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和纳粹德国一样都是好国家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周孝正先生,最近据传提出“以色列是个好国家”,这一“学术研究成果”在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之际,周先生则出来澄清,“我没说过以色列是个好国家”,但却又承认,网上流传的他关于以色列的一些评论,的确出自他的讲课内容。就在周先生的澄清中,他还不忘为以色列做辩护律师,说“以色列参与的战争,都是别人先动手,以色列打赢,占领了土地后又退回去换取和平,所以他们也讲理”———仿佛巴以对立的双方,一方永远有理,另一方面永远无理,这里面对历史常识的无视与无知,就不去评论了。


网文所说的几个事例,实际上是给“好国家”归纳总结了一个评价标准,这个标准就是爱不爱自己的老百姓。国家的“好”“坏”如果能按这个标准来衡量,以色列当然是个“好国家”。其实不光是以色列,六十年前的日本、德国等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国家也是“好国家”。想当年驻在北平卢沟桥的日军,就因为一名士兵的走失,就再次发动了对中国的战争,这种为本国公民的生命利益而不顾一切的精神,不是“好国家”是干不出来的。而且日本、德国等战争发起国,其公民权利也在战争期间迅速得到了扩张,经济平等、女性解放、社会保障等等,这些在被侵略国家尚没有做到的事情,在它们那里反而实现了突破。这种情形,业已为近年来的大量研究所证实。


以色列是不是当年的日本或德国?说“以色列是个好国家”的时候,也正是以色列造成几千巴勒斯坦平民无辜伤亡的时候。这与日德等国在二战中一边不知疲倦地猎杀他者、一边对认为是本国公民的人们扩展权利何其相似(犹太人等少数族群被希特勒认定不是德国人,自然也就不配享受同样的公民权利而且要被送入焚尸炉)。说“以色列是个好国家”者,显然不反对以色列的武力,武力正是以色列作为“好国家”的“正义”表现。我在这里因此可以给“好国家”条件作个补充:所谓“好国家”,就是不仅善待其民,而且为了其民而敢于在外打杀的国家。


说“以色列是个好国家”,该不是想当然,而是有历史依据。现在大家看到的那些善待其民的“好国家”,又有几个不是在战争和打杀中修成“好国家”的正果的呢?19世纪60年代的美国南北战争,本来无意改善黑人地位的北方总统林肯,为了打败南方果断推出《解放宣言》,告诉黑人只要站到北方这边来反对南方,就去掉他们的奴隶身份,让他们成为合法有权的美国公民。这个“蛋糕”一捧出来,大批被奴役的黑人果然倒戈,黑人的美国公民权利,自此迈出了决定意义的一步。美国人的民主参与权利在20世纪的普遍化,则又与美国两次参与世界大战密切相关。战争需要凝聚全民意志,而给全民以均等的公民权利,是吸引他们拥护战争的基本手段。


“好国家”的标准和形成既然是这样的,那么战争和暴力还有什么好谴责呢?就像2003年美军入侵巴格达的时候有位北京青年所说的那样,“在人类迄今为止的历史上,的确存在着一类战争,它们的发动方本于自由和人道的终极价值,以沉重而悲怆的心情去迎接全人类共同的未来。”以色列是个诚实的民族,它向加沙投下的炸弹,并没有贴上“自由和人道的终极价值”的标签,实事求是,它只是为捍卫自己国家和本国公民的生存与安全。它这样做可以认为是被迫的。那么,是受谁之迫呢?《东方早报》评论员鲁宁先生一语道破:一切都是巴勒斯坦人的错,加沙城的硝烟,乃是“哈马斯自作孽”,谁叫巴勒斯坦人民主选举出哈马斯上台执政呢?


哈马斯如果也“理性”起来,巴勒斯坦人是不是就真有建国前途了呢?那篇网文对一幅巴勒斯坦青年面对以军坦克的图片而津津乐道。一个巴勒斯坦青年站在以军坦克前就能让坦克停下来,那巴勒斯坦人阻止以色列的进攻、争回自己的家园,应该是一件极其容易的事情,只要号召万千青年,在以军来袭的时候手无寸铁地站到以军阵前就可以了,何苦还要去弄什么“人肉炸弹”,被人指责为“恐怖主义”呢?巴勒斯坦人至今不能建国,看来真是只能怪他们自己不够“和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