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巴以之间战端再开,对于事后诸葛亮来说可以找到一万条理由。如是由毓婷型孔明当国的话,中国早就被灭亡了,在巴以冲突前,国外媒体已经给了中国充分的暗示。首先是说布什可能在权力交接中失去任何约束力,对伊朗发动军事打击。这则消息指出,权利交接期间内军事打击的可能性会上升,布什与奥巴马的权利交接比较高调,而相对低调的就是奥尔默特与利弗尼。随着时间的推移,奥尔默特拖延卸任时间,而利弗尼组阁重重遇阻,这便充分暴露出,以色列国内上层人士对待战争是早有准备的。

犹太人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以色列没有鸽派领导人,拉宾由强变软即遭到刺杀。沙龙就不用说了,连沙龙的每一根毛发都很坚硬。奥尔默特压根就不是什么鸽派人物,一个鸽派人物在以色列根本不可能篡取高位,拉宾的“软弱”也是在执政后内心软化造成的,本质上是爱兵的一种体现,当拉宾看到英雄母亲的泪水后,被打动了,这才导致了他的软弱。人们为了保持这一传统,故而给奥尔默特提供一个证实自我的机会,虽然奥尔默特在继任时就证实过,可人们总是追求有始有终。同时,也为利弗尼张开一张更为广阔的外交网。

当新一轮的巴以冲突搬上政治大银幕之后,俄罗斯便与乌克兰因为过境天然气问题发生了新一轮的争执。这是否有些过于巧合?当中国举办奥运会的同时,俄罗斯与格鲁吉亚在外高加索地区打的不可开交。从两件事可以看出俄罗斯把握时机的能力非常准确,用炉火纯青也并不显夸张。自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堆积了许多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可却苦于没有时机,当共同制造时机后,便上演教科书式的浑水摸鱼。

说俄以共谋并非空穴来风,两国有着传统友谊,俄罗斯支持以色列的敌对方,也仅仅是获取军火市场占比与外交博弈阵地。虽然两国宗教不同,但却一脉相承,***可以为犹太教而直接参战,那么东正教又为什么不能和以色列共谋大事呢?况且以色列建国初期俄语都被当作第二官方语言使用。政治不存在什么无巧不成书一说,只是无利不成书罢了。俄罗斯与以色列有着共同的利益,那就是敌人同样是非本宗教者,准确的说是穆斯林,略微的不同是穆斯林属于以色列的外忧,俄罗斯则是内患。双方开打,无疑可以为两国军火注入催化剂,即使没有增加市场份额,也会换来新的订单,如零配件补给、更新换代旧式武器、淘汰技术转让等。

俄罗斯与以色列的关系基础同俄罗斯与印度的关系相仿,同样的敌人,而俄以关系有着一定程度的民间友好度。或者说俄罗斯中东外交基石是远东外交基石的优势互补型,既有着中国那样民间友好度,又有着印度那样的同谋以御敌。有一个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混合结构的以色列,与一个有着社会主义残留痕迹但资产阶级也已复辟成功的俄罗斯,两国有何不同?

政治利益是个很难具体形容的词汇,长期利益就如同柴火一样,而短期(近期)利益就如同已经进入火炉的柴火,实现的利益仅仅是体现在通过柴火燃烧烹饪出的菜肴上。俄罗斯同以色列合谋,主要是服务于长期利益,即改变战略割据。首当其冲的便是能源,以色列身在中东,却买不到廉价石油,而自身开采量远远无法满足以色列的需求,抱团心里视情况而定夺好坏,欧佩克一直坐地起价,这大大滞缓了第三世界国家的发展速度,在利益相同之时,站在了帝国主义者一边。而当帝国主义认识到,通过石油来遏制一个国家的发展速度不济之时,便采取降低油价,以降低自身成本,把竞争从原材料采集推移到产成品制造环节上,可以说代表石油商利益的布什这一手很老道。布什是个喜欢装傻充愣的领导人,在世界政坛中并不多见,许多人都认为布什会在任内对伊朗动武,可布什根本不会,因为那样只会使得原油产量下降。

产油国有产油国的难言之隐,向印度尼西亚与尼日利亚这样的欧佩克外围国家,他们的原油储量优势并不明显,但因为殖民者的优先开采,使得两国会提前进入能源枯竭。并且国内发展不均衡,许多基础设施并不完善,两个人口上亿的国家,石油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所以两国采油设备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略显老态,增加产量也是基于地质勘探出新的油田,那样又会打破国内政治均衡事态,两国国内政治的鱼龙混杂是众所周知的。原油价格下降最大的受害者便是欧佩克外围国家,久而久之,退出欧佩克也是必然之势。印度尼西亚的成员国身份已经被中止,最终分化欧佩克并不遥远。俄罗斯力求建立新的能源组织以取代欧佩克,而以色列则希望分化欧佩克,降低自身承压。

亚丁湾海域闹海盗尚未彻底解决,石油是便宜了,可成本却很难降下来,派遣军舰护航要经过石油利益提取军费。原油价格下降了,可有哪一个国家国内售价是同步下调的?军舰护航无疑是搪塞民众的一张王牌,同时还可以利用此来扩充军备。石油是工业血液,而天然气则是民用燃料,古时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今日有巧妇难为无气之炊,一位的用微波炉或光波炉以及电烤箱之类的电器烹饪机器,会大大加大一个国家用电量。是满足工业用电还是满足民用用电,陷入两难之境,而欧洲的发电模式是不健全的。以法国为例,是主要以核能发电为主,零八年法国发生多起核电厂核泄漏事件,民众的担忧与需求量的增加同时列如议事日程,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开辟第二能源渠道是大势所趋,因为欧洲列强在非洲并不受欢迎,今日马里便拒绝了法国的“移民协议”。非洲疾病肆虐,以人道主义为己任的欧洲把这里看做是上帝早已放弃的地区,其中又透着宗教色彩。他们的医疗人员向教会提供,以教堂为临时医院,对于宗教信仰多元化的非洲简直是欺人太甚。欧洲不得不再次进入拉丁美洲,当这里国家脱离殖民统治之际,尚未迎来工业革命高潮,就能源领域来说,这里仍旧可以“开垦”。俄罗斯把欧洲推向拉丁美洲是为了同美国竞争,增加欧洲在拉美的势力,同时增加俄罗斯在欧洲本土的影响力。如果不是欧洲殖民主义者争相进入亚洲,怎么能够凸显俄罗斯的重要性?要想在其崛起,就要被利用,要体现自身的有着空前的被利用价值。至于以色列,毕竟出力并不大,打响第一枪的通常都是最先退出战斗序列的,自然利益也不会太大,以色列的目的在于清除拉美的纳粹残余,毕竟这片土地是战后纳粹分子逃亡最集中的区域。以色列机场多次扣押外国旅客就已展现的很明显,其中不乏拉美国家人士,以名字与阿拉伯名字为由搪塞,显然缺乏信服力。以色列是纯粹的种族主义者,种族主义附带便是复仇主义。

世界政坛乱糟糟,一致表现出重成败轻是非,德国总理可以给被屠杀的犹太人下跪,以色列总理是否需要给巴勒斯坦人下跪?俄罗斯与波兰瓜分了东普鲁士,可在德甲球场人活跃着许多波兰名字的德国球星,什么克洛泽、波多尔斯基、博罗夫斯基……三岁小孩都明白举一反三,我们是否该做些什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