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70.html


第三章

胖子领着巍子傍晚时混进了归绥,市面上大多铺面倒也打开了门做生意,只是人们都是来去匆匆,街面上显得十分冷清。巍子夹着两大半口袋黄芪跟胖子后面走,胖胖一身棉衣棉裤旧的掉渣,提了两只山鸡,两人活脱脱就俩破猎户,一副倒霉催的样子。在一中药铺将黄芪换了三个银洋,买了三十斤盐让巍子背了。

之后俩人故意往鬼子营房处转悠,可过了鬼子营房,城防司令部,宪兵队门口也没人理他,胖子自嘲~还真够失败的。

胖子两人刚刚走离宪兵队门口不到一百米,一铺面内闪出一人,操着生硬的汉语;“打猎的,东西的,我的要买。”这鸟语~胖子开始也没反应过来,径自往前走,那小鬼子一看,跑上来一把扯住胖子“我的,钞票大大的,买,你的,这个。”一指那两只山鸡。

胖子一把档住刚要发火的巍子,满脸无害的笑容;“好的,好的。”回头瞪了一眼巍子,微微一摆头,低声道;“进去。”胖子当先跟了进去,那鬼子正拿钱出来,见两人都进来了,有点不高兴,拿了二张法币递胖子“钱,你的,拿了出去,快快的。”胖子一个进步,右臂夹了那鬼子脖子轻一转身,电闪般的动作,喀嗞一声轻响,鬼子一声未出脖子被夹断,巍子机警的横过身子,挡住外面的视线。

胖子夹着尸体闪进二门,内面没人,仔细一听,内面还有好几进,将尸体藏一角落,胖子摸进第三进,内面两人一怔,那日军官反应极快,伸手就去掏枪,胖子旋身一个边腿抽在他颈侧,这军官如布袋软倒,"啪"的一声踢飞另外一人的小太刀,一巴掌抽晕,扔巍子道;“先绑起来。”

仔细搜索后又放倒几人,胖子在内室找到一个装满金银的小箱子,二把王八撸子,几个小甜瓜,巍子蹬蹬蹬跑了进来,胖胖一瞪眼;“我说你着什么急,门关了?”巍子“关了,我在柜台那找到一些东西,是药!西药!还有一套东西,似乎是做手术用的。”胖子转到外面 一看,好东西啊!回头打量店内,原来是刚刚开业的西药店。

招呼巍子弄了点东西吃了,早早睡下。夜半时叫醒巍子,让他跟在身后小心朝鬼子兵营摸去,转到后门,让巍子在外面盯着,胖子悄无声息的摸掉门哨,将两个鬼子靠墙放好,无声无息潜了进去,这里果然是装备库。小鬼子都睡死了,部置的几个岗哨明的暗的全被胖子摸了,一看坪中一长溜的汽车摆在那里。仔细一找,还真发现几辆装了半车衣被,不管三七二十一,胖子飞快搬了几十包塞满一车,开始到处布炸弹,咦!这不是98K么?还有这么多的子弹?马克辛?天哪!日本人怎么有这些东西?胖子扔了几包衣被进戒指,将十三箱弹药蛮塞进车内,巍子在门外等的心焦,突然看见大门无声无息的大开,胖胖推着汽车出来了!巍子傻然,这得多大的劲?一出大门胖子便发动汽车,也不开灯,赶到药铺刚刚把药品等东西装到驾驶室里,巡逻队就从街口过去,巍子不知道他的队长早就察觉了,暗自吓出一身冷汗。

汽车刚刚赶到城门附近,接二连三的爆炸声响起,胖子停留片刻从车厢中拽出二挺马克辛卸掉枪架,拿出两箱子弹一箱小甜瓜,三两下敲碎挡风玻璃,巍子接过机枪有点哆嗦的上好子弹;“队长,咱们就这么去冲城门?”

胖子斜了小林(巍子名林巍)同志一眼;“怂包啦?是生是死都有老子陪着你,你怕什么,等下你也要小心点,枪子儿是不长眼的,瞧你那小样,是男人么?跟俺揍日本人去。”

林巍同志望着巷子口不停往军营赶的日本兵;“队长,俺可还没娶媳妇那。”

胖胖一下气乐了;“老子都快四十了,都没老婆,你着什么急,行了,回去俺给你介绍一个。”

林巍同志满脸惊奇;“啥?四十,骗人吧?咋看起来就二十多呢?给俺说媳妇--------。”

胖胖一惊,说漏嘴了(胖子当年参加红军时少说了十岁),回头一看,这小子一脸傻笑,眼中满是憧憬。“哎,醒醒,别做梦啦!想娶媳妇也得先出城再说!”

听着日本兵的脚步声朝军营方向远去,胖子打着了火,开了大灯,车子飞快朝城门开去,鬼子城门部队正全神贯注警戒,一看飞快冲来的军车,机枪手立即在指挥官的命令下开枪,子弹在车前扫出一长溜的弹坑。

胖子一句国骂,右手放下机枪,一阵令人眼花缭乱晃动,小甜瓜手榴弹漫天花雨一样落在日军的各个火力点,震天的爆炸声中两条火鞭扫出,巍子的机枪压的剩余的几个日军抬不起头来,胖胖的机枪则对着城门栓扫去,三根脖子粗的门闩木屑横飞,歪了下来,狠狠一脚油门,慢的快停下来的车子哐的一声顶开满是蜂窝般弹坑的城门半挤半冲出了城门扬长而去。

瞄了一眼还在兴奋的直哆嗦的林巍同志,胖子摇摇头,踩着油门飞驰。车前面被撞坏的保险杆和叶子板撒啦撒拉的响。走了不到半小时,后面天空中一道道灯光晃动,小鬼子追上来了!“巍子,还记得路吗?”看林巍点头,胖子一脚刹车,吱的一长声停路之间,“你来开”跳下车,爬上车厢掀起后面的半边篷布准备打阻击,晃动中车子慢慢启动,胖胖坐下去,依稀觉得有点硌屁股,伸手一摸,几颗子弹钻衣被里头,还是热的。胖子暗暗心惊,幸好没有烧起来,要不全白忙活了,摸摸下面,那些弹药箱倒还在,都坠在下面。

敌人渐渐追上来了,天也渐渐亮了。胖子坐在颠簸的车上,对后面一千多米外的敌人瞄瞄半天还是没开枪,神识慢慢放出,胖子强忍头晕(这家伙在车上神识一出就头晕,得加强锻炼)锁定跑前头的一三轮,一索子弹扫上油箱,轰的炸的四处飞溅,坐上面的三小鬼子四分五裂。车队停了下来,胖胖小得意了一把,把马克辛缩回来,胖子刚想躺下休息休息,不是吧,小鬼子还带了装甲车?

没错!打头顶开三轮残骸的分明就一乌龟壳,胖子刚想看看清楚,车子一拐弯,甩他前面一山梁子和满头满眼的灰尘。天大亮了,鬼子在后面跟着,不时的在弯道上若隐若现。

胖子寻思这样不行,这不把敌人带老窝了?爬车头跟林巍同志交代几句,胖子在离去基地的岔道口还有5~6里的地方下了车。从岔道口进去30多公里就到了基地,但是车子勉强也只能进去3~4公里的样子。胖胖叫林巍把车子开到头,再回头把路上的车辙清除。

胖子在路上用剩余的十几颗木柄手榴弹做了两个‘压发雷’,跑到百米外的弯道前隐蔽了起来。

鬼子兵的装甲车前轮压过时胖胖都看到‘压发雷’处下陷,1.2.3没响?胖胖伸长脖子疑惑中轰的一声炸装甲车后轮了,装甲车一阵晃荡,嗞的一声右侧滑出路肩硌住了,胖子松了一口气,对着车上下来的鬼子兵就搂火。击毙了十来个鬼子后,后面不见嗷嗷叫的鬼子往这冲了,神识一扫,靠!三四个鬼子骑两摩托往会跑了。

小鬼子本来就只追来这么一点兵力,这又是地雷又是重机枪的,小鬼子也吓坏了,这肯定是中了埋伏。不跑?死战?小鬼子是很狂妄但也不是傻瓜,再说这条通往武川的路上不时有国军的骑兵来往,只是昨晚追急了眼,天亮一看这心也是挺虚的,胖子这蒙头一棒子,鬼子兵力一下只剩下四人,赶忙撒丫子跑了。

胖胖得意洋洋溜到装甲车前,正想把那顶上机枪拽下来,心中警兆一现,身子一扭,啪的一声枪响,一颗王八撸子子弹吱的一声擦肩而去,带起一道血珠,一脚踢得半开的车门“咣当”飞进车内,撞在那刚刚打伤胖子的日本兵小腹,“噗”的一口血尚未喷完,胖子的大手已一把揪住他衣领强拽出来,正反几个耳光,“喀嚓”一声脖子断了,胖子“哦”心道劲儿用大了,这小样真不经折腾。心中有点恼怒,这多少年没受伤了?

胖子一检查,后面那卡车倒是好好的,打扫战场后一口沫吐地上,开上卡车撞开挡道的装甲车扬长而去。

巍子刚刚躲好,便看到胖子按着喇叭飞驰而来。胖子冲林巍呲牙一笑“上车。”林巍同志傻傻的一脸迷糊样上了车,摇摇头,傻傻问“你跟那些日本兵是亲戚?”这话一出口,就扇了自己一嘴巴,刚才那枪声可很激烈的。胖子也不理他,径自开车。

快到头了林巍同志也想不明白这是咋回事。

颠簸中胖子踩住刹车,远远的一群人正围住那辆胖胖千辛万苦弄回来的卡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