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63.html


“曲秋枫……,任无鄙,想起来了,在新城中学让‘青城帮’断手断脚的就是你们吧?”杨开泰像发现新大陆,见俩人点头:“我听说后还让弟兄们打听,想除了‘青城帮’,最近没什么人进来啊!我先替龚毅谢谢曲老弟。”

任无鄙见杨开泰性情豪爽,心生好感,挺纳闷:“他伤了他,你谢什么?”

“打架哪有不伤人的?谢他没弄碎龚毅胳膊和手,只脱节,要不他妈的成废物了,为什么?”杨开泰像看让自己着迷的女人。

“乡里乡亲,留点余地。”曲秋枫坦白说。

“好!年纪这么轻,下手分轻重,为这个我认栽,向那妹子认错。说句实话,在城里横行十几年,看见是些软柿子,那么多人模狗样的娃娃没成型的,冷不丁看见几个像你们这样的,我不气,觉得高兴,不然老子退下去,都没有能站着擎天说话的,不白白便宜那些外地帮了。”杨开泰好象忘了刚才窘境。

任无鄙和曲秋枫怎么没想到是如此结果,无意中与杨开泰结交,并且符合曲秋枫当地做事原则:不打可联手,再论王中王。

曲秋枫不再深沉,笑:“杨大哥,刚才把你酒桌弄乱了,走,到那边我敬你三杯。”

众人随即起身来到原来包间,彼此有说有笑,并向杨开泰介绍宁清辉等人,任无鄙嘱咐服务员重新上几道菜,宁清辉怀疑自己在梦里,刚才还斗得残肢断腿、杯盘狼藉,这会好似生死兄弟,不得不对曲秋枫他们另眼相看,收敛隐在内心深处的轻视。


第二天上午,罗冰蝉陪宁、孙二人到交通局大厅,门卫电话请准后让他们登记:“三楼靠右,最里边一间。”

三人径自上三楼到局长室门前,罗冰蝉调息呼吸,“砰、砰、砰”轻敲,传出磁性男声:“请进。”

进屋罗冰蝉把门掩上,见办公家具很普通,一个四十余岁秃顶男人伏在桌上书写,“坐吧,我马上写完。”

孙工把公文包抱手中,拉开拉链,做好谈话准备,宁总把名片夹拿出重新在衬衣口袋放好。中年人站起拿着眼镜,笑说:“你们是省城来的腾龙公司吧?好啊!我们的工程能够吸引你们大公司参与,心中更有底了。”走近与三人一一握手,注意看看罗冰蝉,没露任何表情:“坐,三位喝什么?”他已坐在单人沙发上。

三人异口同声说“不用”,宁清辉递过名片:“丁局长,谢谢你百忙中抽时间见我们。正好带着一点峨眉绿茶,请丁局长品尝、品尝。”

“那怎么行?不成收礼了吗?我对局里同志要求很严,得以身作则啊!收回去、收回去。”丁俊明婉拒着看名片,再看宁清辉。

宁清辉已预见会这样,把两筒茶叶放一边暂时不提,等待丁俊明发话,罗冰蝉留神看丁局长相貌,几乎与丁小茜没一点相似,怀疑她是不是眼前男人的女儿,为了尽量掩饰秃顶,他把脑袋右侧精心培育的几缕长发硬是拉到左边,用梳子在头上留出无数清晰平行线,想想不容易的头发,她想笑,又怕失礼,也对不起丁小茜本人。

“投标书我们收到了,有点晚了呀,要是早点,敢说非你们公司莫属,省内几乎没有谁能跟你们比实力啊!今天小罗约见,本来有点事的,又想我们今后还有合作机会,不妨见见,交个朋友。”丁俊明张口把道路封死,拒绝十分在行。

宁清辉不为所动:“是,我们也知道晚了,今天除了认识丁局长,仍对这次工程抱着期望,知道丁局长有难处,如局长所说,双方合作来日方长,请局长根据我们情况考虑一下,给我们这次机会。”

罗冰蝉听他们讲的全是套话,忍不住想插话,又及时忍住。

丁俊明道:“考虑是要考虑的,几位别抱太大期望。实话说,中标单位局里已经正式讨论通过了,不过认识几位很高兴。要不是晚上有事,想陪几位到小城转转。”他客气的下逐客令。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