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自己人打出的炮弹差点把自己当成了活靶

97年7-9月,我们全营奉命参加总参工程兵部组织的实兵对抗演习(那时我还在连队当连长),地点在山东章丘县普集镇一个兄弟部队的坦克训练基地。

因为演习场地是借用人家的,所以人家要用是理所当然的。那是一天下午,坦克部队要打半个小时的实弹射击,当时协调好了3点开始,3:30结束,他们打完后我们继续进行我们每日的演练。因为每日的演练都有实爆作业,在演练前我都要例行对战士们设置的炸点检查一遍,上山之前我专门到演习指挥部进行了报告。那天,当我检查完最后一个炸点,正带那组的两个战士下山时,突然“嗖”地一声,一枚坦克炮弹从头顶掠过,飞到后山“轰”地炸响,似乎感觉头发都有些烧焦了,紧接着,炮弹一枚枚从头顶飞过。不好,“卧倒!”我大叫一声,一手拽一个战士顺势跃进身边的一个石坑。我一看表,离3:00还差半个小时哩,怎么回事?惊魄未定中,我气得抓起电台的话筒,也顾不得什么君子风度了,“你们他妈的瞎眼了,没看见山上还有人呀!”我这一骂,山下的指挥部才知道忘了山上还有几个大活人(原来是坦克实弹射击因故提前,但却忘了通知我),立即停止了炮击。我趁这当儿带着那两个战士迅速撤下山头。

当时那样光荣了的话,实在是有点冤。如果让我去打小日本,即使我死上一百次也无怨无悔,但因为别人的失误而成了坦克的靶子,是没有意义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