占比重已由1992年的14%上升到2007年的27%。武器装备建设也随后跟上。北京的意图越来越不加掩饰。去年12月23日,中国国防部首次公开表示计划制造航空母舰。这不是一个简单表态,因为迄今为止中国一直在模糊处理该问题,以免惊吓邻国。


一名专家指出:“航母的实际操作需要同步配合各种复杂的武器系统,掌握这些需要时间。中国人还要慢慢消化自己研发的技术和俄罗斯技术。中国建造的航空母舰将是中型航空母舰。” 这显然无法与美国的12艘大型航空母舰抗衡,但已经足以让中国成为地区中的强国,更何况它还有更加可靠的水下王牌。拥有大量常规动力和核动力攻击潜艇的中国正在努力完善自己的水下核武技术。


无论在东面还是南面,中国1.45万公里的海岸线上都存在敌对或争议问题。北京要求对400万平方公里的海域拥有完整主权。中国与数个国家就海岛或水域存在争议。近段时间,北京和东京再次发生争吵,日本指责中国违反去年6月签订的协议,擅自开采东海某块争议区域内的天然气田。除了同样拥有远大海洋抱负的印度以外,日本是中国在亚洲的主要对手。通过派遣军舰前往亚丁湾,中国棋胜对手日本一招。由于宪法的限制,日本还在为是否派兵而犹豫不决。两天前华盛顿也鼓励东京派遣舰队前往索马里海域。


中国长久以来一直想把东海和南海变成自己的内湖,为此它必须更多地到远方的大洋中试水。在印度洋,北京正潜心经营着自己的“珍珠链”战略,在巴基斯坦的瓜德尔、孟加拉国的吉大潜、马尔代夫的马洛和缅甸的可可岛建立基地。


同400英尺长的郑和旗舰相比,哥伦布那85英尺的“圣玛丽亚”号简直就是小不点。即便如此,中国还是把 “第一次全球化”,即大发现时代的好处全部让给了西方人。因此可以想像,中国一定想把握住下一次世界变迁的轨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