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6.html

注意:本节虚构成分很多,可能会有时间上的不符!

————————————————————————————————————————

在平津地区的国民革命军各部,终究是无可奈何的被别个从自家领土的驻防地上挤了出去,悲哀呀!贫穷落后与连绵的内战,又怎会不让人欺负呢?有便宜和洋落又有谁不会去捡呀!北平等地注定在短时间内将成为势力真空,于是,多方势力都把目光盯住了这里。北平现时最缺的是军火,最多的是学生的热血,于是乎,又是请愿,又是游行,又是要求停止内战,又是要求国内各党派团结一致枪口对外。冀东那帮闹自治的王八蛋,总人数有三千人左右,在殷汝耕等大汉奸的指使下,打着自治的旗号,颇为壮观的闹哄哄的向着北平而去,企图将北平又纳入冀东反共自治政府的管辖内,这样的事情在之前已上演了多次并均已得逞,在他们看来,没有武装力量的北平将会唾手可得,所以他们的心情很是愉快。一路上的老百姓见到又过队伍,一个个的赶紧把自家大门关上(其实这样做不会起什么大作用),上世中,29军将他们歼灭。这个时空就不劳29军的大驾了,这帮自治的家伙,在半道上发现了另一帮也是打着自治旗号的人,虽然人数只有那么两百来人,但就气派多了,一水的绿军装,崭新的钢枪,这就是新生集团换了新军服的武装人员了。双方隔着好几十米就热情得好象老朋友一样打上了招呼,绿军装问:“哎!你们是什么人?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我们是华北自治的,从冀东来,要到北平去。你们又是什么人那?”“这么巧呀!我们也是要自治的。”“这么说大家的目的都是一样的了。”“是呀!正要和你们商量一下呢!如果加入你们有什么好处?叫你们领头的出来说话。”冀东来的就让几个领头的上前来了,这当口,所谓自治军的行军队列因为绿军装的问话而越缩越短,中国人都是爱瞧热闹的,他们都快围成了一个半圆,饶有兴趣的看着绿军装一方。双方东拉西扯的说了一通。绿军装这方说要请示大头领,一副正规土匪的架势。说话间就发信号让大头领上来作最后的决定,于是,三发红色信号弹升上了天空。自治军们都抬起头看着那三发信号弹。很快,一些奇怪的声音从天空中传了过来。那是炮弹弹丸在空气中高速穿行而产生的啸音。那火炮的射击诸元都是一早就反复计算并标定好了的,所以第一波次的炮弹很精确的落在自治军们的队列中,绿军装这边因为有思想准备,马上摆出散而不乱战斗队形,ZB26和MG34的枪声率先欢快的为死神送上礼物,步枪也不甘示弱的发射着死亡的子弹,有些自治分子不知是不是吃错了药,反而向绿军装方向而来,绝对不是冲锋的那一种,死老虎要当生老虎来打,当他们冲到近处,绿军装的各式毛瑟手枪热烈的接待这些分不清东南西北的自治分子。自治军的头头们首当其冲,成为首次打击的目标,被第一波子弹打成了筛子,兵法有云: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社会上一些坏小们没事打架玩也是这样干的,你打别人就要挑对方大的那个打,你若挑小的打,大的就一定会帮忙。若打大的,小的则未必会帮忙)于是,乌合之众们更是群蛇无首,根本就没想到要组织还击,事实也组织不起来,人数虽然比外围的绿军装人数多出一截,但也只能被动挨打,加上人群的密度不小,伤亡就很大了。个别人在混乱中胡乱开枪,倒是打中不少目标,可惜都是自己人。有人开始逃跑,跟着引发骨牌效应,逃命比赛开始“现场直播”。恨爹娘少生两条腿的大有人在,自治军中的骨干分子开枪也弹压不住,跑吧!在双方聊天聊得很爽的时候,绿军装另两部已包抄上来,切断了自治军们的退路,绿军装的炮兵们开始在指挥员的口令下进行延伸射击,战场实弹打靶的机会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新生集团炮兵营的水平很是了得,不说别的,就说没有一发炮弹落在自家人身上就很好了,打炮可不是打枪,报错或装定错一个射击诸元就会误伤自己人。炮声停了下来,十辆改装过的汽车,间隔50米,一字平推的从后方向着自治分子们压去,这些改过的汽车整个一简易装甲车,每车装备有四挺7.92口径的轻机枪。自治分子们曾几何时见过这种打法,内心深处不由得生出无穷的恐惧,逃生的勇气和欲望也没了,此时举手是不得已也是最好的选择,但枪弹无眼,一些举手的也因夹在不举手者中而被打死,新生集团的绿军装们岂会为了一棵小树而放弃整片森林!死鬼们只能在黄泉路上自叹运气不好。几千自卫军,除了个别人员逃出包围圈,其它的死的死,伤的伤,被俘虏的被俘虏。自治?轮到咱新生集团也不到你们啦!真是的,也不撒泡尿照下自己有几斤几两,自治也是要本钱的。

绿军装出来一个上尉,让总数约五百人的俘虏们分队,不是中国人的站左边,人妖原地不动,其它的站右边。还真有两个原地不动的,一问,是娘娘腔,因不清楚娘娘腔属不属人妖而原地不动。令得绿军装们哭笑不得,开个小小的玩笑还真搞出两个异类。那上尉再次表明自己这方是真心想自治的,只不过一山不容二虎,一地不许两自治。所以得罪了。让那另两队中,拥护自治的再站成一队。站右边最后剩下的再站到一边去。那些外国人中,有高丽人和东洋人。虽然做了俘虏, 还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非常之不合作。更有一两个想挑动俘虏们闹事,马上被拉出来试刀,看其头硬还是刀快。欲带头闹事者,一律砍头,如此铁血的手段,任谁不怕?最可恨的就是高丽人,正是韩人不知忘国恨,作伥为恶到中华。这些高丽人中的渣子,心甘情愿的跟着东洋人来到中国,狗仗狗势,变本加利的将他们在本土受到的欺凌,加到苦难的中国人身上,真是病态心理。(真实历史中,东洋国说中医是他们创出来的,那个大汗民国就说端午节是他们发明的,我把他们一个个的端到午门一节节的切了。见过无耻的,没见过如此无耻的改不了吃屎的狗。坚决捍卫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不是我们的,我们不要,是我们的,谁也不能拿走。)

绿军装待自治分子站好队后宣布:自治是中国人的事,外国人参合进来,良心大大的坏了。他们干涉了中国的内政,显然是他们个人的行为而不是他们国家的意思,所以我们要为那两个国家清理门户,兹宣布对那些恶意干涉中国内政的人处以死刑,马上执行。高丽人和东洋人听明白后,明显躁动起来,他们显然想不到在中国的土地上有人敢对他们怎样?就做了徒劳的反抗,于是,他们都尸首分而自治了。坚决拥护自治的人也被枪决了。砍头和枪决这样的事情,自然又让第一次参加战斗的人员执行。这是新生集团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了,不过这一关,就进不了众人的圈子,留下也就是没意思的了。剩下包括两个娘娘腔在内的人很多吓得面无人色,更有人大小便失禁。不过他们不会有性命之虞的,条件是他们挖抗将地上的所有死者掩埋,将伤者带走。不杀他们的另一层意思是:新生集团需要一批免费的义务的宣传员来传播绿军装们的手段。

29军其实也早就做好了进攻的准备,左等右等的不见自治分子们到来,待搞清楚情况跑步到来时,那些收尸员正在努力的工作(因主今天工作不努力,明天努力找工作)。绿军装们在严密的警戒下正一边唱着《打靶归来》:

日落西山红霞飞

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

胸前红花迎彩霞

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米梭拉米梭

拉梭米多里

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歌声飞到全国去

老百姓听了心欢喜

夸咱们歌儿唱得好

夸咱们枪法数第一

米梭拉米梭

拉梭米多里

夸咱们枪法数第一

一二三四(不用问也知道这是某人在剽窃了,改动只是小小的)

一边在整理着战利品,新生集团是允许搜俘虏口袋的(以后将会制定一个“三大纪律七项注意”)有50%的提成平均到第个指战员手里,所以每个人多多少都有点收获。待问清29军前来的是37师后,缴获的枪械就无偿的送给了他们,车马费是不能不给的。就算带回了自家营地,还是会送给29军,这下省了搬运的工夫。当晚,29军尤其是29军37师的头头们,到绿军装的营地慰问新生集团的指战员们,宋哲元有事到北平去了而没有来,29军的人对新生集团的新式绿军装很是感兴趣,问有没有多的送他们一套半套。他们想的是:这么多枪械都送了,要套衣服还不是小儿科?事实上,他们失望了,一是真的没多的,二是即使有,也不会给,就是不让你们猜到新生集团的人想的是什么?上世历史,29军被请进了北平,中日双方都接受。这个时空,驻防的仍会是29军,传得满天飞的小道消息是:29军的一支部队将闹自治的人歼灭了。这其中也有新生集团的“长舌们”的功劳。做人要低调,做事要高调是必要的。29军被老蒋认为不会倒外东洋人,因为抗日的功劳坐实在他们身上,国民政府开始大力援助一直以来境况窘迫的29军,29军军长宋哲元游走在各方势力之间,他的宗旨是:说软话,做硬事!我上世的历史已经证明了老宋的忠诚,所以,他驻守北平等地,不但中日双方认可,我也放心,大家放心才是真的放心嘛!

29军进驻北平后,新生集团的部队也留了下来,番号仍然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叫保安部队,但就号称北平保安总队,我晓得上世全面抗战爆发后,29军学兵团的悲惨遭遇,那些有知识有热血的学生就轻易的牺牲在战场上,太可惜了。我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在这个时空再现一次,29军还是成立了学兵团,但是为新生集团而成立的,挂靠在29是主了掩人耳目,本着合作愉快的出发点,我送29军一批新生集团制造的M1896改毛瑟手枪,就当是为自己的武器做宣传。

在学兵团中,发现了某党的人员,我指示,不要为难他们,但又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让这些人员为我们联系在东北奋战的抗联,言明要援助一批军火。此党的人员在商讨后将情况向上级作了汇报,一段日子以后。新生集团和抗联取得了联系,于是,相当数量的一批武器和药品通过秘密的渠道分批送到了东北抗联的手里(未来一年多将会有多次这样的援助,你可要多多的消灭敌人),这批枪械主要以毛瑟手枪为主,因为较适合在东北的密林中使用,密林中发生的多是近战,因此在同等条件下,毛瑟系列手枪将会打得“三八”(式步枪)打不着北。东北抗联用这批枪械,让当地的敌人尝到了不小的苦头。对于这批新出现的枪械,东洋人又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苏联。对,就是苏联人在大力支持抗联,以为他们拖信日军北上的脚步,苏联人的算盘珠子拨拉得噼哩啪啦作响(其主观性不好,但客观上帮助了东北的抗联),找苏联人是正而又确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