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毒教师活活撕下学生脸皮 脸部伤口缝满52针(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月5日,记者在镇平县公疗医院看到,已住院17天的郑超群依然躺在病床上,他的父亲郑荣发在一边抹着眼泪。记者看到郑超群右脸上缝合上的脸皮呈葫芦型,面积有鸡蛋大小,伤口四周是密密麻麻的针线。


10龄童病床上讲述老师施暴经过

亚彬撕脱脸皮,急救医生缝合了52针才将撕脱并粘在老师手上的一块脸皮鸡蛋大的脸皮重新缝在学生的脸上。据镇平县公安局鉴定,郑超群的伤情已构成轻伤。

1月5日,记者在镇平县公疗医院看到,已住院17天的郑超群依然躺在病床上,他的父亲郑荣发在一边抹着眼泪。记者看到郑超群右脸上缝合上的脸皮呈葫芦型,面积有鸡蛋大小,伤口四周是密密麻麻的针线。

10龄童病床上讲述老师施暴经过

这起老师在课堂上施暴的事件发生于2008年12月18日下午第二节堂课上。据郑超群讲,郭亚彬是我们班主任,也是语文老师。当天下午第二节是作文课,上课后郭亚彬老师逐个检查上一周布置给我们的作文是否写完。当检查到我的时候,郭老师问我:“郑超群,你的作文写完了吗?”我回答说:“只写了一半。”郭亚彬老师一听十分生气,她二话没说,用双手分别撕拧着我的左右脸,然后将我拎得脚离了地。此时,只觉得一阵刺骨的疼痛,右脚扑通一声落了地。我一看,老师手里捏着一块脸皮,我脸上的血顿时顺着脖子往下流。老师看了很着急,并急忙将粘在她手上的脸皮重修贴在我的脸上,然后用手捂着我的右脸,把我送回了家。


医生缝合52针


郑超群的家距离学校有300米远。郑荣发告诉记者:“那天下午,郭亚彬老师捂着俺儿子的右脸将他送到了家,我走近一看,孩子满脸都是血。我顿时蒙了,急切地问:“到底咋了?到底咋了?”郭亚彬说:“我拧了一下孩子的脸,不小心将孩子的脸皮给拧下来了!”老师说着,将捂着孩子的脸的手拿开,我一看顿时吓呆了:孩子的脸皮竟然粘在了老师的手上!


慌乱中我来不及问清缘由,就急忙将孩子带到了镇平县公疗医院。


医院主治医师武志强等两名医生对郑超群进行检查,发现郑超群右面部布满血迹,脸颊部可见一面积为5x6厘米皮肤缺损区,撕脱皮肤尚在,保存完好,于是急忙实施了清创、缝合手术。


郑荣发告诉记者:“撕脱的脸皮面积太大,一共缝了52针,最长的伤口的长有12厘米。”


郭亚彬对施暴行为供认不讳


“孩子手术期间,郭亚彬一直呆在医院,她反复向我求情:‘别报警,别给学校说,医疗费我全出!’但是考虑到事态严重,我还是在当晚向镇平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报了案。”郑荣发说。


镇平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接到报案后立即赶到医院了解情况,同时传讯了郭亚彬,做了笔录。郭亚彬对当天下午课堂上撕脱学生郑超群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因考虑到伤情鉴定未做出,派出所让郭亚彬交了2万元押金后,将其放出。


伤者家人对鉴定结果不服

2008年12月26日,镇平县公安局法医马九胜对郑超群的伤情进行了检查,鉴定结果为:“郑超群右面部皮肤撕脱伤,已构成轻伤。”

对于此一鉴定结果,郑荣发表示不服。他告诉记者:“《人体重伤害鉴定标准》显示,面部损伤留有明显块状疤痕,单块面积大于4平方厘米就构成重伤。面部条状伤痕单条长于5厘米,两条累计长度长于8厘米的也构成重伤。而郑超群面部撕脱面积为5x6厘米,最长的伤口的长有12厘米,咋能是轻伤害呢?”

2008年12月30日,郑荣发不服镇平县公安局作出的伤情鉴定,向南阳市公安局申请再次鉴定。同时要求镇平县公安局立即将犯罪嫌疑人郭亚彬实施拘留。


镇平县城关派出所所长戴云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郑超群构成轻伤的结果出来后,镇平县公安局迅速作出决定,对郭亚彬采取强制措施。但此时,郭亚彬的家人向派出所提供了一份由一家医院开具的郭亚彬患精神病的诊断证明,并说郭亚彬因此惊吓精神失常。


戴云科说,虽然该证明不属于法定的医学鉴定机构的鉴定结果,不具有法律效力。但为了慎重期间,我们还是委托精神病司法鉴定委员会对郭亚彬进行鉴定,现在结果还没有出来。我们的意见是:如郭亚彬的确因惊吓患精神病,公安机关则依法办理监视居住或取保候审手续,如郭亚彬没有患精神病,则立即对其刑事拘留。


“郭老师经常撕拧我们的脸”


据一位与郑超群同班的男生用自己的双手使劲撕着自己的脸说:“郭老师经常用双手撕拧我们学生的脸。郑超群被撕破脸皮的时候,我们全班都吓了一跳,班长都吓哭了。”


镇平县涅阳第六小学的一位学生家长告诉记者:“事发后我的儿子对我说,郭亚彬也拧过他的脸,并说除了班长之外,全班学生的脸都让郭老师拧过。”


下午,记者采访了镇平县涅阳第六小学的曹校长。曹校长说,郭亚彬老师在多年担任该校语文老师的过程中教学成绩一直不错,此前在日常教学中精神状态也未见异常。“出现这种事情校方感到很震惊,也很重视。”


曹校长说,今年37岁的郭亚彬育有一男一女。事故发生后,受害学生家长提出了80万元的赔偿金额。由于在事件中受到过度惊吓和承受法律制裁的压力,郭亚彬的精神状态很差,目前正住在南阳市第四医院接受治疗。至于是否已患精神病,医院还没有鉴定结果。

受害学生家长郑荣发说:“孩子的脸皮已经被撕脱,相当于毁容。这给孩子身体和精神带来了很大伤害。80万的赔偿费主要是基于孩子脸皮被撕脱以后的整容手术。”

曹校长说,虽然校方在赔偿问题上一直在努力给双方做协调,但是目前为止仍没有达成协议。针对此事,镇平县教育局已通报全县,并做出相关处理:对郭亚彬进行记大过处分,对负有管理责任的镇平县城关镇中心学校校长、涅阳第六小学校长提出批评,并通报全县。



本文内容于 2009-1-16 21:40:03 被就是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