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公司大了,事情多了,公司领导决定每天的上午10:30举行一个物料联席会议,各部门的首长坐在一起讨论当天的不合格物料的处理结果,以便协调,作为物料方面的负责人,我也常委之一,当然这个事情由品管部门牵头,因为来料是由他们负责检查的,理所当然由他们来提出问题。于是这也成了我每天的必须工作之一,每到十点半,我都要带着一个本子和一支笔去参加这个会议。。。。。。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斗争,何况我们这里有这么多人,因此,每天的物料会议也成为了各部门博弈的地方,最激烈的就有我们跟品管、生产技术跟生产部门之间最为激烈。我们生产的阿头姓傅,做了多年的生产,尽管经理这个位置一坐就是十几年,但是始终扶不了正,哎,全怪祖宗,姓氏没有起好,天生下来就是傅的,呵呵!此人是广东惠州人,人生得牛高马大,而且脾气非常的暴燥。每当发生来料不良需要生产部的人员加工时,他的声音绝对是贯彻云宵,人称老傅。生产技术部门的经理也是一位我们这个行业的老资格,是老板花大价钱从另外一个同行企业里面挖过来的,脾气挺好,是个老好人的模样,但是就是有一点不好,死都不愿意承认错误,如果有问题,他是东找籍口,西找别人的问题点的。每当发生生产技术失误造成生产部门需要返工或者损耗工时这样的情况,阿傅就会在会议室里高声指责他的错误点,而且是当老总在的时候,他的声音就越大。技术经理也会声辩,但是不会大声,所以每次都显得理亏一样的。唉!在我看来,其实就是阿傅这个人心理比较不平衡,因为他在公司多年,自认为资格老过他,但是老板给的薪水还不如技术经理高,尽管他的工资也是五位数以上,心理的不平衡造成他的虚火上行,每次都是会议室吵得沸沸扬扬,唉,典型的政治斗争。。。。。。

我也是一个脾气比较暴燥的人,每次当急用物料需要紧急生产又要退货时,我都会大声的质问品管的检验结果,因为自己是品管出身,所以我一提出疑问,他们就非常紧张,怕被我抓到什么漏子,那就死定了,桌子上会到处都是我喷出来的骂人的口水,呵呵!品管经理也是一个非常倔强的人,有时候明明自己错了也不敢承认,自然又是针尖对牛芒,吵得像一锅开水粥!事后,自己在总结,其实自己有时候就是胡闹,明明不行的东西一定要吵到人家怕,其实完全没有必要,不过是打工的一群人而已,有必要这么认真吗?每次吵完架以后我都会反省自己,并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说,不要再吵架了,再大的事好好说,我忍住!但是第二天再来开会,一看到别人出的报告还是会跳起来大声的叫卖。想想自己都会摇头苦笑。。。。。。

年底了,辞工的工人越来越多,大家都辛苦了一年了,再加上去年的雪灾造成了很多的人没有回到家,今年底发了工资,谁都会很想回家。因此,这一两个礼拜,辞工的人多得不得了,人力资源的门口每天都排起来了长龙等待办离职手续,生产一线的员工自然是十分的紧张!阿傅每天都在应付不同的生产线的人力的调配,调来调去,人手还是非常的紧张,火气自是非常的大!刚刚从会场回来,他又和技术经理开始交锋了!其实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我在跟进材料,因为前期的开发设计结构不是很合理,但是客户又急于出货,因此只能产品带病上线,但是问题点还是需要生产技术部门用后期工艺来解决,因此增加了很多的新材料,眼近年底,我又要新开供应商,还要寻找新材料,进度十分的缓慢,好不容易找到了相关的材料和厂家,开好模具以后,技术部对自己的结构又不满意,导致又要改造成零件的交期十分的紧张,质量也是十分的差,东西回来货以后,生产部的同事就需要加工,而他们又抽不出来人手,自然又是责怪技术部门没有干好活,两个人在会议室又是吵得面红耳赤。。。。。。。

这个时候我是不能出声的,因为材料所有一切的问题都是跟我有关系的,所以我不停的在两个人当中调和这个矛盾,并不停的安慰阿傅,这个问题下一批次一定解决,这次实在是太匆忙,太紧张!我们如果要求供应商按照工艺要求再改模的话,零件送到我们手里可能要到年后了,给我们的反应时间实在是太少了,请原谅,帮手加工。但是阿傅还是将矛头指向技术经理,唉,这个倔强的阿傅同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