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63.html


曲秋枫俩人回到二楼直接进入主卧,双人床头两边各有一个衣橱,任无鄙从兜里掏出一个很小的遥控器对着左边衣橱按动,立即听见马达轻微声响,衣橱往墙里倒退移动,后移达到衣橱本身厚度距离时,像门沿弧线开启,与墙壁垂直时自动停止。

“这是一面假外墙,原来房主后加的,改得很隐蔽,如果不对照图纸,很难发现,这个暗道只有张羽和我知道,遥控器也只有两个,另一个在家里。”任无鄙站在洞口按里边一个开关,一盏白炽灯照亮整间暗室。

曲秋枫细看地面,衣橱下面有平行的两根轨道,由于衣橱下方装有裙边,平常看不见轨道,平行轨道进去后连接一条弧形轨道,另一边变成一根万向轴,暗室仅比衣橱略宽,长度跟主卧室墙壁略短,除了一个四层铁架,再没其它东西,原房主走前收拾很干净。

“那边有一架折叠式铝质梯子,拉下来可上到三楼,也就是你的主卧后边,二楼和三楼主卧靠墙的衣橱都一样,下边可以到达厨房,厨房只能从里面开,不知道原来房主为什么弄这个?只说当时请的工人都是外地的,改完就走了,只有他知道,连他老婆都不清楚。我担心用得太多会出漏洞。”俩人来到铝梯下面,看看头顶和脚下洞口。

“你担心我们正用,别人走漏消息。”见任无鄙点头,曲秋枫在原地打转,突然指着外墙说:“站在上下左右,实际上看不见外墙的具体位置,是吧?”

任无鄙想想:“是。这堵墙紧靠外面石崖边,中间距离不到一米,加上两头封死,谁也看不见这墙到底在什么位置。”

“不就相当于暗室之外还有暗室吗?出去再琢磨。”曲秋枫带头出暗室。

“还真是暗室套暗室!即使放什么也不放在这一间,而是放外面。”任无鄙出来关“门”时恍然大悟。

“如果是这样,工程量不大,在外墙放上一、两层搁板就行了,东西包装严实,就需另外开个口,搁板可以上下移动,方便取放。真遇到紧急情况,二楼和三楼通过暗道进行人员运动。还有,这幢楼再有一个暗出口就好了,一直通到楼外面。”曲秋枫根据楼房环境很快规划。

“好,不行就自己来改。”衣橱关好,任无鄙再检查一遍,没有破绽。

“这个暗室也得放一些贵重东西,钱啊什么的,有人搜查才不会起疑,更好地掩护另一个暗室。让她们下来给你收拾。”曲秋枫心想楼外是不是需要安摄像头?

任无鄙掏出香烟:“青儿还继续当老师吗?”

曲秋枫道:“蝉儿跟她说了,看她意见吧!”隐隐觉得印青读师范后有些变化。


印青6点醒来,看他睡得香,光脚丫下地,穿上新睡衣,只觉眼皮发涩。

到卫生间小解完开门出来,外面静悄悄的,踮着脚尖来到隔壁卧室门前,凝神听里面毫无动静,便走到书房看看,再到阳台椅子上坐下来。

黎明中的物景十分清新,下面古城仍在安睡,她依旧怀疑眼前一切是不是自己的?不断问自己:从今往后这里真是自己的家吗?

第一次住大楼房,幸好有他在身边,全身心投入性爱中才发现沉积的情欲那么猛烈,一遍又一遍重复ML,甚至顾不得隔壁呻吟,是发生关系以来第一次叫出声音,感觉整个人完全爆发!

现在回想,不知道前段时间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居然有两个星期没和他在一起,一度有些冷淡,不管承不承认,知道是因为蝉儿,把她推向他,也把自己推进一个孤寂角落,然后悄悄呆在一旁黯然神伤,不止一次埋怨曲秋枫把自己忘了,也不止一次告诉自己与他们保持一定距离,用自虐来惩罚自己的大度与宽容。

她眼前不断出现他的身体,不断出现罗冰蝉昨晚离开房间时的喜悦表情,她扪心自问后,发现真的冤枉了他们,特别是蝉儿,尽管他们之间是一种反传统并畸型的关系,但蝉儿没因短暂拥有而排斥自己。

很想和她再好好谈谈,谈谈未来生活,谈谈自己的感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