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63.html

任无鄙移动矿灯:“你们看!”

曲秋枫随即也把矿灯照向七、八米远的巨石右侧上方,竟然看见一段光滑的花纹岩壁,约有一米长,书本宽,罗冰蝉从后腰把0.45口径手枪拔出来,举枪欲射。

曲秋枫轻声叫:“别打。是蟒!”

“它怎么不动?”罗冰蝉平素胆大妄为且有枪在手,也不禁打个寒颤。

“散开点。”魏剑城从腋下抽出手枪,大家呈环形围在岩石前,池劲不住用手电照黑漆漆的身后。

众人再凝神细看,那花纹岩壁微微动了一下,变得好象宽阔些。

“退后,它在移动。”曲秋枫接过罗冰蝉的枪,向花纹左侧慢慢走去,所有人屏住呼吸,池劲从魏剑城手中接过钢钎。

“喂,它的尾巴在这边,头在……。”他指另一个方向回到几人身边。

曲秋枫道:“右边是天然石槽,所以这里看不到尾部,头那端有道石缝,怎么会不动呢?”

罗冰蝉急道:“总得想办法把它弄死或撵走啊!”

她话音未落,任无鄙叫道:“它又在动。”

五条光把岩石上方照得雪亮,花纹岩壁向后蠕动着,上部边缘呈现隐约波纹,且越来越宽,众人一齐退后,猛见花纹变窄,紧接一条恐怖身影甩动,两道暗绿光芒闪现,一只碗口粗细的蟒头朝向他们往前蹿动,嘴尽力撑开,吐出一条长长舌芯,随时会腾空飞扑而下。

池劲迅速将手中钢钎掷出,“当啷”一声砸在蟒头附近,火星飞溅迸发,钢钎未落地,巨蟒惊怒之下猛地往外再蹿出半米,舌芯随即缩短一些,嘴张得愈加恐怖。

罗冰蝉惊叫:“开枪!”

曲秋枫叫道:“不用怕,它吞了一条蛇,嘴里是尾巴。”

大家细看,果真是尾巴,罗冰蝉拍拍胸口:“妈的,吓老子一跳,把枪给我。”

曲秋枫说:“打死它不难,怎么处理尸体?”不想有人撞进发现。

任无鄙道:“它要不走,也没法工作!说不定还有?”

立见曲秋枫举枪向巨蟒连续开了三枪,震耳欲聋声中大半只蟒头被打爆,嘴里尾巴消失不见,血沫一直溅洒到众人身前,下垂蟒身强力扭曲着,残破的蟒嘴里那条被吞噬的蛇居然一点一点倒着滑出来。

罗冰蝉接过枪,“砰、砰”又是两枪射进蟒嘴,连带把滑出半米长的蛇身打断,此时,石槽中传来蟒蛇垂死挣扎难听的磨擦声,众人清晰看着动物死亡全过程,内心泛起残酷的快感,集体经历一次邪恶情感痉挛。

良久,血肉模糊的巨蟒渐渐没了声响,部分身子耷拉到巨石边似乎想捡回粉碎的头颅。

“等会把它扔到无底洞里。”罗冰蝉想起关上保险,闷闷地说。

“它也该死!早不来,晚不来,我们来,它就来。”任无鄙呼出积压的紧张。

“幸亏不是在第一次进来时出现!你们去撬开,我和池劲再到四周看看。”曲秋枫接过枪向蟒尾走去。

任无鄙把矿灯交给罗冰蝉,到巨石前把钢钎捡回,三人来到岩石左侧。

左侧一块横亘突出的岩石后面露出一个大空隙,暴露出被几十块石头填满的洞口,每块石头上有水泥,洞口前掉满青色水泥块和白色石灰渣。

“那帮人也笨,居然用石灰?”罗冰蝉道。

任无鄙弯腰把钢钎插进去:“伪装得很好,多亏石灰受潮脱落让曲秋枫发现。也别说,这么多年一直没人敢来!”他撬下第一块石头,接着把石头一块块取下,魏剑城接过石块在不远处堆好,叹道:“那么大的无底洞里居然连条蛇都没发现!”至今只有他和曲秋枫看过无底洞里的情形。

洞口完全打开,罗冰蝉照射进灯光,洞里很宽敞,上面巨石倾斜搭下被另外几块大石垫住,成了天然墙和顶,形成洞中之洞。

洞里上下满铺军用防水棚布,棚布间小孔用尼龙绳连接,几十根木柱上方顶着腐朽不规则的木板以防止棚布滑落、加固石洞作用,洞里大部分是空的,最里侧能看见几排码放整齐的绿色木箱。

任无鄙没发现动物身影,低头进去,无法直立,曲秋枫他们过来跟入。

最上面一层箱子盖均被撬开过,是他们前二次来留下的,旁边堆着三只空箱。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