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63.html


罗冰蝉拍拍手:“张羽的叫路豹,路路大名叫路虎,怎么样?”

众人齐声说好,连杨菁也觉得不错,抱起路虎嘀咕:“这个家一下来三只姓路的,走,跟姐姐到院里去玩。”临出门用眼光暗示路雁一起出去。

张羽抱起路豹也准备出门,罗冰蝉叫:“你等会。”转身到沙发边从玫瑰袋中拿出一个手饰盒递给张羽:“让你送给程霁华的,还有小茜一条。唉!男人尽帮倒忙,女人买东西重要是两点,一点是享受花钱过程,一点是偶然想起是谁送的,心里好有一种温馨感觉。这帮男人啥都不懂!你们觉得浪漫吗?”她突然变成追求浪漫的女人。

……

曲秋枫和任无鄙进入铁门,见穿新衣的路雁在门口不好意思冲他们笑:“枫哥哥、任哥哥,你们回来了。”

任无鄙道:“小伙子很精神嘛!他们人呢?”

“蝉儿姐、丁姐姐和杨菁姐在楼上,印姐姐和我姐姐在厨房做菜。我是女孩。”路雁跟入轻轻关好大厅房门。

她这么快留心把一帮姐姐分得如此清楚,任无鄙有些惊讶:“你开的门吗?”

“是啊!印姐姐教过我了,听见门铃响,看清楚人再按遥控器。”回答完蹲在地上拿起一把便宜小刀划一个硬壳鞋盒。

曲秋枫感兴趣地蹲在她身边:“你在忙什么?”

路雁低着头说:“我想给路虎做个窝,刀不快,割不动。”

任无鄙也蹲下:“你还有个弟弟吗?他不能睡这里面呀?”

路雁也不急:“不是,路虎是小狗,印姐姐给它起的名字,让它跟我姓。”

俩人总算听明白,接着真的听见有小狗“汪、汪”叫,扭头一看,一只小狗摇摇晃晃的从厨房跑出来,到他们跟前又“汪”的一声,两只前爪伏低,做出扑击动作,小跳到任无鄙脚边咬扯他的裤子。

“今天刚从家里抱来的,雄风的儿子。”印青系着围腰出来:“它还挺凶嘛!”

任无鄙曾被雄风追过,双手把小家伙拎起来:“哈,你老子欺负过我,现在轮到我欺负它的儿子了。怎么没多要一只?”亲热后把它放地上,它直接跑到路雁脚边趴下。

“本来是两只,张羽把路豹抱走了。它现在跟路雁很亲。”印青和任无鄙到沙发上坐,曲秋枫仍蹲在路雁旁边。

“我帮你割,中间直接切一块下来当门就行了。”他见小刀太钝,路雁割得费劲。

“好吧,不行再找一把刀。”她准备起身,发现小刀在曲秋枫手里变得锋利无比,三刀下去把方方正正一块整齐割掉,盖上盖,盒子俨然变成一间小房子。

路雁伸伸舌头:“枫哥哥,你是不是会功夫啊?我说你们怎么一下就把我抓住了!平时那些伙伴跑不过我的。”

“是吗?那你为什么跑得快?”曲秋枫有话一直没问她,看她把狗窝摆什么地方。

“我总帮别人家放羊,数那只长胡子黑公羊跑得最快,它一跑,其它羊跟着跑,只有追上它抓住角,羊才不跑了,有一次追它,追了好几道岭。”路雁把纸块和盒子拿在手里。

“后来公羊跑不过你了,是不是?”曲秋枫用一根手指挑逗路虎,它张嘴便咬。

“反正后来就没有羊掉进石缝里了。路虎,来,姐姐给你安新家。”路雁往厨房走,路虎活蹦乱跳跟在她后面。

这时,罗冰蝉她们下楼:“在说什么呢?”

印青回头笑着说:“他们刚才给路虎弄新家呢。”

任无鄙指着杨菁道:“你爸让我们撵你回家,担心你跑野了,准备让你回澳大利亚。”

杨菁笑脸立即拉长,往沙发一躺:“不回去,家不回,澳大利亚更不回。”

罗冰蝉笑骂:“那就长我们家啦,那边不是有袋鼠陪你玩吗?”

杨菁回道:“袋鼠还没路虎好玩呢!往它跟前一站,就跳起来踹人,我有个同学差点被袋鼠踢死。蝉儿,你跟我爸说说,别让我回去了,这次再回去,我想我会死的。”

丁小茜在任无鄙怀里冒出一句:“夸张!”

曲秋枫坐到杨菁对面:“不管说什么,你要回家,去不去澳大利亚,只能跟你爸妈申请,明白没?吃完饭就回家,听话。”

杨菁没再说话,脸上全是气闷,眼看眼泪就要下来。

任无鄙转移话题:“女士们,项链漂亮吗?”

一提项链,几个女人开始七嘴八舌,总之,大多数是嘲讽,把两个男人良苦用心基本抹杀,杨菁更闷闷不乐,路雁见说项链,忙低头装没听见。

末了,杨菁发出感叹:“有些男人自以为感觉良好,竟然把本小姐忽略不计,没眼力啊!”

罗冰蝉气得大骂,丁小茜冷言冷语,印青抿嘴而笑,两个发愣男人不知如何回答,只有马雁和路雁不明状况,还有“汪、汪”叫饿的路虎也不明白。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