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63.html


出门前罗冰蝉说开金杯车大家挤一起热闹,众人拗不过,张羽只好开金杯,刚在古城商场门口下车,丁小茜就迎上来,几个女人说笑一番,罗冰蝉介绍杨菁与丁小茜认识。

任无鄙问:“茜儿,你是跟她们走,还是跟我们?”

“不是到商场集体采购吗?你们去哪?”丁小茜心情不错。

“去人才市场找保姆或钟点工,不能再靠你们几位小姐、太太收拾那么大的房子。”任无鄙说完几个女人转身。

罗冰蝉笑:“保姆需要到人才市场找吗?要不到商场买完东西一起去,担心你们找几个懒婆娘回来,到时我们还得侍候她。”

曲秋枫也笑:“男人逛商场不内行,分头办事效率高,到时再联系。”

杨菁不满意的说:“逛商场不需要你们拿意见,说什么内行不内行,只要有耐心、肯掏钱就行,男人陪女人逛是一种义务,就像女人必须生孩子似的。”

众人听完她的大道理,女人们拍手造成,男人们微笑不屑,唯独丁小茜低头琢磨。

印青道:“要不今天就陪女人逛一下?难得今天人马这么齐整。”

张羽首先表态:“今天心情都不错,保姆的事先放一放。”

几个女人对张羽的表态惊讶无比,任无鄙揭露:“程霁华这两天要回来,肯定想借机让你们参考买礼物。走啊,傻站着干什么?”

罗冰蝉边走边说:“其实,找保姆得青儿去,你是全家主管,你看不上,他们找了也白找。这帮家伙不知憋什么坏呢?找保姆,谁信啊?”

先到床上用品专卖店,把店员弄得手忙脚乱,曲秋枫悄悄到附近闲逛,看过几个男装店,又在钟表柜前站站,发现多款手表标价都上万元,摇头来到珠宝柜台。

看了良久指着两条项链说:“我要这两条。”想分送印青、罗冰蝉。

手饰小姐不敢相信,随即喜上眉梢:“好啊,你真爽快。”从后面拿出一只印有两朵玫瑰花的精美手提袋,再拿出两个手饰盒。

这时,任无鄙过来找曲秋枫:“买项链吗?帮我选两条,缀不一样就行。”

手饰小姐不住点头:“缀一共五种,这位先生选了两种。”把包装好的两个手饰盒装进袋中,拿过本子开票。

几个女人在人群中看到他们,罗冰蝉叫:“你们神神秘秘地干什么?”曲、任二人回头向她们招手。

猛听手饰小姐尖叫:“抢东西啊!”

曲秋枫和任无鄙转身见一个平头瘦小男孩抱着那只玫瑰手提袋,灵活的避开客人冲出几米开外,眼看要跑出大门,所有人正不知所措时,眼前又有两条人影闪电般冲向逃跑的男孩,刚跑出大门几米远,追赶的人像弹簧般劲射腾空而出,落地时一人在左、一人在右把他肩膀按住,像两只老鹰同时抓住一只小鸡,男孩身子被提离地面,蜷缩一团,袋子仍死死抱着。

只听一声口哨响,街道对面几个男女在人群中拨腿狂奔,一会消失在前面街道拐弯处。

两个保安从走廊那头大叫着冲过来,曲秋枫提着逃跑的人到了手饰柜台前:“你看一下,少了什么没有?”

任无鄙把玫瑰手提袋递给手饰小姐,一切都太快,她仍然没回过神,感激涕零的连声说:“谢谢!谢谢!追不回来,我就惨了!”

任无鄙道:“没事了,你继续开票吧。”

罗冰蝉看着被抓的人,放下东西及时拦住挥舞警棍的保安,把那人下巴掀起来,吃惊发现曲秋枫抓的竟是个女孩子,把火柴当耳钉插在耳垂上,除了蓬头垢面,隐隐看出眉清目秀,上牙咬住嘴唇,顽强忍着肩膀巨痛,额头和鼻子上全是汗水。

罗冰蝉心念一动,示意曲秋枫把手松开,弯腰对她说:“你别想跑,跑得再远,我也能把你抓回来。”

一个保安道:“把她送公安局,他妈的,光天化日下竟敢抢劫。”

罗冰蝉看着保安,眉毛一拧:“她是闹着玩的,这不送回来了吗?”

印青、曲秋枫他们莫明其妙,想她怎么跟保安发起火来了?

……

在围观人眼皮下罗冰蝉拎着一声不吭的女孩出大门最后上车,张羽往人才市场开。

杨菁递给那女孩一张纸巾:“这么小就抢,跑不过曲秋枫,趁早改行。”

女孩白她一眼,没接纸巾,扭头向窗外,也不管身上伤痛,任打任骂的架式。

印青也看出是女孩,笑道:“还挺犟的。”

罗冰蝉拍拍女孩脸:“你还记仇啊?没把你交公安局法办,已便宜你了。说,叫什么?”

女孩见是罗冰蝉说话,头转过来看着她,嘴唇动动,仍没出声。

“蝉儿,你拣回来一个哑巴。”丁小茜在旁插嘴。

“你才是哑吧。”女孩突然张口,瞪丁小茜时露出左边一颗虎牙,竟有些狰狞。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