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机 走向国际市场

中国军机 走向国际市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从K8、“枭龙”飞机生产线出口说起


随着中国航空技术的发展,中国的军用飞机也开始在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角,这从历年来中国举行的航展就可以看出一二,例如各种航展上展出的K8教练机出口型、歼-811M战斗机出口型、歼-7MG出口型,“飞豹”战斗轰炸机出口型以及“枭龙”战斗机。在以上可供出口的飞机中,歼-7战斗机、K8教练机和“枭龙”战斗机已经实现了出口,而K8教练机不仅实现了出口,还实现了向埃及输出生产线,开创了中国航空工业在国际市场上技术出口新局面,而向巴基斯坦输出“枭龙”/JF-17生产线更加提升了中国航空工业技术出口的水平。这两个项目成功实施,表明中国航空工业不仅有能力设计制造先进战机,也具备了在国际市场上展开竞争的条件和能力。


成功的表率-K8


喀喇昆仑第八座冰山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国际上正处在教练机更新阶段,许多国家急需优秀的喷气式基础教练机,市场前景十分可观。当时的南昌飞机制造公司通过研究比较,提出了新一代高性能喷气式基础教练机的研制计划。然而,在当时的背景下,新教练机并没有列入国家立项计划,当然也拿不到研制经费,于是只能另辟蹊径。1982年1月,南昌飞机制造公司总工程师张彤与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公司副总经理江同在南昌探讨合作投资发展新型喷气式教练机。双方商定各自承担二分之一研制经费,共担风险,中航技公司负责在国际上寻求用户和合作伙伴,争取国外投资。中航技获得的国外反馈信息表明,不少国家都有更新教练机的需要,其中巴基斯坦对中国发展新型喷气式教练机很感兴趣,并于1984年6月派出代表团专程来华商谈,表示出75架购买意向,并要求新教练机必须采用西方发动机,同时希望合作生产这种飞机。1986年8月,中巴在合作协议上签字,成为K8飞机第一个用户及合作方。连接中巴边境的喀喇昆仑山脉主山脊上有7座巍峨壮观的冰山,时任巴基斯坦总统齐亚哈克将这个合作项目比作喀喇昆仑山脉第八座冰山。他向中国航空工业部部长莫文祥提议合作研制的飞机就叫K8,这就是新型喷气式教练机——K8名称的由来。


1986年8月21日K8飞机合作研制正式开始。在没有原准机参照,技术要求又比较高的情况下,南飞公司和K8飞机总设计师石屏厚积薄发,加上中航技术公司的支持,只用了42个月就完成了K8飞机的研制,其中6项技术创新达到国际先进水平,10多项技术为国内首创。1990年11月12日,K8飞机在南昌首飞。2001年,K8飞机研制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飞进世界大市场


K8飞机目标是进入国际市场,就要按照开拓市场的方式来做。中航科技按照国际通行的做法,在K8飞机首飞之后参加。组织了一系列飞行表演,以精准、泼辣的动作展示了飞机优异的飞行性能。


1995年12月,当获悉埃及空军学院训练用的捷克老式L-29教练机全部到寿命,且在用新的L-95又因技术原因全部停飞时,中航技果断决策,不失时机地向埃及军方推荐K8。1997年9月15日,中航技在比尔贝斯空军基地为埃及军方高层专门组织了K8飞机的精彩飞行表演。9月30日,埃及空军与中航技签订了《K8飞机评估飞行协议》,成为又一家潜在用户。埃及空军司令表示,埃及不仅要采购K8飞机,而且要实现本地化生产,藉此恢复已中断多年的埃及航空工业。双方此后进行的合作谈判比较顺利,但最后卡在埃方要作“飞机尾旋”这一风险项目上。尾旋是飞机在大迎角飞行失速时出现的危险状态,极易造成飞机坠毁,正常飞行中应避免飞机进入尾旋,但是作为教练机就应该具有改出尾旋的能力。时任中航技董事长的刘国民亲自赴埃及,最终与埃方达成协议,在中国进行这一风险科目试飞评估,性能优异K8飞机不负众望,埃及飞行员在南昌试飞一次成功。


1999年,K8在埃及与世界同类顶尖高手一比高下;与意大利、捷克生产的教练机竞标,进行评估飞行。意大利S-211A和捷克L-139都是世界上顶尖的教练机,最后K8在竞争中胜出。1999年12月27日,中国和埃及签署了K8E飞机合同,由中国提供工装设备、材料和技术服务,在埃及生产80架K8E飞机。这是中国航空工业第一次以生产许可证方式向国外输出整架飞机生产线和设计技术,开创了历史新篇章,这也是中国航空工业目前出口数量最多、金额最大的项目。


同年6月,K8飞机在第43届巴黎航展上与来自世界几十个国家的50多架飞机一起竞技蓝天,这是中国飞机首次在欧洲上空翱翔。飞过K8的外国飞行员认为在国际同类教练机中,K8处于较佳的水平,特别是能做尾冲特技赢得各国飞行员一致好评。


国际合作的又一典范——“枭龙”


亚洲腾飞骁勇之“龙”


“枭龙”是中巴双方共同投资研制的全天候、单发、单座、多用途轻型战斗机。


“枭龙”项目缘起上世纪八十年代巴基斯坦空军为更新作战飞机,寻找性能优异的后续机种。1983年7月,中航技邀请巴基斯坦空军第一副参谋长贾玛尔中将一行到大连观看改装了英国电子火控设备的歼-7M型飞机。1984年6月9日,应巴基斯坦空军要求,一架歼-7IIA和一架歼-7M飞机转场到巴基斯坦白沙瓦空军基地进行实弹打靶,并组织了与“幻影”5和F-16的模拟空战。这是歼-7M飞机第一次与西方战机模拟实战,也是国外飞行员第一次在歼-7M上实弹打靶。结果证明,歼-7M的火控系统精度比原歼-7的瞄准具精度提高一倍,巴方飞行员认为“幻影”5飞机除续航性能外,空战是打不过歼-7M飞机的。与F-16比,虽然歼-7M的雷达和机动性都不如F-16,但可以与之周旋,试飞证明歼-7M飞机改型很成功。


1985年5月,巴基斯坦空军正式发出长达24页的“佩刀”II项目招标书,提出改进和提高中国制造的歼-7M,并将其发展成为多用途战斗机,要求接到招标书的各公司按巴基斯坦空军对飞机改进的设想提出方案。为了发展中国的出口后续机,中航技公司领导经过慎重讨论,统一意见,承担200万美元投资风险,支持成飞与美国格鲁门公司共同发展“超七”飞机。1989年,由于某种原因,“超七”合作终止,但中方研制没有停步。


巴基斯坦空军在“佩刀”Ⅱ项目被迫取消以后一直关注着中国“超七”项目。1992年,中巴专家经过几个回合交流,进行项目可行性论证,5月底在巴基斯坦就合作进行“超七”项目达成一份纪要,至此,中巴合作研制发展“超七”的大门再次打开,双方遵循“共同投资,共同开发,共担风险,共享利益”原则,按照市场经济规律运作,由巴基斯坦空军参与开发,中方项目各单位按照专业化原则,发挥各自优势承担相应工作:中航技发挥商务优势,负责合同管理、元器件采购,同时也承担外汇风险;成都飞机设计所作为主设计单位,承担飞机设计、试验等技术方面的工作;成飞集团作为生产厂,承担飞机制造、首飞任务;中国一航总部承担起协调及综合管理职能。


在“枭龙”飞机研制过程中,成都飞机设计所承担的重点型号飞机设计定型与重点型号双座机发图正在紧张进行。几项任务撞一起,夺取“枭龙”研制胜利最后关键的是时间,最紧迫的是时间,最急需的也是时间。数字化技术在“枭龙”研制中显示了强大的生命力。由于新技术的采用,与以往研制新机相比“枭龙”研制周期缩短了三分之一到三分之二的时间。2003年8月25日,“枭龙”01架原型机在成飞集团首飞成功,巴基斯坦将其命名为JF-17“雷电”,9月2日,巴基斯坦空军高层参加了飞行仪式。


“枭龙”出口前景看好


2005年4月5日上午,“枭龙”/JF-17飞行生产线开工仪式在巴基斯坦航空联合体举行。


在国际市场,除了巴基斯坦外,“枭龙”战机也有很多潜在客户,例如孟加拉国、埃及、尼日利亚以及其他亚非发展中国家,甚至一些拉美国家也有可能购买。这是因为,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起,第三代战斗机已经逐渐成为各国的主力战机,而发展中国家的苏制米格-21、美制F-5以及法制“幻影”Ⅲ和“幻影”Ⅴ等战机即将退役,发展中国家迫切需要新一代飞机以提高作战性能,但是价格又不能太贵。“枭龙”采用了全翼展前缘机动襟翼和边条翼,机体整体气动布局紧凑合理,具有突出的中低空机动性能。航电系统更是先进,“一平三下”的座舱布已经具备玻璃化座舱的特点,全机共有7个武器外挂点,武器种类包括近距空空导弹、中距空空导弹、常规/精确制导炸弹等,除了执行空中优势争夺任务以外,还可执行对地精确打击、战术侦察、近距空中支援等多重任务,在总体作战效能和武器的现代化方面,“枭龙”战机已基本达到了三代战机的水准,足以满足现代战争的要求。“枭龙”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对手主要是F-16,与F-16相比,“枭龙”最大优势就是它的售价。据说F-16的国际市场价大约为3000万美元,而“枭龙”战机的价格远低于这个数字。除此之外,在售后服务上,“枭龙”在飞机维护、部件提供、技术支持、人员培训等方面都有质优价廉的设备和服务。相比之下,美俄等国的先进战机维护费用就要昂贵很多,不少发展中国家在购买了飞机之后由于维护保养方面的问题难以保证使用。基于以上优势,“枭龙”战机的出口前景十分看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