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月9日晚上7时,在白云区东平村工作的吕传菊下班后沿东平北路方向步行。离家还有1公里时,吕传菊上了一辆陌生的摩托车还是往家的方向奔去。这是吕传菊在监控录像中留下的最后一刻模糊影像,之后的7天,她消失了。截至昨晚记者发稿时,吕传菊尚无任何消息,事件警方仍在调查中。


上摩托后不知去向


昨日,吕传梅致电信息时报说,她的妹妹吕传菊自1月9日晚上起,已经有7天无法和她取得联系,工厂和住所都没有她的踪影。接到电话后,信息时报记者于昨日下午前往东平村内,在吕传梅带领下,去到吕传菊原先工作的工厂。据吕传菊的室友小棠回忆,1月9日晚上6时许,工厂下班后吕传菊和往常一样回到工厂的休息间洗澡。小棠说,“传菊洗澡过后,和我说了再见就自己离开了,在此之前没有看出任何异状。当天她穿了黄色外套,牛仔裤和运动鞋,感觉就和她平常要回家一样”。


据吕传梅介绍,事后她曾看过吕传菊回家必经路段的监控录像。1月9日晚上7时15分,在广从路和东平北路交界处,吕传菊仍是一人往家的方向步行。约在7时20分,一路段的监控录像显示,吕传菊在人行道行走的过程中,坐上了一辆停靠在路边的摩托车。吕传梅说,“由于天色黑,录像十分模糊,开摩托车的人和车牌号码都无法辨认。从录像上推测,菊妹可能是接到电话,有人让她去某个地方”。


吕传菊上车之后,摩托车沿着东平北路往东平村内走。从接着的各个路段的监控录像里看到的,只有无法辨认的影像了。1月10日上午,吕传菊迟迟没有回工厂上班,而且手机一直关机,工友们开始担心。吕传菊的工友说,“多方联系上她的姐姐吕传梅、男朋友刘才胜后发现仍没消息后,我们就觉得出事了,赶紧报警”。吕传梅说:“事发后我从湖南赶回广东,可是报警7天后,警方还没有调查出妹妹的下落。”


失踪与追求者有关?


据介绍,吕传菊是湖北人,今年22岁,身高155厘米,在广州工作4到5年。


吕传梅说,“菊妹很少与陌生人交往,比较有主见,不可能随便跟陌生人走。”根据吕传梅推测,本次吕传菊的失踪,有可能与她的一名追求者有关。吕传梅说,“从去年10月份起,一名原和菊妹在同一家工厂工作的黄某曾多次正面追求菊妹。哪怕黄某离开工厂后也曾多次联系菊妹,菊妹也曾正面拒绝他的追求。”


记者曾前往吕传菊居住的出租屋调查,邻居告诉记者,吕传菊失踪当天没有回过家,在失踪前几天,曾有一名青年男子站在吕传菊家门近4小时。


邻居说,“那个男的从晚上9时许就开始敲门,一直到凌晨1时许还在敲。当时在家里的吕传菊并没有开门。”根据邻居对当晚那名男子的描述,吕传菊的朋友推测是黄某。


吕传梅说,“14日曾将黄某约出问话,但他否认找过或打过电话给菊妹。我们发现黄某双手有多道像指甲划伤的痕迹,问他伤的来由时,他却轻蔑地说‘在外面混,受点伤肯定有’。黄某离开后,就一直无法联系上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