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64.html


第六幕 燕王的队伍

穿越六百年时空,明代的故元皇宫之中,条石板铺就的甬路,竟然比现代的柏油马路还要平坦,石板泛着幽幽的青光,仿佛历史一样虚幻莫测。甬路两边多是巨松,巨松投下斑驳的树影,树影下间或种有各类花草,不时还有一两座亭台掩映在树林之中。

宫中大明殿气度恢宏,二十四根鎏金柱擎天而立,金砖满地,红毯铺路。盘龙椅上赫然坐着一位三十多岁,样貌奇伟,留着三缕长髯之人,不用说正是朱棣。

经燕王宣召,朱能二人此刻已经来到殿前。朱能单腿打千,跪倒施礼,郑寅心说自己单腿打千似乎不合礼数,记得电视上除了清朝以外的太监都是要下跪的。嗨,先给他跪跪也不吃亏嘛,日后还全仰仗这老兄升官发财呢!想到这里,扑通跪倒,五体着地,重施大礼。

朱棣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色严肃的来到郑寅身前,道:“三宝,快起来吧。你为何不在南京打探消息,却来到燕京了呢?”

“回殿下,圣上有旨,事关火急,所以小的不敢耽搁,一路快马加鞭,前来报信。”郑寅按照蓝玉所述讲了出来。

“原来如此,把圣旨呈上来吧。”好在朱棣根本没有怀疑,因为他一进大殿时,朱棣已经看清来人就是马三宝,年初他才去京师拜见父皇,还嘱托三宝一定要注意朝中动向呢,怎会不识?虽说郑寅的口音北方话气息很重,但是朱棣因为近几日眼皮总跳,所以心情烦躁,也就没有理会,这也给郑寅留下了宝贵的机会,因为他根本不会说江苏话,只听侯宝林说过相声里“叨唻叨唻,叨唻咪发”那么几句,要想糊弄朱棣实在难得很呢。好在朱棣没有追问,后来朱棣也问过郑寅为何口音有变,被郑寅以前几年多年出征外地,不免入乡随俗,所以什么地方话也会说两句为由,遮掩而过了。

朱棣没有让郑寅读,而是自己展卷读过,读罢,双眉紧锁,挺立在殿中,久久没有说一句话,仿佛一尊雕像。

郑寅知道,朱老大此时绝对不好受,圣旨他看过,内容是:奉天承运,皇帝诏谕:今太子已逝半年,朕亦已年迈,为大明江山计,兹定于九月十五日立皇孙允炆为皇太孙。诸王可择日启程,务于吉日前抵京,共骧册封大典,钦此。洪武二十五年。

该来的总归来了,虽然知道事情就会是这样,但是真的来了,所有人又都一样,还是接受不了。此时无声胜有声,郑寅垂首而跪,大气儿都不敢喘出一丝来。

良久,足足有半柱香的功夫,朱棣这才慢慢抓紧手中的圣旨,轻声说道:“三宝,朱能,你们平身吧。”说完迈着沉重的步伐,向他的龙椅走去。

郑寅的双膝早就已经是又酸又麻,听到平身两个字,就像三年没下雨的地方突然响起惊雷,又像憋急了学生听到了下课铃。他一骨碌倒在地上,揉着双膝,然后拄着膝盖站了起来,酸酸麻麻,那个痛苦劲儿怎么形容都不过。

朱能瞥了他一眼,似乎很是对自己这个兄弟的跪功不以为然。

正在这时,却听门外有人高声呼喝道:“南无阿弥陀佛,昨日将星冲犯紫微,更兼今日喜鹊登枝,当主贵客来到,我主是否又添一员虎将啊?”声如洪钟,气如猛虎。

郑寅瞅瞅周围,发现朱棣和朱能都在看自己,他低头看看身上,也没有不合适啊?那虎将指的是谁呢?不会说的是我吧?

其实在场的四个人只有郑寅是新来的,说的不是他,还能是谁?

殿外腾腾进来两个人,为首的一个是一个大和尚,这个人生的膀大腰圆,虎背熊腰,可是脸上却又慈眉善目,双眼满是睿智的光芒。

郑寅虽然不懂太多历史,但是对于道衍和尚却是听说过的,家乡的县志上,也详细的记录着燕王扫北的每一个细节,因为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家乡人,都是山西大槐树底下的移民。郑寅知道这个和尚可不简单,他是朱老大的红人兼参谋长,“要想混得好,穿个大棉袄”。可要和他老人家搞好关系啊。

想到这里,郑寅迎着来人道:“三宝拜见道衍师傅。”说着一揖到地。

大和尚上前搀住郑寅,爽朗笑道:“我说是员虎将,果然不差啊。你叫什么名字?” “小的是马三宝。”郑寅谦恭答道。

“马三宝,马三宝,果然是宝啊。主公,此人眉宇轩昂,将来堪当大用啊。”

“大用个屁,我兄弟是宦官,连那话儿都没有,像个女人,如何用之?”朱能直白道,他是粗人,却也单纯的可爱,拿着揭人短处,似是毫不在乎。

“呵呵,朱将军大错特错也,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打仗不全是靠力气,靠的是智慧和勇敢,老僧此话放在这大明殿,日后见证如何?”那光头和尚竟然认起真来。

“我看你们不如打个赌,请殿下作证,如何?”后面跟着的一位青袍将官道,来人年纪有四十来岁模样,风霜在他脸上留下许多痕迹,两道斧子刻出来一样的皱纹,横在宽阔的额头。大鼻子,稍成鹰勾之状,一缕胡须飘在胸前,不长不短,差不多就是黄金分割的长度吧,反正看着是非常舒服。

“打赌就打赌,咱们赌什么?”朱能挑衅的看着大和尚。

朱棣捋着胸前的胡须,一直阴沉的脸庞上,竟绽放出了一丝笑容,他起身走到马三宝跟前,郑重其事的拍拍他的肩膀道:“三宝啊,广孝(道衍和尚的俗名)所言,我会记住的,今后当好自为之啊。”

郑寅听了,心说,领导谆谆教导,看来老子飞黄腾达之日不远啦,他飞速的思考着该怎么办?须臾之后扑通跪倒,大声道:“三宝就算肝脑涂地,九死一生,也要报答陛下的知遇之恩。”

朱棣听了这句话,猛地一震,刚刚绽出笑容的脸顿时又阴云密布起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