鏖战之涩男霸女 第一卷 云宵藏战甲 第53章 完美的妈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63.html


想起蝉儿不要自己当老师时,昨天没表态,心里是不同意的,两年多的时间围绕同一个目标旋转,她早习惯这种旋转,可以追溯到初懂男女情爱之时,一直在填补与曲秋枫间的差距,为了弥补差距,甚至放弃读高中、升大学,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从小都围绕他在旋转,在漫长的过程中,本来开朗的性格变得有些拘谨,慢慢把语言变成隐藏的心事,一晃这么多年过去!

读师范接触面越来越广,旋转中隐隐觉得很多事不对,过去似乎他们都在为一个固定目标要升空,准备升空远行,直至升到所有人无法控制的高度,在那高度又可能随时无情的摔下来,她曾在无限恐慌中担心这一刻真的来临。

曲秋枫是自己的男人,是自己为之旋转十几年的目标,好象自己出生就是为了他,从来没想过可能或必须改变这种状况,不止一个同学向自己表白或暗示过,都是怀着同情加以婉拒,尽管对曲秋枫有些事情越来越接受不了,尽管自己把罗冰蝉推进他怀里,曾经有过微妙的内心解脱述求,但从来不敢面对某一天会脱离曲秋枫的念头,有一次这种念头一闪即过,那种伤痛欲绝差点把自己活活窒息。

现在,一切似乎不再旋转,她让自己清醒下来做个抉择,就像曲秋枫他们很多人已经做出抉择一样,不同的是自己的抉择更难,涉及内容更广,包括爱、婚姻、良知、事业、前途以及生命,也包括童年无限美好的回忆。

当一切不再旋转,在空旷阳台上她的心越来越安静,在静中有了更快的新一轮旋转,随着旋转担心自己被抛离椅子、摔出阳台和消逝在古城上空,跌出曲秋枫视线之外。

她不得不自问最现实的问题:离开工作和离开曲秋枫,哪个更难?

当太阳从武君山后冉冉升空,她有了抉择:如果离开曲秋枫,留给自己唯一一条路就是在青春道路上渐渐枯萎,她知道不是在自我恐吓。

转念想起他,心迅速融化,软软的就像生日蛋糕上的奶油;想起罗冰蝉,内心那缕不安悄然消失,只是觉得他们需要自己照顾,希望这个家从此充满持续的欢乐。


罗冰蝉起床走出卧室,不敢相信自己闻到葱花鸡蛋香,顾不得敲隔壁门,循着香味跑到楼下,在厨房门口她看见印青忙碌的背影,正把几个葱花鸡蛋铲进盘子,灶台上还有一只冒着热气的锅。

罗冰蝉用手捂住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突然觉得好喜欢她的背影,里面似乎蕴藏着无穷无尽的人生感动,担心不小心给予破坏,趁机把新家第一个最重要的画面印刻在脑海。

楼上传来叫声:“上厕所怎么上到楼下来了?人呢?”

印青听见叫声放下盘子,抬头见罗冰蝉一动不动地痴痴傻傻,吓了一跳:“你这是怎么啦?真吓人!”

罗冰蝉进厨房:“看你呢,爱上你了!都让鬼丫头乱叫给破坏了。”

“破坏什么了?我去叫他们。”印青解下围腰,当她的说笑是餐前开胃菜。

“别走。”罗冰蝉抱住她,回头见披头散发杨菁进来:“去,把曲秋枫他们叫起来吃饭。”

“又是我啊!好吧。你头还没梳呢?”杨菁转身上二楼,嚷:“痞子哥哥,吃饭了。”

“到底破坏什么了?”印青抬起罗冰蝉下巴,闻闻她的嘴。

“你猜都猜不到。”罗冰蝉抱着印青的腰:“感觉我越来越依赖你了。”

“什么啊,说一半留一半的,赶紧去刷牙洗脸,今后收拾完再下楼。”印青往外推她。

罗冰蝉走到门口又折回来,悄声说:“我感觉你像我妈一样,嘻嘻,真的,是我理想中最完美的妈妈!”

“你啊!一大早起来就说胡话,快去吧!”印青也觉得温馨。

“说好了,没人时叫你妈妈。”罗冰蝉扭头边跑边叫:“杨菁,怎么还不下来?”

立即听见杨菁回答:“我帮痞子哥找卫生纸呢!马上。”

罗冰蝉听后哭笑不得,心想这么多人住一块真够乱的,上三楼推开主卧室虚掩的门:“秋枫,快起来,吃饭了。”到床前看没人,再搜寻,仍然没他人影。

“奇怪,不会蹲厕所也没纸吧?”她打开卫生间,还是没人。

跑到屋外准备到阳台,瞥见书房有灯光,远远看见曲秋枫只穿一条三角裤,一边刷牙一边在书架上找书。

又听见杨菁在身后嚷:“糟了,怎么现在来了?蝉儿,你有多的卫生巾没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