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山 重 水 复


中日两国是一衣带水的邻邦,有着两千多年的友好往来和文化交流的历史。但自近代以来,1894年、1931年、1937年,在不到50年的时间里,日本发动了三次大规模的侵华战争,使中国人民蒙受了巨大的灾难。毫无疑问,这一时期是中日两国关系史上最黑暗的时期。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政府从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及亚洲与世界的和平与稳定的大局出发,希望重建和发展中日睦邻友好关系,提出了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的目标。然而,战后的日本在美国的控制下追随美国,敌视新中国。1952年4月,在美国的促压下,日本吉田茂政府同台湾当局缔结了所谓的“和平条约”,宣布建立所谓“外交关系”,公然对新中国进行挑衅,为中日邦交正常化设置了严重障碍。


1954年10月11日,周恩来在北京会见日本国会议员访华团和日本学术文化访华团时曾坦诚地说道:中日关系正常化的障碍,不在中国方面。旧金山条约不承认中国,而承认台湾,说台湾代表中国。中国人民很伤心。我们承认日本人民的日本,日本人民投谁的票,谁得的票多,谁组织政府,我们就承认谁。但是,日本政府却采取了相反的做法,不承认中国人民所选择的政府,中国人民不要蒋介石,日本政府却承认台湾代表中国,中国人民感到很伤心。我也知道困难的根本原因不完全在于日本政府,因为日本政府的头上还有个太上皇,就是美国。


在此情况下,中日关系不得不从民间入手,“民间先行,以民促官”,大力开展民间外交,以“渐进积累”方式为两国关系正常化创造条件。此后,中日两国的民间贸易和文化交流不断发展起来。日本人民要求恢复日中邦交正常化的呼声也日渐高涨,从而为两国关系在70年代取得突破打下了群众基础。


峰 回 路 转


1971年7月15日上午,日本首相佐藤荣作开完内阁会议,刚要走出会议室,他的秘书把一份备忘录送到他面前。佐藤像往常一样接过去,没有意识到这份备忘录有什么重要内容。佐藤看完备忘录后,脸色顿时变了,只见上面写道:“基辛格博士于7月9日至11日访问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尼克松总统将于明年5月以前访华。发表时间为日本时间上午11时半。”佐藤连忙看手表,11时27分,离发表仅剩3分钟。


这则消息对他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他绝对没想到尼克松会把日本撇在一边,事先既不联系也不商量便密派基辛格作为其特使访华,并决定自己也亲自前往中国访问。仅在八个月之前,佐藤赴美访问,并与尼克松会晤。当时尼克松还向他保证:“关于对华政策将来的发展,将继续与贵国密切联系和协商。”如今,尼克松这种越顶外交使佐藤政府陷入尴尬境地。


佐藤荣作是1964年11月出任日本首相的。上台前,他在对华政策上讲了不少漂亮话。可执政后却继续追随美国,亲蒋反华。因此,在他执政的7年零8个月之中,中日关系依然原地踏步,没有任何进展。后来,廖承志在与日本朋友谈话时,曾戏称佐藤在日中关系上不是“荣作”而是“无作”,一时在日本传为笑谈。这种“无作”引起了呼吁日中邦交正常化的日本各界人士的不满,各在野党纷纷摩拳擦掌要追究佐藤内阁的责任,由此加速了佐藤的下台。


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踏上了中国的土地。当总统专机在北京机场徐徐降落时,总统访华的时况也开始通过卫星电视向世界各地进行转播。在日本东京的首相官邸,佐藤正坐在电视机前,怀着一种极为复杂的心情收看尼克松访华的场面。说实话,佐藤本不想看,因为他知道这是一种刺激和打击,但他又忍不住想看,因为他要看一看尼克松是怎样对待中国人的。只见屏幕上出现了尼克松走下飞机,热情地与周恩来握手寒暄的情景,就好像20多年的敌对从未发生似的。接下来就是五星红旗和星条旗迎风招展,《义勇军进行曲》和《星条旗歌》在机场上空回响,周恩来和尼克松检阅中国海陆空三军仪仗队。佐藤再也看不下去了……


美国总统的中国之行和《中美联合公报》的发表,给日本带来巨大的冲击。日本政界一批有识之士以此为契机,强烈要求日本当局迅速开展自主和平外交,改善日中关系。


1972年7月,在中国问题上一筹莫展的佐藤荣作在一片反对声中,被迫辞去首相职务。接着,田中角荣在选举中获胜,出任新首相,并很快组成了田中内阁,大平正芳任外相。


在7月7日召开的第一次内阁会议上,田中就公开宣布“要加快与中华人民共和国邦交正常化的步伐”。他还表示:“充分理解”中国政府一贯主张的中日邦交正常化三原则,即: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中国的惟一合法政府;二、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三、日台条约是非法的、无效的。大平正芳外相说的更加明确:为实现邦交正常化,首相或外相有必要在某个时期访华。田中和大平的讲话标志着日本政府的对华政策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中国政府不失时机地作出了积极反应。7月9日,中国总理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借欢迎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团的机会,发表如下讲话:“长期以来一直采取敌视中国政策的佐藤政府任期未满就宣布下台,7日成立的田中内阁明确在外交方面要早日实现日中邦交正常化,这是值得欢迎的。”


为加速中日邦交正常化的步伐,周恩来作了一系列安排。10日,周恩来派中日友协副秘书长孙平化率上海舞剧院到东京访问演出,并指示孙抓住时机,争取向田中首相当面转达他的邀请:“只要田中首相能到北京当面谈,一切问题都好商量。” 不久,中国外交部亚洲司日本处处长访日,周恩来又让其向孙平化和刚刚到任的中日备忘录贸易办事处驻东京联络处首任代表肖向前传达他的指示:“我讲田中内阁要抓紧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值得欢迎,是因为毛主席对我说,应该采取积极的态度。(对方)能来谈就好,谈得成也好,谈不成也好,总之现在到了火候,要抓紧。这回不能再叫‘旋风’了,要落地。孙平化嘛,就是要万丈高楼平地起,肖向前是继续向前的意思,这两个人就是要把这件事落实才行。”7月16日,周恩来在会见日本社会党前委员长佐佐木更三时又表示:“如果日本现任首相、外相或其他大臣来谈恢复邦交问题,北京机场准备向他们开放,欢迎田中本人来。”


日本方面的反应也是神速的。7月22日,大平外相破例会见了孙平化和肖向前。孙平化转达了周恩来总理的邀请:如果田中、大平先生愿意去北京直接进行首脑会谈,中国方面表示欢迎。大平当即表示衷心感谢。接着他又说道:日本政府也在考虑,到了一定阶段要实现政府首脑访华。这要选择一个适当的时机,日方正在为此做准备,要去北京,一定要有丰硕的成果。“因为田中首相和我都是政治家,这是有关我们政治生命的重大问题,也是关系日本命运的重大问题,对日中两国也均事关重大”。


8月11日,大平外相再次会见孙、肖,正式表示,田中首相已决定访华,并对周恩来总理的邀请表示感谢。


次日,中国外交部长姬鹏飞通过新闻媒介正式宣布:中国总理周恩来“欢迎并邀请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问中国,谈判并解决中日邦交正常化问题”。


8月15日,田中首相在东京的帝国饭店亲自接见了孙平化和肖向前,正式接受访华邀请,并告之准备在9月下旬或10月初成行。双方商定,待访华日程确定后,再由中日双方同时发表公告。田中还表示,希望通过访华,一举建交。


9月21日,中日双方在北京时间上午10时(东京时间11时)在北京和东京同时发表公告:“日本国内阁总理大臣田中角荣愉快地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的邀请,将于9月25日至30日访问中国,谈判并解决中日邦交正常化问题,以建立两国之间的睦邻友好关系。”至此,田中访华完全确定下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