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77.html


听完六班有关陈亮离开部队的情况汇报后,一区队长不敢太慢,立即向教导大队大队长进行了汇报。

“你们这是怎么搞的,为什么平时就没能注意了解和掌握战士们的思想动态呢?出了这样的事情,你叫怎么向上级交待!?”在大队长的办公室里,区队长刚把情况说完,大队长终于忍不住发起了脾气。区队长知道大队长的性格,属于急躁型,火一点就着。见大队长果真的动怒了,站在依旁的区队长不敢言语。

“陈亮走了有多长时间?”大队长冷不防地问了一句。

“大概好像……有三,四个小时的时间了。”区队长吞吞吐吐地回答道,同时扳着手指头算了起来。

“好了,你也不用再算了,赶紧派战士分兵几路寻找。另外,派我的车立刻到临近的车站,所有可能去的场所进行寻找,务必一定要给我找回来!” 说完,大队长气呼呼地走了。

“是!”区队长灰溜溜地溜出了大队长的办公室。在区队长的安排下,战士们各自展开了寻找。文欣也毫不例外地跟着战士们一起寻找。这时,文欣突然想起前几天的一个晚上陈亮把自己叫到外面似乎想说什么,由于自己当时无心听他说什么,导致他一气之下走了。难道陈亮早有思想准备和离开部队的想法吗?唉,我真的该死,当时我要是耐心地听他说就有可能不会出现今天的情况了。想到这里,文欣心里感觉非常后悔。

正当区队长,以及战士们到处寻找陈亮的时候,陈亮已经坐上了回家的汽车。

陈亮离开训练场地回到宿舍后,并没有上大队卫生队看病,而是匆匆忙忙地带上一个黑色的包裹(小背包)放进一套便装,经过站岗的门卫走出了营区。穿过一座座土坡走了近半个小时的路程,陈亮终于来到了公路上。

这是一条过境公路,来往的车辆比较多。陈亮本想搭上一辆便车到40公里以外的县城车站坐长途汽车回家,忽然间想起一位老兵曾对自己说过,这条路通往回家的必经之路,只要上了车,再转一下汽车就可以到家了。想到这里,陈亮不觉眼前一亮;对!就在这里等车。陈亮之所以身穿解放军军服就是为了乘座便车方便,因为他知道老百姓对解放军非常信任,也非常友好。

然而从这条路上经过的客车比较少,等了约半个小时都没见客车的影子。此时,陈亮心里有些着急,心想不能这样等下去了,时间一长若是被赶来的战友截住,回家是事就泡汤了。就在这时,一辆货车摇摇晃晃地出现在陈亮的眼前。陈亮急忙招手,货车戛然而止停在陈亮的面前。

“解放军同志,你这是上哪去?”没等陈亮开口,货车司机笑容可掬地问道。开车的是位老司机。

“师傅,您这车是到蒙城县城去的吗?”陈亮知道,从这里的经过的货车基本上都是到这里的。

“是呀,你说的还挺准,我是到蒙城县城去的。既然你也是到这里,那你就上车吧。正好路上也有个伴。”老司机笑呵呵的。见司机爽朗地答应了,陈亮迅速地上了车。

“谢谢您了。”陈亮上车后,客气起来。

“不用客气,军民一家亲嘛!”老司机依然笑呵呵地。这个年代,老百姓对解放军是非常友好,亲切,主要是因为刚刚结束不久的对越自卫反战的缘故。

“小伙子,在部队当了几年兵了?”

“两年了。”在车上,老司机与陈亮在车上相互之间聊着天。此时,陈亮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迷迷糊糊的,似睡非睡的样子,但脑海里不停地转悠着。这个兵当的实在是太苦了,整天训练,都快把人练成了机器人了,真的让人受不了,早就不想当这个兵了。陈亮的心里只叫苦。

陈亮是独生子,是父母是掌上明珠,在家里是衣来身手,饭来张口的人,怎能受得了这番苦呢?

区队长从教导大队大队长办公室出来后,立刻打电话给陈亮原先所在部队的老连长。

“我说老战友呀,陈亮回连队了没有?”对区队长劈头盖脸地问道。

“你说什么?陈亮,陈亮怎么了?”电话里,连长被弄糊涂了。最后,区队长把陈亮如何离开部队的情况告诉了连长。这时,电话断了。打完电话之后, 区队长立刻带领三名战士急速向临近的县城赶去。到了县城长途车站后,区队长赶忙向站内人员打听消息。结果令区队长大失所望。完了,没戏了,这家伙到底还是回家了。此时,区队长意识到陈亮早已离开这里。

回到教导大队,区队长将寻找陈亮的经过向大队长进行了汇报。

“立刻派人到他家里找,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想了一会,觉得有些不妥,接着补充道:“这样,先打电话到当地武装部,让他们首先到陈亮的事情告诉他的父母,让其父母把他控制起来。陈亮若是回家,这家伙明天下午就可能到家。之后,待地方武装部的同志电话告诉我们实际情况后,我们在派人过去,把这家伙弄回来再说!”

“是!一切按照您的吩咐办理!”此时,区队长一脸苦涩。

陈亮乘坐的货车经过经过近5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到达了蒙城县城。在一处路口,车停了下来。

“解放军同志,县城到了,到了。”老司机叫喊起来。不知是疲劳过度,还是被车摇晃的车折腾的,陈亮竟然靠在车椅上睡着了。司机一连叫唤几声,这才把陈亮从梦中叫醒。

“不好意思,我睡着了。谢谢您!”陈亮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下车后,陈亮匆匆地车站走去。此时,车站已是冷冷清清,空无一人。无奈之下,陈亮只好住进车站附近的旅馆。

第二天清晨,陈亮习惯性地从床上醒来。躺在床上,他看看手表,已经是早上6点多钟。从旅馆出来后到了车站,陈亮坐上了第一班回家的客车。

中午时分,陈亮回到了家里。陈亮走进家门,正在做家务的母亲见一位身穿解放军军服的人站门口,先是一惊,继而兴奋地大叫一声,“儿子回来了。”一年多时间没见儿子面了,此时相见格外亲切。

“儿子,你这是探亲假吗?”见儿子回家了,母亲忙着给儿子倒茶,一边忙乎着,一边问。听见母亲问自己的休假情况,陈亮迟疑了一下,然后顺口“恩”了一声。此刻,母亲那里知道儿子是偷着跑回家的。

经过电话和地方武装部门联系,第二天下午地方武装部同志来电话告诉说:“陈亮已经回家。”得知消息后,区队长立即带人赶赴陈亮的家中将陈亮领会。

当区队长带陈亮回部队的时候,陈亮母亲气的直哭。

“不争气呀,你怎么这么不争气,你是想把我气死呀!”母亲哭叫声深深地刺激着陈亮的心。此时陈亮心里明白,母亲是恨铁不成钢呀!

陈亮被带回教导大队后,经大队党委会研究决定给予陈亮军纪严重警告处分。一场风波终于平息了,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