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众所周知,《项羽本纪》是《史记》中最为精彩的篇章,《鸿门宴》则为《项羽本纪》的重要而又精彩的段落。它不仅是标志着秦末农民起义中风云人物之一项羽的悲剧命运的一个重要开端;它也记载着秦末历史转折的关键性的一幕。




千古以来,《鸿门宴》的故事,以它生动而又惊奇的情节特点,以它众多人物处在矛盾高峰中间的活跃面貌,现场觥筹交错,刀光剑影,整个过程三起三落,惊心动魄,极具传奇色彩。




为了这场饭局,不但双方的谋臣智士殚精竭虑,苦心经营,两位当事者更是兵刃相见,搭上了各自的“政治前途”乃至身家性命。




古往今来,无论是政界要人的政治交往,还是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饭局从来就不是单纯的饭局,而是错综复杂的关系中和利益驱动下的关系网,《鸿门宴》堪称是历史上饭局之首,也是将饭局之妙做到极致的经典之局。




很多人都在问,《鸿门宴》上到底吃了些什么菜呢?




从《史记·项羽本纪》中,我们可以看到古时官场座次尊卑有别,十分严格。官高为尊居上位,官低为卑处下位。古人尚右,以右为尊,“左迁”即表示贬官。《鸿门宴》中有这样几句:“项王、项伯东向坐,亚父南向坐,……沛公北向坐,张良西向侍。”项王座次最尊,张良座次最卑。




也可看到《鸿门宴》实行的是分食制,在宴会上,项王、项伯、范增、刘邦、张良一人一案,分餐而食。因此,也说明了分餐制并非外国人的“专利”和舶来品,而是土生土长的中国货。




《鸿门宴》上关于食物的记载,最清楚的是樊哙闯帐那一段,项王曰:“赐之彘肩。”则与一生彘肩。樊哙覆其盾于地,加彘肩上,拔剑切而啖之。




“彘肩”乃猪前腿,樊哙吃的是不是生肘子?为什么司马迁要重重地特写一个“生”字?




翻看过《前汉纪》和《汉书》两本书,虽然这两书都记载了《鸿门宴》之事,但都没有具体注明樊哙所吃的肘子是生熟的问题,或者避而不谈,或者只写作肘子,而没有“生”字。




司马迁著书《史记》向以严谨著称,虽然也偶而夸张笔法,在项羽形象塑造上,司马迁更是“全神付之”,每时每刻都倾注自己全部的热情和精力,用自己最杰出的艺术才华来打造自己心目中的英雄。但这种笔法一看便知是夸张而非据实,并且也没有逻辑基础,如果用夸张笔法解释樊哙吃生肘子,也很难说通了。




那么,其他的菜肴还有哪些呢,《史记·项羽本纪》中并没有详细的记载,曾经有人以项羽、刘邦生活过的家乡为背景,推测出多种菜品,其中有:“沛公狗肉”、“鱼汁羊肉(羊方藏鱼)”、“卢府肘子”、“雉羹”等




刘邦是秦时沛郡丰邑里人,又曾自称“沛公”,今江苏省沛县人,沛县现隶属于徐州,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城,位于江南鱼米之乡江苏西北部风景秀丽的微山湖西畔。




据〈汉书·樊哙传〉记:“汉高祖手下名将樊哙,在跟随刘邦起兵前,就曾在家乡沛县,以屠狗为事”。相传,樊哙每日里到四乡买得活狗,宰杀之后,以乌龙潭水冲洗,汲潭水烹之,设摊叫卖,味极鲜美,享有盛誉。




沛县民间传说,大汉开国皇帝汉高祖刘邦第一心腹,楚汉时期仅次于项羽的第二猛将,曾在鸠门宴上救下汉高祖,官封“贤成君”、“舞阳侯”,任望左丞相的猛将樊哙,青少时以屠狗为业,善烹滚狗肉肴,与酒徒刘邦交往甚深。




汉高祖刘邦年少时家境贫寒,经常食樊哙狗肉且不给钱,樊哙为躲避刘邦,过河到夏阳镇(今山东省微山县)卖狗肉,刘邦四处打探,方知樊哙去了河东,追至岸边无法过河.忽见一老鼋,便驮着他到了东岸.樊哙为防刘邦,杀掉了老鼋,与几条狗相煮,味道鲜美,香味扑鼻,历史上赞美为"鼋汁狗肉满城香".




徐州是故楚之地,被誉为“古城徐州第一胜迹”的戏马台见证了西楚霸王项羽的霸业雄风,而“古沛八景”之一的歌风台则见证了刘邦衣锦还乡,大声的欢唱《大风歌》。这一带也是斋厨与养生始祖彭铿的故国。




养生始祖彭铿4000多年前创造“雉羹”,后来被清乾隆喻为“天下第一雉汤”,“鱼汁羊肉(羊方藏鱼)”则传说是彭祖的夫人所制,味道鲜美;汉字中的“鲜”,即由此而来。“鼋汁狗肉”,又叫沛县狗肉、沛公狗肉,是刘邦的最爱,“卢府肘子”此菜也是当年刘邦最喜欢吃的佳肴。




无论是何种佳肴,都是后人根据当时背景而做的推测,鸿门宴上吃了些什么,仍是一千古之迷。




《鸿门宴》一文的文学技巧,在整个《史记》当中,是具有代表性的。郭嵩焘说它“自是史公《项羽本纪》中聚精会神,极得意文字。”“理既切至,词亦通畅。”——《文心雕龙•启奏篇》。




在本文中,如“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都是当时流行的成语;而“唉!竖子不足与谋!”则是当时的生动具体的口头语言。使人们在千百年后,一提起《鸿门宴》故事来,许多人物都是姿态声气栩栩如生,尤如近在眼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