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秘密 猎杀潜航 第十八章 新的征程(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141.html


位于非洲小国旗塞拉的中国使馆笼罩在清晨的灰蒙蒙雾气中,雾气为使馆外的花花草草装扮上了晶莹的水滴。使馆乳白色建筑又以这种方式迎来新的一天。乳白色建筑一侧,停放着一辆绿色“猛士”敞篷越野车,一名中年黑人男子正在将几箱行李向车上搬运。

一名身着黄绿色短衫的男子走来,将一件背包放在车上,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座上。男子个头不高,皮肤黝黑,他就是中国驻旗塞拉使馆的武官张大为。这次他奉命前往军阀割据、内战纷飞的旗塞拉邻国索里托执行一项重要侦察任务。根据国家安全部和总参谋部所掌握的情报,紧邻的索里托国内最大的军阀巴雷勒与东南亚海盗有着密切联系,极有可能为海盗提供销赃渠道。

张大为看到中年男子已行李装好后,就说道:“朱恩,走吧。”

那名叫朱恩的男子是中方使馆的当地雇员,已经为使馆服务多年,不仅服务细致,而且非常熟悉当地情况,很受使馆人员信任。

朱恩走上驾驶位置,打开车载北斗导航仪,发动汽车,沿着事先计划好的路线向边境驶去。

现在正值非洲雨季,天色灰蒙蒙的,似乎随时要有新的降雨。在大道上行驶几个小时后,“猛士”越野车拐向通往边境的一条泥泞小路,沿着小路在树林中继续穿行,淌过几条小溪后,北斗导航仪提示接近边境,即将进入巴雷勒军队控制的区域。朱恩启动车前方的车载探雷仪。

越野车驶出树林,进入草原地带,这里道路同样泥泞,不过“猛士”凭借良好的性能,还是应付自如。小路两侧不时出现跑动的羚羊和斑马。

张大为擦了擦已被雾气打湿的头发,并无心欣赏景色,虽然他早已适应非洲这连绵的雨季,但他更知道在索里托这样的内战纷飞国家,随时要应付比泥泞道路危险得多的突发情况。他将别在腰后手枪套向身体一侧挪了挪。

越野车行驶了几公里,不出两人所料,前方几百米处几条小路交界的一颗大树下,停放着一辆敞篷“悍马”军车,军车上面安装的美制M240大口径重机枪,一名穿着绿色军装的黑人男子正在车上懒洋洋倚靠在机枪边,两名穿着绿色军装的黑人男子坐在车正、副驾驶座上,一支俄制RPG火箭筒立在副驾驶门内侧。站在车旁的一名背着M16步枪黑人男子看到猛士车,将M16端在胸前,招手示意猛士开过来。

张大为和朱恩知道这就是巴雷勒武装设置的临时检查哨,不过他们早已经对这种情况应付自如,朱恩顺从的将猛士停靠在M16身旁。

M16走到车边,看了看两人,正要准备检查车上的行李。

朱恩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几张人民币和美元,递在M16眼前,示意M16从中挑选。

M16首先抽过人民币,试试了,确定是张真币,然后又贪婪的从朱恩手中夺过美元,抓在手里。

朱恩嘟囔了几句非洲土语,意思希望M16能换回一样。

M16嚷了几句,车上的士兵也坏笑起来,示意朱恩赶快离开。

朱恩无奈的抱怨了黑人士兵贪心,然后开车继续前行。张大为注意到悍马车上还有一具美制“毒刺”导弹发射架。

当那辆悍马消失在猛士身后不久,猛士进入一片丘陵地带,地面还是以草原为主,只是道路变得模糊起来。北斗导航仪提示猛士即将离开巴雷勒武装控制的区域,进入另一派武装“金联盟”的控制区。突然车载探雷仪发出报警声,提示前面有雷区。

“该死,”张大为看了看表,距离同金联盟情报人员见面的时间不多了,此时距离约会地点还有几十公里。

索里托本来是还算富饶国家,但是5年前曾任该国国防部长的巴雷勒发动政变,推翻民选总统,建立了军事独裁统治。从此,引发该国各部落和武装派别的内部争斗,国家内战造成了战火纷飞、民不聊生,国家经济急转直下。特别是巴雷勒在军事独裁统治期间,操纵军队,滥杀无辜,挑衅部落之间仇杀,国际社会也对其采取了制裁措施,非洲联盟各个国家均与索里托断绝关系,巴雷勒本人也被列为国际通缉犯。

但是由于巴雷勒采取亲西方立场,使本不受非洲国家欢迎的少数西方国家又在非洲有了立足之地。西方国家虽然表面上谴责巴雷勒的行为,暗中却秘密提供军火援助,以维持其独裁统治。

金联盟本来是受巴雷勒迫害的一个部落组成的反抗组织,但是由于金联盟采取亲民政策,而且得到了包括非洲联盟的支持,因此进联盟迅速壮大,成为该国第二大武装派别。并且金联盟发展势头迅猛,力量对比正在逐渐取得优势。

张大为作为索里托邻国的武官,奉命多次与该国各大武装派别接触,处理一些与国家利益相关的情报事情。这次张大为再次与金联盟的情报人员进行联系,目的也正是取得关于巴雷勒与海盗联系的证据,为潜艇编队提供情报。

猛士越野车在探雷器指示下,小心地在草原上绕行,避开埋设的地雷,速度慢了下来。

张大为从包中取出一台军用笔记本电脑,打开小型车载卫星天线,将军用侦察卫星信号接收过来,虽然由于云层较厚,普通光学侦察卫星信号无法判读,但是红外侦察卫星的信号还算清晰,能够分辨出20公里外的接头地点情况良好,红外感应显示有辆吉普车正在向接头地点行进。张大为估计这车应该就是金联盟情报员座车。显然,金联盟情报员将首先到达接头地点。

张大为觉得本来是自己有求于人家,但是现在自己要迟到了,觉得挺不是劲的。可是在雷区,自己又不便于催促朱恩,只好打开卫星电话,向金联盟的情报发出定位短信,通知情报员自己可能迟到。

很快卫星电话有了回音,情报员表示不介意,叮嘱他们小心。

仔细得绕开雷区,猛士车在沿着一片山坡进入一片沼泽地边缘,许多羚羊和斑马正在照在沼泽点边上饮水,看到猛士车开过来,这群动物四散逃开。猛士车在动物惊散的群中穿行。很快当惊散的羊群消失在身后时,前方出现零星的波巴布树。一辆212吉普车停靠在其中一颗树下,一名穿这土黄色军装的黑人男子背着中国产三七式突击步枪,靠在车边正抽着土烟。

看得猛士车出现在视野中,黑人男子向着张大为挥了挥手,猛士车停靠在男子身旁。

张大为微笑着下车,首先对迟到表示歉意,虽然只晚了几分钟。

这黑人男子就是金联盟情报员卡布,已经与张大为大过多次交道。中国在处理索里托事务中一贯立场是谴责巴雷勒的行为,这也得到了非洲联盟赞赏。虽然在对索里托全国各大武装派别中,基本保持了中立,但是中国产的许多武器却通过非洲联盟运送给了索里托的反对派,特别是金联盟。卡布作为受益者,对中国产武器非常赞赏,许多武器升级和维修的事情也经常托张大为,而张大为从卡布那里得到了许多情报和帮助。

按照张大为事先在卫星电话里交代的事情,卡布拿出一台浪潮军用笔记本电脑,打开显示器,显示出显然是偷拍的画面:一辆辆铲车将上面印着“COSCO”标志的集装箱堆放在港口的露天场地,当露天场地堆满后,几名穿着与悍马车士兵同样制服的黑人对开其中一个集装箱,里面露出包装完整的中国产电器,电器的包装箱上都印着“中国制造”。黑人将集装箱重新封好后,场地上的集装箱堆被用数块巨大的帆布盖住,遮得严严实实的。

张大为问卡布:“这是在那里拍的?”

卡布回答:“萨利港。”

张大为知道萨利港曾是该国第一大港口城市,也曾是该国首都,巴雷勒的行宫现在就在这座城市里。这座城市作为巴雷勒的指挥中心,由巴雷勒精锐武装总统卫队重兵把守。

偷拍的录像转移到下一个场景:黑夜中高强度场地照明灯下,大雨磅礴,集装箱堆的蒙布已被掀开,一辆辆铲车正在大雨中作业,将集装箱运走。画面切换到另一个场景,巨大的吊车正在向一艘货轮上转运集装箱。在港口的一个雨篷下,几个黑人正陪同着一名黄种人,一名黑人为黄种人指指点点,虽然雨篷光线不好,但是从画面上能看出黄种人时不时点头,表示满意。

画面到此结束,张大为一边操纵电脑使用近距无线连接将刚才的画面拷贝到自己的电脑中,一边问:“知不知道那黄种人是谁?”

卡布配合着张大为拷贝数据,耸耸肩,露出被土烟熏得有些发黄的牙齿:“只知道那人是船运公司驻当地办事处的,其他的我们不知道,我们对这些事情也不感兴趣。”

数据传递完毕,张大为表示希望能进入萨利港现场察看一下,卡布虽然面有难色,但还是同意了。

张大为让朱恩从车上取下一个沉沉的帆布旅行包,放在212吉普车后座上,里面是四部北斗导航仪和两部军用卫星电台。

卡布看了看帆布包东西,显示很高兴样子,表示感谢。张大为表示这是对卡布工作的奖赏,是他们应得的。

212吉普首先发动,猛士车跟在212后面,向着草原深处进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