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63.html


杨开泰家在老县府大院内,出租车直接开进左转到头就是。

三人见院内绿荫覆盖,小道两边生满青苔,环境幽静。

来到铁门前,正想按门铃,小门打开,露出一个老妇人:“曲先生吧?杨总等几位呢。”

铁门里是大花园,围墙上有铁丝网,四周到处长着李树和桃树,树的顶部还能看见熟透的李子和白花桃,花草盆栽摆了小半院。

正房是平房,两扇平移式自动门,曲秋枫进门见门缝里有加固防盗铁门轨道,门侧安装一台摄像头跟着他们移动,小院内平和静谧,防护却是严密。

佣人挑起珠帘,进入便是宽大会客厅,一大圈黑色真皮沙发靠墙摆放,沙发以茶几间隔,地板中央铺着一块古旧的纯毛地毯,。

“你们坐,我去请杨总。”老妇人进入靠右侧的走廊。

一会儿,听见杨开泰笑声,他身穿白色对襟褂子,身后赫然跟着一只胳膊掉在胸前纱布里的龚毅,还有一位颇有几分姿色的妇人。

“欢迎你们!”杨开泰敞开粗犷嗓门:“龚毅已经认识,不打不相识嘛!这位是我家那位,叫柳叶妹,今后叫嫂子吧。”

曲秋枫说:“昨天多有冒犯,今天又蒙诚邀,更觉惭愧,杨大哥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是。”

“我们刚才还聊你们呢,他说他服,从小把他带大,没听他单独说过这个字,再说不是什么重伤,年轻人体力好,几天就恢复了。”老妇人把盖碗茶一一献上。

“先喝茶,前一段时间别人带来的台湾高山茶。”杨开泰用碗盖扫茶沫,放下碗:“小兄弟,我有一件事不明白?”

曲秋枫也把茶碗放下:“知无不言。”

“昨天见你的动作有些熟悉,回家琢磨,怎么像失传已久的印家拳?”杨开泰接过龚毅递来的香烟。

曲秋枫心说练了这么多年,真不知道练的是哪门哪派?爷爷不讲,他们也没问,听到印家拳不禁点头:“实话说吧,确实是一位姓印爷爷教的,不过不承认我们是他弟子,老人家去世好几年了。”

罗冰蝉接道:“杨大哥,这里面有什么故事?”

杨开泰闭目沉思片刻:“照你这么说,这位印老爷刚去世不久,难怪失传几十年,是印老爷隐退了。他现在是不是无后在世?”

“只有一个孙女。”罗冰蝉嘴快。

“嗯,这就对了,印氏拳传男不传女,可能因为印家无男,老爷也没再传授,然后归隐了。”杨开泰重新端起盖碗:“我们家与印家很有渊源。”

“你们两家很早就认识?”曲秋枫看无意中能了解《持力》来源,有些高兴。

“说来话长,我是听我爸爸和爷爷讲的。大约在明朝末期,张献忠在这一带杀了很多人,有了后来湖、广两省人填川,杨家和印家原本在一个村,也一起搬来,最早是到了自贡,以开采井盐为生,两家都有十几个人,壮男健女,两家交好,我想不交好也不行,毕竟在人家地盘上嘛。哈哈!喝茶。”杨开泰谈兴甚浓。

任无鄙道:“后来搬到这里,是不是到太平天国时候了?”

杨开泰指着他笑道:“你是从啥子地方晓得的?”

“我看过一本书,讲的是自贡采盐故事。”任无鄙原本以为书上没真实东西。

“对,是这样的。太平天国起来后水路被断,江苏盐运不出,自贡盐一时成了官盐,原来在自贡采盐的人一下子就发了,杨、印两家也都有了钱,太平天国被消灭,官盐又重新被江苏盐替代,自贡盐卖不出去,很多人就跑出来,杨、印两家跑到这里,加入了袍哥帮会,最后不知道因为啥子反目成仇,总之,是不来往了。”杨开泰说得高兴,剧烈咳嗽起来,满脸胀红。

柳叶妹见状嗔道:“有话慢慢说嘛,唉!好久不见他这么高兴了。”

“对了,那印家女娃娃在做啥子?”杨开泰突然问。

罗冰蝉嘿嘿笑:“当老师呢。”

杨开泰又问:“嫁人没有?”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