鏖战之涩男霸女 第一卷 云宵藏战甲 第60章 女人享受过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63.html


行驶中,罗冰蝉向印青呶呶嘴,印青端详萎缩的姐姐,农村女人装束,身板结实,长相跟妹妹几分相似,额头刚才撞一个大疱,青紫一片渗出少许鲜血,看完向罗冰蝉微微颔首。

“到前面服装市场停一下。”罗冰蝉拍张宇肩膀。

“不会吧!你也到那买衣服?”张羽放慢车速。

“我就不能买啊,是衣服,谁穿不行。”转头想与姐妹俩说话,听见曲秋枫手机响。

车停在服装市场门口,曲秋枫回过头:“菁儿爸爸叫我们。我跟痞哥打车去,菁儿,跟我们回家?”心想家里放着一堆车,这会居然要打车。

杨菁双手乱摇:“我不回去,爸爸问,就说我跟着蝉儿学手艺呢。”

任无鄙下车前对罗冰蝉说:“哎,那袋里可装着四条项链。”

几个女人都惊,同时问:“四条?”任无鄙笑看一眼路雁离去。

杨菁把车上女人数了一遍:“可不是正好四个吗?男人给女人买项链有那个意思,他们不会相中我了吧?我不成小妾了吗?不要。”

罗冰蝉骂道:“你还算女人啊!没发育清楚的娃娃。还妾呢?脸皮比城墙拐角还厚。”又对路雁说:“走,下车,你姐能动吗?不能动,那就在车上。”

路雁看看姐姐,也不问下车做什么,径自下车等她们。

印青说:“你们去,我留车上。”随后问身边女人:“妹妹叫路雁,你叫路什么?”

女人面色恢复,面颊两边各有一块淡淡的“高原红”,怯怯地说:“我叫马雁。”

见印青露出疑惑,解释道:“我跟爸姓,妹妹跟妈姓。请问你贵姓?”

印青觉得有趣,微笑着说:“我姓印,印章的印。你们在城里还有人吗?”

马雁摇摇头:“一个不认识,刚才那男的花钱把我买到这边来的。”

印青在他们打架时听路雁说姐姐是抢来的,听完仍很吃惊:“你爸妈怎么这么狠心?怎么能卖女儿呢?”气不打一处来。

“姐姐,不是我爸妈要卖我的,他们都死了,前年采石场塌方把他们埋下面了……!”马雁提起惨死爸妈悲从中来,泣道:“给爸妈办后事用钱全是我借的,上半年讨债的逼我还钱,我还不出来,只能拿自己抵债。”

听明缘由,印青同情心更盛,再问:“你一共借了多少钱?”

“一共一千八,妹妹读书用去一部分。我们不是本地的。”马雁呆呆地望着印青,心里一直盘旋着一句话。

“妹妹怎么也来了呢?”印青觉得姐妹俩性情完全不同。

“她后来打听到我在这,就一路要饭要来的。”想起悲惨身世,眼泪又滔滔而下。

“嗯,只要那男人不是你丈夫就好办。”印青见她不断摇头:“你能动吗?”

马雁又点头,印青对张羽说:“我陪她去买点药。对了,张羽,有件事差点忘了,我妈捎口信说雄风帮别人配完种,他们前几天送了两只小狗,你们家要吗?”

张羽一听挺高兴:“要要要,一直想弄只狼狗,雄风配的种,一定厉害。”

“那好。等会先到我妈家,你一只,我们留一只,我也想雄风了,不知道它儿子像不像它?”她搀着马雁到服装市场附近找药店,突然想起还要给小狗买牛奶和狗粮。


印青见厨房旁边小屋基本收拾好,对马雁说:“你们姐妹就住这间屋吧。”

马雁停下手中活,抬起头时泪眼模糊,慢慢跪在地上:“印姐姐,大恩不言谢,我们姐妹俩一定多干活来报偿!”

印青扶着她双臂:“别这样,快起来。先养好伤,住多久都行,如果想离开,就说一声。”

“姐姐,家没有了,只要你们愿意,我们不离开,我什么都会做,真的,姐姐!”她起身坐在床边,祈求的看着印青,她们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嗯,我确实也需要一个帮手。你把止痛药吃完,好好睡一觉,你快快恢复好帮我干活呢。我去看她们。”见她点头,印青顺手把门带好,进入餐厅听见大厅笑声不断。

张羽见到她,叫:“青儿,两只都是公的,你们要哪只?”

杨菁一听不干:“什么要哪只?两只都是我们的。”好象自己是主人。

罗冰蝉吼道:“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对了,还没起名字呢?”弯腰抚摸两只忙着打架的小狗:“我们留这只尾巴有白毛的吧?”

张羽说声“好”,印青对路雁说:“你和小狗同时来这个家,叫它路路,你喜欢不喜欢?”

那路雁本来在一边很安静,听印青说完叫道:“好啊!路路就是我弟弟了,姐姐们,放心吧,我一定把它喂好。”

杨菁一看自己受冷落,气乎乎的说:“你们怎么这么偏心眼啊?路雁又不是你们生的?”

丁小茜笑着发言:“那就叫菁菁,可惜它是公狗。”

杨菁回头一想也是,只好对路雁说霸道话:“今后只要我在,路路就跟着我。”

路雁道:“好,路路跟着你,我跟着路路。”众人哄堂大笑。

张羽问:“那我这只叫什么啊?总不能真叫菁菁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