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件事:1月14日,胡锦涛在有关春运火车“买票难”问题的信息上做出批示,称今年春运供求矛盾十分严峻,并要求铁道部要开动脑筋,研究采取若干便民、利民措施,并公布于众,以化解矛盾,确保春运任务顺利完成。涛哥在批示中说到“开动脑筋,研究采取若干便民、利民措施”以“化解矛盾,确保春运”。

这让我想到去年8月的另一件事:

7名外籍旅客乘坐大连客运段担当的2220次列车时险些无法赶上从大连机场起飞的航班,大连铁路员工得知旅客难处后紧急请示沈阳铁路局,这趟火车在周水子站临时停车1分钟,这些外籍旅客不仅得以在离机场最近车站下车,而且由警车护送赶往机场、最终顺利搭乘飞机、返回日本。几天后,由杉本洋江代表其余外籍旅客用汉语写成的感谢信由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批示并发至大连,这件事终于变成新闻被曝光。

看来,铁路上的问题,如果想办法,总该有的。

不过,办法不是现在――1月14日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今天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就“2009年春运”话题与网友在线交流,王勇平坦承也有一些熟人朋友希望通过他购买火车票,但同样会因为运力紧张而买票困难。王勇平乐观估计,到2012年铁路物运输能力将得到极大的释放,“一票难求,一车难请”的情况将会得到很大的缓解。

这一杆子又支到了3年后。

对于热议了许多年的实名制购票,发言人王勇平勇敢而语气平和地说:

铁路是大众化的交通工具,社会各界非常关注,也对铁路工作提出了很多好的建议。比如,春运票价不上浮、提高儿童半价票的身高标准等等,经过调查研究和分析,铁路部门都进行了调整。对于售票实名制,有一部分社会人士一直在呼吁,铁路部门为此专门安排了一个课题进行研究。结论是中国铁路实行实名制难度很大,成本太大。

他还举出北京西站和首都机场的例子:

春运期间,首都机场日均发送旅客16万左右,北京西站要高于这个数字,20万左右。首都机场的占地面积是1480万平方米,北京西站是45万平方米,机场是车站的32.9倍。如果实行实名制,铁路车站也必须提供足够的站场和候车面积,也就是说,建筑面积要是现在面积的32.9倍以上,甚至更高,因为客流量比民航更大。这还不算人工成本及其他的因素。因此,实名制不能解决“一票难求”,实际上也无法推行。解决“一票难求”还得靠加快铁路建设,像京津之间和广深之间一样。

谬也。

我也可以举出2008年奥运会的门票出售和验查为例,比如在鸟巢举行的一场田径比赛,鸟巢体育场的面积还是比北京西站小吧,但照样了三四个小时之内把购票观众送到指定位置上――对,实名制并不在于场地大小而在于铁路部门对客票的管理,可不可以广开订票途径,可不可以与银行、旅行社等相关部门合作。

现在的铁路售票,售票口外是人海,售票口内是也是人海――但用大量的人工售票已经不适应铁路运力的发展了。

以下是位叫毕晓哲的人写的一篇关于铁路售票实名制的文章,比我说得好:

按照铁道部副总工程师兼运输局局长张曙光答记者问时的说法:第一、实行实名制以后,丝毫不能增加运能。第二,车站容积有限,如果在这个时候售票、进站验票的同时再检查身份证,就会使局部旅客高度聚集,势必会在车站广场、售票大厅、进出口造成严重堵塞,危及旅客的安全。第三、从旅客方面讲也会不方便,买票、验票都要看身份证。我们的售票员在卖票的时候,还要打上您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会增加很多的工作量。

毕先生说他对上述3点完全不能认同。

首先,实名制不增加运能这是一个小孩子都知道的道理,还用得着铁路部门郑重其事地解释么?这原本就是在偷换概念。以中国目前“人均一根香烟”的铁路长度,在春运期间要承担近2亿人的输送任务,不拥护、不紧张是不可能的,不出现“一票难求”的现状也是不可能的。对此,社会公众也是理解和认同的。现在,公众和铁路部门争执的焦点并不是“拥挤不拥挤”和运力紧张不紧张的问题,而是能不能遏止和取缔“黄牛党”的问题。

其次,实行实名制会造成更严重拥挤更是站不住脚。按照有关人士的说法,购票人的身份证需要售票员核对、需要在车票上录入身份证号码等等,无形中会增加大量时间。但是,这些问题完全能够通过开发相关高科技产品来解决。譬如:卡式二代身份证有相关电子信息,仅仅需要在售票窗口配备一台小型设备与出票微机联接,像IC卡一样也就是“刷一下”的时间,就可以将购票人的身份证号码和姓名自动生成。甚至,可以做到完全保证与实名制前一样的购票和售票效率。

毕先生说得太好了,他接着说:

而进站前验票时出示身份证会增加验票时间,也是一个伪命题。解决的方法更多,一是可以实行预检方式。在火车到来前,划定一个区域提前检票(包括车票和身份证),火车到站之后直接组织上车。不但不浪费时间,还会提高上车进站效率。二是人工检票升级换代为电子检票。只会提高工作效率。三是即使只检票还不查验身份证,也已经卡住了票贩子的“命门”。票贩子滋生端口主要在售票环节,限定一张身份证在一天之内只能买若干(一至两张)张票,票贩子有多少身份证可以拿来冒充?这不就是已经遏止住了“黄牛党”的滋生漏洞了么?可见,实名制和严重拥挤之间根本就不是一种必然因果关系,铁路部门有关人士又何必将其强扭在一起呢?

还是接着说2220次列车为日本旅客临时停车1分钟的那件事:

2008年8月22日,大连客运段担当的2220次列车由齐齐哈尔驶往大连方向,列车运行至熊岳城站前临时停车。当列车从熊岳城站开车时晚点了45分钟,而由瓦房店站开车后列车已经晚点1小时05分。8月22日晨,列车长于金文听产一名日本老两口要乘坐当天9点飞往日本大阪的航班,还有其他五名日本旅客也将乘坐这一当天9时起飞的航班。于是,于车长用手机联系到了大连周水子机场值班负责人,将列车晚点情况及造成外籍旅客不能正常到达机场的情况进行通报。机场负责人答复,如果8点10分旅客能赶到机场,可以保障7名旅客顺利登上飞机。时间紧迫,于车长辗转向沈阳铁路局客运调度联系,能否在离机场最近的周水子车站临时停1分钟,用汽车送旅客去机场,沈阳铁路局批准临时停车,让日本旅客下车。8月22日7点44分,2220次列车在大连周水子站停车,旅客们迅速下车,警车护送着7名日本旅客火速赶往周水子国际机场,使得这些日本旅客一路顺利登上飞往日本大阪的航班。

这是有史以来我知道的中国铁路最有效率的一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