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山茶花 第四章 血战521高地 第八节 鲜血与生命(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

“他妈的从那儿打过来的炮弹!妈了个B!”马洪爬在一块石头后面在心中大骂道。

蒋辉也爬在马洪的身后,在他们的身前是一块很大的石头,这块大石头的上面有很多的焦黑之色,很明显这些痕迹都是迫击炮弹的爆炸所造成的,由于这块大石头的体形大了一点儿,又位于突出的山脊上,所以那么多的炮弹的轰击并没有把它给轰碎。

马洪带领着一排的一、二、四三个班向456高地后面的这条山脊上插了过来,应该说这个任务还是很顺利就能完成的任务,我方的炮火已经在向敌人的阵地纵深进行延伸,他们只要冲过这条山脊就能观察到521Y军主阵地的情况,然后再指挥后面的炮兵部队对Y军的阵地进行炮击就行了,但是没想到在刚冲到这条山脊的一半时,一顿猛烈的迫击炮弹从容而至,一顿疯炸,把这支三十多人的队伍给炸了回来,他们只能折向了这条山脊的下面,而且还有七个战士牺牲在了山脊上,还好一班没有牺牲的战士,他们的尸体就在这支队伍的面前,但是就是不能上前把他们给拉回来,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活着的战友,因为敌人的炮火很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战友的尸体被Y军的炮火蹂蔺,这些战友的尸体被敌人的迫击炮弹击中,残落的尸体被带上天,摔到地上,再被炮火带上天,再摔到地上,反复数次,活下来的几率越来越小,刚才还能说是受伤,但是现在只能说是尸体了,经过炮击这些残肢断膀已经认不出那一条腿是谁的,那一颗头颅是不是这一个躯干上的了,还有被拉回来的四个受伤的战士,其中还有两个是重伤,刘天也受了轻伤,头上被炸开来的弹片绷了一个一寸多长的口子,正在哗哗的流血呢,这一回刘天不再咋唬自己的光头发型不好看了,因为在撤下来的第一时间,张大海就把他的头给包上了,要不然他得多流很多的血,看来剃光还是有诸多的好处的。

二班的一个新兵受得是重伤,他的一条腿被炮弹给炸没了,从漆盖骨向下小腿都被炸飞了,而两条大腿之间的命根子好运个关建的部位也是血淋淋的,小腿上的血流得像小河一样,程雪青和二班长江同还有大个子吴江正在给这个新兵包扎伤口,由于小腿是被炮火给撕裂的,所以伤口不是一个,程雪青学过战地救护,就先用绑腿在他的大腿上系了一个很紧的扣,再用绷带包那些伤口,系的那根绑腿是为了防止大动脉的血大量流出而失血过多造成死亡,而这个新兵从下来由于伤口的疼痛就一至在喊叫,他的惨叫声和炮弹的爆炸声交织到一起,组成了一副很惨的战地画面。

“不行再过来一个人,把他摁住了,你不能再动了,越动血流得越多,快来一个!”程雪青嘴里大声的叫道,此时这个新兵的腿上又渗出了很多的鲜血,看来那个绑腿带现在根本就起不上什么大作用,他一动绑腿就松了,新兵由于疼痛不住的抽动着自己的身体,并且嘴里惨叫连连。

“蒋辉你去!”马洪拧头对身后的蒋辉说道,此时马洪的心里急得不得了,拿不下山脊,部队就得停在这里,这怎么能行呢,但是现实的情况还就是这样,你不怕死就向前冲,前面是一个炮弹窝。

“是!”蒋辉答道,然后蒋辉放低了自己的身体爬向了程雪青处。

“啊!啊!啊!痛死我了!啊!啊!妈妈啊!…………”那个新兵嘴中惨叫连连。

蒋辉爬到一看还真是愣了,第一次见到那么血淋淋的活人,刚才在冲锋的路上就看到一具被炮火给炸烂的尸体(也就是杨中,而蒋辉当时根本就没有认出是杨中),还好自从上一回“参观”那些腐烂的尸体,他自己对这方面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很强了,但是看到像血淋淋的活人,他还真是第一次,一时之间蒋辉竟然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

“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摁住他的头和他的肩,别让他的头抬起来!”程雪青对着蒋辉大声的嚷道。

蒋辉马上把手摁在了那个新兵肩上,这个新兵和蒋辉是同一年入伍的,叫胡子建,单看现在的胡子建是认不出他了,他的脸上除了血迹外还有就是黑灰了。此时的胡子建就像一个被放到案版上马上就要被杀的活鱼一样,乱蹦乱跳,浑身拧动得很是利害。

“你和他说着话,安抚他一下,我再给他系一次,这样的流血法不出十分钟就没命了。”程雪青对着蒋辉说道。

蒋辉此时也真不知道该和胡子建说些什么,聊天,不是场合啊!说个笑话,开什么玩笑,人家玩命呢。

“胡子建你感觉怎么样?”蒋辉话刚说出口,就觉得不对了,你看人家的表情就知道人家现在的感觉,还用的着问吧,人家痛啊!还好炮弹爆炸的声音也很大,没有其他的人听到蒋辉刚才的那一句话。

“啊!!!咳咳!”胡子建连着两声咳嗽,从他的嘴中吐出了一口大大的血水,一下子吐到了蒋辉的脸上,一股血腥味直顶到蒋辉的脑门子,而胡子建竟然两眼张大,不再惨叫了,只有重重的呼呼喘气声,蒋辉也愣了,他完全是被这一脸的血给吓到了,不至光他愣了,另外几个来帮着摁胡子建的兵也愣了,临上战场前还和他们一起开玩笑的人一会儿的时间就没了,如此的变化对这些第一次上战场的人来说是多么不容易让人接受啊。

二班长江同一看到胡子建吐了血,马上就抱起了胡子建的头,“胡子建!胡子建!你不能睡,看一看我!看一看我啊!”江同大声的呼喊着。

但是,胡子建并没有回答江同,而是由喘气变成了出气,也就是说只有出的气没有进得气了,他的瞳孔也在慢慢的散开,也就是说胡子建正在一步步的走向死亡。终于,胡子建不再呼吸,除了刚才吐的血还留有一些血迹挂在嘴上,他的嘴唇也变成了紫色,他的身体也变得凉了起来。

“他妈的!这帮子王八蛋!”江同看到胡子建牺牲了,当时就失去的理智,因为胡子建是他的小老乡,这一年来和江同在班里相处得就像亲兄弟一样,江同一至就当小兄弟一样的看待胡子建,而胡子建也是当大哥一样的看待江同。

此时的江同算是彻底的失去的理智,他拿起他的81式步枪,从地上爬了起来,把枪调到了连发上,就这样冲上了山脊,81枪也同时开了火,子弹一颗颗的射向521高地的方向,81枪在江同的手中民愉快的跳跃着,欢笑着。

“江同!你不能去!快回来!危险!!!”程雪青也马上提上自己的枪撵了上去,马洪看到这么不要命的两位也吃了一惊,想拦但是没有拦得住,他们两个的速度是很快的。

江同根本就听不进去,但是他很幸运,打来的迫击炮弹竟然没有一颗炸到他,他顺利的跑过了炮弹窝,而程雪青也随后毫发未伤的跑过了这个鬼门关。

“嗒~嗒!嗒~嗒!”连着两声两连发的枪声,这个时候虽然迫击炮的炮弹还在轰着这条山脊,但是还是能很清楚的听到这两声两连发的枪响。

江同一头就栽倒在了地上,而程雪青也仰面的倒下了,江同的头上门眉心处有一个血红的弹洞,鲜血正顺着这个弹洞向外流着,在他的脖颈处还有一处弹伤,子弹直接洞穿了大动脉,血呼呼的流着,一会儿的时间就把一片的土地给染得血红血红的。

程雪青仰面倒下后,一个翻身就跳进了一个炮弹炸后的炮弹窝,可惜这个炮弹窝小了一点,只能勉强的遮住程雪青的身体,而不能全部的遮住,程雪青只是左膀上中了一枪,子弹是直接穿着肌肉过去的,没有伤到骨头,程雪青感觉得出来。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AK47的枪声不断的传来,程雪青爬着的炮弹窝边上的泥土不断的跳起来再掉下,形成了不断的泥尘,也就是说程雪青正在被对面521高地上的Y军射击,那些跳起来泥土就是打向程雪青的子弹造成的。

“妈了个B的!给老子开枪!向那个方向打,狗日的小鬼子!打打!”马洪下达了命令。一时之间,我军的子弹都射向了对面521高地,

时值黄昏未,太阳已落下了西山,星星也被炮火的烟雾给遮住了,两军交织在一起的火力都出现了一道道的短发光线,一道道拽光射向两边的人,形成了一副壮观的战场场面。就对面Y军的阵地而言,对这条山脊威胁最大的就是在521高地前的那一道战壕,在刚才我军对521高地的炮火袭击中,把这一段战壕给毁坏了一些,但是并没有完全的都被炮火给毁掉,炮火过后从洞子里爬出来的Y军又都进入了作战的战壕,可是Y军在521阵地上还没有被摧毁的直瞄炮还没开火,为得就是隐蔽。

“程雪青!你还活着吗?你还能回来吗?!”马洪向着程雪青的方向喊着,他一时停下了手中的射击,而和他爬在一起的刘飞则是一点儿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他都打到第四个弹匣了。

程雪青此时根本就没有时间理会马洪的叫声,他的屁股中了弹,这是第二个伤口了,他的钢盔上还挨了一枪,要不是子弹来的方向和泥土的关系,他非得牺牲了不可,他当时都能听到对方射来的子弹打在钢盔上的“哨哨”声,这颗子弹穿过泥土,打在他头上的钢盔上,子弹不知道是方向的问题还是子弹穿过泥土改变了子弹的弹道,反正是这颗子弹在遇到他的钢盔后改变了方向,子弹被弹了出去。事后程雪青查看自己的钢盔,上面有一个很深的窝槽,这种钢盔平时抡圆了砸个核桃都和玩似的,可见其硬得很,但是还是被子弹给打出了个窝槽,可见子弹打过来的力道了。

程雪青也听到了马洪的叫声,他停了一下了,忍了忍屁股上的痛,把自己的军用水壶给扔了出去,以证明自己还没有死。

“哎!连长,程雪青那小子还没有死,他的水壶让他给扔出来了!”刘飞看到程雪青把水壶扔了出来,就大声的喊道。

“妈了个B!你小子不要命了!”马洪一下子拉住刘飞那伸出去的半个身子,两个人都爬在了大石头的下面。“蹦蹦!哨哨!”几声子弹打在石头上被反弹到别的方向的声音,要不是马洪及时的把刘飞给拉倒,估计现在的刘飞身上最起码也得多上三个弹洞。

“连长我们来增援你们来了!”二排长张一民带着二排的三个班也赶了过来。

“都爬下!给我到山脊下面去!”马洪一看二排的人到了,知道456高地上差不多都解决完了,但是为了二排战士们的安全就对着张一民喊道,子弹不长眼,要是被咬上一口,可不是闹着玩的。

张一民听到连长的命令后,马上把二排的人都带下了山脊。

“班长给困在山脊上了!你还愣着干什么?开枪啊!”张大海对着手中拿着枪还发愣的蒋辉大声的喊道。实话说蒋辉的确被刚才胡子建的死给吓到了,胡子建的血还挂在蒋辉的脸上,这些血还有着胡子建的余温。张大海的一声叫喊,把蒋辉一下子给拉回到现实,程班长给困在了山脊上,这一下子就把蒋辉的注意力给引了过来。程雪青对他们一班的每一个人都很好,就像一个大哥哥一样,蒋辉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蒋辉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手上全是血,胡子建的血,血液一下子蒋辉就被这手上的血给点燃了,“狗日的小鬼子!打死了我的战友,还要打死我们的班长!我要把我的班长给救回来!”这是蒋辉此时内心的唯一一句话。

蒋辉抓起二班胡子建的集束手榴弹挂到武装带上,胡子建拿着二班的集束手榴弹,一下子从山脊下面的安全地带冲到了炮火连天的山脊上,他的手中握着一支81式步枪,他边冲边向敌人的战壕处开火,子弹一颗一颗的打向敌人的战壕,他的面目绝对的是狰狞的,81式步枪在蒋辉的手中跳跃着,子弹如洒水般的泼向敌人的战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