鏖战之涩男霸女 第二卷 斑斓啼血鸣 第70章 风骚惹事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63.html


罗冰蝉上车嚷:“要开这么大的洗浴中心吗?”

曲秋枫说:“我也是临时想到的,痞哥你认为呢?”

任无鄙道:“要干就干最大的,四环比三环便宜多了,你认为最低价多少合适?”

“三环主要做建材,且形成气候,我们对建材不熟。我也在想最低价是多少?一平米6毛呢?每层近5千平米,总面积2万平米签下来就最好,楼是国营的,应该有办法。”曲秋枫之所以有总体思路,得益于前面走访两家,加上在新城谈过类似租赁,不过是印青主谈。

司马叽哩咕噜算一年房租:“一天12000元,一个月36万,一年得400万呢!”

“你这是最理想算法,得放宽到500万。”任无鄙在想总投入得多少?

“装修、启动加租金,第一年投入需上千万。”曲秋枫说:“我有种直觉,申办奥运会能成功,一旦成功租金会翻倍,回去上网查查京都其它楼房报价。”

“真干吗?”罗冰蝉见他态度坚决,立时信心倍增。

曲秋枫和任无鄙对望一眼,他道:“只要能谈下来,就干。让钟琪派个懂建筑的人来,能行,让他们装修,减少前期开支。对张劲东不要提这件事。我们再转转。欧阳,你意见呢?”

“我也觉得干洗浴不错。再有五分钟就到了。”欧阳说出自己意见,然后并道。


“秋枫,无鄙,你们总算来了!”张劲东似乎早遗忘黄桷树下的事,见到他们又直呼其名,说明没忘,看罗冰蝉时不禁一愣。

“张叔还记得我呢?”罗冰蝉故意问。

“觉得很面熟,出来好多年了!我们见过吗?”张劲东仍满口乡音。

任无鄙哈哈大笑:“那天那个女娃娃就是她!”

“哈哈,那天真是下大雨冲了龙王庙,后来听顺利说有个女娃凶惨了,是不是说你?长成大姑娘了!快进屋。”张劲东谦让大家进屋,吩咐身边小姐倒茶,心想多亏遇上她时是个小姑娘,不然惨的是自己。

“痞哥,我有那么凶吗?我挺温柔的,是吧?秋枫。”她用手背摸摸自己脸颊,好象要把被遮盖的万千柔情掀开。

“那是当然,蝉儿别的都好,温柔全城出名。”曲秋枫有意说笑扫去陈年旧事。

“这还差不多,女孩子应该温良娴淑,出门得给蚂蚁让路。”罗冰蝉来了兴致。

小姐端茶进来,脸色紧张地对张劲东说:“那些人又来了!让你到大堂去。”

张劲东脸色难看:“他妈的怪了,天天这时来一帮人,不是白吃白玩就是调戏小姐,硬把我们往死里弄,小姐吓得不敢来了!只剩下老家来的。”

大家早知道情况,罗冰蝉笑道:“欧阳,你陪张叔去,看他们调不调戏你?”

欧阳一时没回过神:“你要死啊!让男人调戏我干什么?”

任无鄙道:“你就陪张叔去,要是欺负你是最好,你装是张叔家里人。”

欧阳毕竟干过服务行业,一点即通:“好,挑起事,后面我可不管了。”

张劲东见自己兵强马壮,把腰板挺直走出办公室:“老子要弄清楚到底是何方神仙?”

池劲尾随俩人出去,到大堂见七个肥壮清一色光头男人在嗑瓜子,皮随便到处扔,见到张劲东,一个满脸肥肉、大腹便便的胖子迎上前道:“张大哥,今天来了几个新弟兄,想到你们‘十里香’闻闻香,把新货端上来伺候吧?”

张劲东摇摇头:“哪来的新货?小姐被你们吓回家了,我也准备离开。”

“这么说可不给面,好象谁欺负你们似的?”胖子斜眼看身边欧阳靖影,淫笑道:“张老板真谦虚,你身边不就是新货吗?”心说这女人真标致,丰腴饱满。

“这是我亲戚,可不要乱来。给你们上茶吧?”张劲东把他们朝沟里引领。

又一个额角有大疤的胖子过来:“喝他妈什么茶。”顺手捏欧阳的腰,又想拍她的臀,欧阳及时闪开,他大怒:“躲,兄弟们今天不喝茶,就他妈的想喝你的奶。”上前搂抱欧阳。

刚伸手被池劲一把推开,大疤大骂:“哪钻出来的死耗子?她就是你妈,你也得看着她被奸被淫,玩不死她,老子从此滚出京都。”一脚把旁边玻璃茶几踹碎。

欧阳一句话没说,就凭风姿已经把事情挑起来。

走廊那头传来女人银铃般的笑声,罗冰蝉带头出来,旁边跟着司马和任无鄙,她把大疤上上下下打量,轻声细语问:“是你这只癞蛤蟆想喝女人奶?”

大汉们又见一个漂亮女人,一齐围过来,大疤不怒反喜:“是啊,就想喝你的奶?”

“尿喝吗?”罗冰蝉微笑如初,单手叉腰。

“你的吗?喝!还是你爽快。”大疤笑吟吟上前,暗中戒备。

罗冰蝉突然杏眼圆瞪,骂:“厕所的尿你喝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