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51.html


经过了前面两天的比赛,周勇已经进入了决赛圈,此刻,面对的,是他大赛中第一个可以说是强敌的对手。

周勇经过了三个回合后,突然发力,一个大力扫腿,体育馆中两具肉体剧烈碰撞的响声,让喊叫为各自喜欢的选手加油的警察门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于是,被扫中的对手“碰”一声倒在擂台垫子上的声音显得是如此的巨大。

对手双手战抖着想要在撑起自己的身体,却一再的扑倒在垫子上,裁判举起了周勇带着拳套的手,宣布他获胜!

“哇——”人数并不算很多的小体育馆里,擂台外,阶梯座位上喜欢周勇这个选手的警察们却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那些为另外一个对手加油的警察们却是“哎呀”的一声,低头叹气着。

周勇取下拳套,伸手给自己的对手,对方在他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两个人友好拥抱了一下,对手对周勇低声说了一句“有机会和你学习腿功,厉害!”然后两个人分开,互相拱手为礼,各自退回了自己的角落。场上支持两个对手的警察们为他们良好的体育风尚再次鼓掌!

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内,跟着进来的递了毛巾给周勇擦汗的莫杰有些不解的问:“老大,其实以你的实力,第二回合就开眼一脚把对手踢出去了,怎么要挨到第三回合啊?”

周勇擦去身上的汗水,开口说:“他差只差在体力不够,身体太单薄了,空击打能力不行!但是他的脚步很有特点,很会闪避!我也是想一脚就决出胜负啊,可是不行啊!”他把毛巾递给莫杰,接过他手里的水,喝了两口,看一眼欲言又止的他,说:

“有什么事情就说吧!这个可不象平时的你!”

莫杰“嘻嘻”一笑,接过了老大手里的水,又递了裤子给老大,也不管老大直接就脱了运动裤换上自己的手里的裤子,说:

“老大,收我做徒弟吧!我想学习散打!”周勇系着皮带,看一眼莫杰,听他继续说下去:

“其实…那天…刘丽说的对,我们1130车的人,老大你眼睛很毒,散打很厉害;老马是活地图,五菱之光这样的面包车也可以开得好像是赛车那样;就是刘丽这个才进组里没有几天的小女孩,也是聪明伶俐,学东西很快;就剩下我了,好像是除了能吃,力气大点,真的没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东西!”他很诚恳的看着周勇,说:

“老大,教我散打吧!我会很认真的学的!”

周勇套上了毛衣,穿上外套,看着这个满脸诚恳的小伙子,问:“你真的想学?不是三分钟热度?很辛苦的啵!”

“我真的想学!我不怕辛苦!”莫杰加重了语气,很肯定的回答了自己老大的疑问。

“好,明天,明天我打完决赛,我就收了你这个这么有诚意的徒弟!”周勇大声说,莫杰开心的傻笑了起来,一点没有看出周勇心里的想法:切,臭小子,不用三天,你就会自己说不想学了,就好像前段时间说想学习怎么去观察人群一样!我还不知道你啊——

休息室门口有人敲门,莫杰连忙上去开门,队长走了进来,笑哈哈的说:“拿到了,拿到了,下午半决赛的名单!走,我们回队里,路上谈!”

周勇接过了队长手里的名单,看到了那些名字,都是自己做了准备要面对的意料中的人物。他和队长他们一起出了门,到了停车场上车,直接回队里!

吃饭,休息,下午再战!


“老狗”的“千里马”转进郊区的一个农村院子门口,停车下来,院子里楼房中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从里面打开了院子的铁门。

“妈的,来得巧,正在吃狗肉呢!8斤重的黑狗!”中年男人笑嘻嘻的让门外的人进来,嘴里喷着酒气。

“牛哥,操,老子被人叫做‘老狗’,你就叫我吃狗肉,什么意思啊!”“老狗”笑骂着说,把中年人拉到一边,在墙背后低声的说:

“狗肉不吃了,有事找你呢!你上次去了边境回来带的家伙不是叫我找人吗?”

“找到了?给什么价钱?”牛哥眼睛一亮,满是油的手指在嘴里嘬了一下,问。

“老狗”比了一下手指,牛哥笑得出了声,说:“你妈的,你这个小老弟,总是遇到贵人!那你自己拿多少啊?”

“老狗”露齿一笑,却不说话,对方也知道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老狗”直接把一个纸袋递了给他,他点点头,说:“跟着!”

“老狗”在背后跟着,进了楼房,大厅里,一伙子人围坐在热气腾腾的电磁炉边喝的脸红彤彤的。牛哥打开几个喝醉了的家伙伸出想要拉住他喝酒的手,呵斥几句“我表弟家里有急事找我,别吵,你们先喝着”,而背后的“老狗”也很配合的缩着肩膀一副求人帮忙的憨厚无奈样子,向二楼走去。

“等着!”二楼小厅里,牛哥一声吩咐,然后自己打开了房间门,进去,又关上,好一会才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皮包,顺手拉上了自己的房门。

“老狗”起身去把二楼的大门反锁上,这才过来接过了牛哥手里的包,在沙发上坐下,打开包,取出了一个盒子,用盒子上的钥匙在打开,露出了一把平放在盒子凹槽中的手枪。他对枪倒也有些研究,知道这是一把美国的M1911A1式手枪,11.43毫米口径,弹夹容弹量7发,是一把名枪,越南和美国战争期间,是美国军官的配枪。手上这把,居然还是九成新的——要知道,这可也是一把老枪,九成新的可是很难得的!

他按下了弹夹纽,弹夹从枪把滑下,弹夹顶端露出了黄铜的弹头,他满意的把弹夹在装上,把枪放回凹槽,又打开了那些子弹盒,三盒子弹,数了一下数量,觉得自己的主顾应该会满意,这才关上了枪盒,放回皮包里。

“满意吧?”牛哥笑呵呵的看着“老狗”,从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很满意,但是还是问了一句。“老狗”也很上路的点点头说:

“牛哥的货,我一直都满意的!”他拿起皮包起身,对笑眯眯的牛哥抱个拳,说:“祝牛哥新年发大财,我回去了!”

“哈哈哈,大家发财!”牛哥也回了礼,上前打开了门把“老狗”送了出去。

上了自己的“千里马”,“老狗”点火加油松离合,轮子向前跑了几圈,“嘎”一声,却停了下来。

“老狗”看着观后镜里的自己,眼睛里闪过一阵冷光。他扭头,看向院子门口因为他突然停下来而有些纳闷的看着自己的牛哥。

咬一咬牙,他下车,两手空空的走到院子门口,双手分开,有意的给牛哥看到自己没有其他的意思。手插在大衣口袋里表情纳闷中带些警惕的牛哥上前一步,但是还是和门口的“老狗”离了有四五米远。

“邹龙这个人你认识吗?他还有一个20岁的独生子……”“老狗”低声的说。

半决赛开始,和前面的比赛要分回合不一样,半决赛和决赛更加接近一个警察面对歹徒的实战,那就是没有回合之分,选手上场,一回合决胜负——这个也是当年举行全市警察散打比赛的本意:一切,从实战出发!

“腿王”,就是周勇半决赛的对手,姓王,擅长腿功,所以被喜欢他的“粉丝”称为“腿王”!去年的第四名!周勇在他的大力踢打中吃尽了苦头!今年,他绝对是带着报仇的心来的,还在自己的角落呢,已经用冷厉的目光盯住了周勇!

周勇带上护齿,从擂台自己的角落走到中间,对方也走了上来,两个人抱拳施礼,然而,锐利的目光,却一直都盯着彼此的眼睛,力图在眼神上给与对心理造成压力。

两个人开始小心的移动自己的脚步,“腿王”试探性的发起了两次进攻,都被周勇用灵活的脚步避开了——他使用了早上从自己的对手那里学习到的步伐,这让台下观看的对方大为惊讶——“腿王”再次一个进攻,周勇避开对方脚踹的同时,利用了他脚下旧力才消,新力未生的时机,突然利用步法贴身,一拳打向对方腋下,但是对手反应也很快,顺势一个侧身,尽管中了一拳,但是,力道已经被卸去大半,反而带得周勇重心前移,对方一个泰拳中常用的肘击拐出,周勇头一偏,对手肘尖从自己额角扫过!然后,两个抱在了一起!

裁判分开了缠在一起的两个人——在两个人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中,算是平手,但是,认真来说,是周勇处了一点下风——双方再次开始了小心的脚步移动和彼此的试探!

周围观战的警察,都是战斗在一线的,哪怕没有学习过散打,但是眼界也是高于一般人的,在两个人似乎显得有些沉闷的小心试探中,已经看出了,这是一对势均力敌对手!当试探结束后,就将是决战了!

周勇双手握掌成拳,脚下步伐突进,同时一拳击出,“腿王”似乎没有想到对手的速度居然那么快,出拳那么猛,一个格挡,身体却晃了一下,对手没有给他喘息和调整中心的机会,腿提起膝头直接撞在身上,“腿王”侧向一个趔趄,退出了一步,但是,也让他有了出腿的距离,“呼”一声,一条肌肉鼓起的腿踢出,周勇早防着了,手臂一夹,脚下一钩,跟着是一个摔跤中用的束缚术,一下子已经把倒地的“腿王”的一条腿控制住了!

到底是高手,“腿王”一点没有惊慌,另外一条还可以活动的腿一下反绞,周勇为了避开对方这一绞对自己脖子的威胁,只能重心前移,一把用身体压住了对手!对方也马上反击!

裁判再次上前分开了两个在垫子上纠缠的对手!两个人站起!

“一年不见,这个家伙,除了加强自己的腿功,现在玩摔跤也不错了!”周勇微微喘息着在心里道,知道去年对方因为在近身的缠斗中输给了自己的摔跤而导致了最后的落败,因此有针对性的加强了自己在摔跤技法上的学习和锻炼。“看来真的是一条难缠的拦路虎啊!”

对手肩膀动了,起脚向周勇力量相对弱的左边踢来,是连环踢!周勇连连后退连连招架,身体越来越接近绳圈了,将要被对手逼到没有后路的擂台角落!

“打!”周勇拼着承受了对手重重的一脚,一声暴喝中强行抢入,贴近了对手,左拳挥出,右肘肘击,膝盖跟进,一套暴雨一样的反击,居然和这个“拦路虎”硬对硬!

抗打击能力,在这时就完全的显露出高下来了!“腿王”的终于抵受不住对手的一记重拳,闷哼声中微微的躲闪了一下,脚下后退了一小步!同样也承受着对手打击的周勇一直苦苦的撑着,就是为了等待对手抵受不住!他再一记重拳砸在对手的腮帮上,如同火车头撞击一样重拳造成了剧烈的震动,让对手再次后退一步!

“呀——”周勇爆声的大吼,提腿出脚,连环腿在号称“腿王”的对手面前进行了最后的反攻!

“扑”最后一脚重重的踢在“腿王”的已经脚步散乱没有了成型招架能力手臂上,“腿王”侧身倒地,和周勇的上一场对手那样,挣扎了几次还是爬不起来,终于举手认输!

裁判举起了周勇满是汗水的手,宣布了获胜的选手!

这下,是全场都轰动了起来,所有人都在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鼓掌,吹口哨,欢呼——半决赛和前面的比赛是不一样的:前面的比赛,还是各个警种或者是各个所,分局之争,打到了半决赛的时候,就已经变成了一种散打爱好者和全体观众享受运动之美的比赛!

周勇走到对手身边,单膝跪下,扶起了对手,两个人互相扶持,一起直起了身来,握手,一起把手举了起来!

“嗷——胜-利-胜-利-”有人喊出了口号,马上得到了全场的回应:“胜-利-胜-利——”

两个对手互相拥抱着,微笑着拍拍对方的肩膀,然后被自己边的同事扶着离开擂台回到了休息室。

“明天,决赛!”队长笑着对自己的爱将说。

“明天,决赛!”周勇擦着汗,也是充满了战意的说。


肖柳把她的“赛欧”旅行车停在医院停车场,打开后尾厢,取出了里面的花篮,尾厢里还有几个花篮。

年底了,员工回家了几个,她这个老板娘不得不亲自送货。此刻向护士问清楚了自己想要去的病房,抱着花篮快步向病房走去,在VIP病房门口敲门,门开了,屋里站着一个穿着性感的女人。

“你来晚了十五分钟,你知道吗?”女人毫不理会肖柳的歉意微笑,冷冷的说,接过肖柳的送货单,等着对方把笔也递过来,肖柳上下摸了一下工装的口袋,再次歉意的微笑。

“什么服务态度!连笔也不带!”女人冷冷的说完,背后一个声音传来:“花店的?怎么惹了我的小宝贝了呢?”病房门打开,一张年轻而英俊的脸出现在门口,原本傲慢而冷冰冰的目光看到了门口的肖柳,目光闪动了一下。

纱布包着头男人在女人的脖子上吻了一下,灵巧的手指在女人的小手包里一伸,抽出了两张钞票,往前一送,对方接过钱,他顺势从肖柳手里拿了送货单,说:“不用找,也不用签收了!谢谢!”说完,接过了花篮,“碰”一声关上了房门。

肖柳皱了一下眉头,把钱望工装口袋里一塞,转身向电梯走去——刚才,那个年轻人的目光她看到了;这个目光,让早已经不是小女孩的她意识到,自己被人留意上了!只是,自己来不及把送货单收回去了!

进电梯的时候,她叹口气,在心里说:也许,这个花花公子很快就会忘记了吧?但是,想到了刚才接的那个电话,她又开心了起来。

明天晚上,可以再见这个家伙了!唉,我一开始就对你那么坦白,还真怕吓到你呢!不过,似乎,你嫂子说得对,你真的是一个有点特别的人!她在电梯的两壁的倒影中,看到了自己的笑容,不由得小小的吃惊了一下:我…笑的这么开心的吗?我多久没有笑这么开心了呢?难道都是因为他?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