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受伤的美军海军陆战队员回国结婚》是一幅获得2007年第50届世界新闻摄影大奖赛肖像类单幅一等奖的作品,最初发表于美国的刊物上,获奖后经世界各国传媒广泛刊载,触动了数亿读者的视觉和灵魂。图片记录的是一场令人心酸落泪的婚礼。


图片里的新郎叫西格尔,24岁,穿着军礼服,胸前佩戴着因战斗受伤而获得的紫心勋章。伊拉克战场留给他的创痕是骇人的:肿胀变形的脸上没有鼻子,没有耳朵,没有头发,已完全看不到表情;新娘子叫克兰,21岁,身披婚纱,手捧玫瑰,美丽动人的脸上挂着迷茫与忧伤。


西格尔是美国海军中士,在伊拉克战场的第二次巡逻执勤就受到自杀式炸弹袭击而受重创。他的一条手臂被炸断,头骨有粉碎性创伤,一只眼睛瞎了,大部分皮肤被烧伤。西格尔受伤后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医院做过19次外科手术,至今他的脑袋里还装有一块塑料头盖骨,一只脚趾被移植为右手拇指,左臂肘部以下被切除。在他回国治疗期间,与他青梅竹马的女友克兰一直在医院陪伴他一年多,并毅然和他在家乡华盛顿州伊利诺伊结婚。


图片的作者尼娜伯尔曼是美国著名的反战摄影家,曾是《纽约时报》、《每日新闻》的摄影记者,现为自由摄影师。


一些看过这张图片的中国读者发出过"画面包含的恐怖因素令人难以忍受"、"从心底引发颤抖"的感叹。的确,图片中西格尔的形象之怪异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但尼娜伯尔曼认为,用不回避不掩饰的镜头,用影像自身的力量,更能诉说战争的真相。因为,战争并不只是一个冰冷的伤亡数字,对伤兵来说,则意味着一种长久的肉体和心灵折磨。


作品选择的拍摄切入点也极为独特:伤兵的婚礼。在这个特殊的人生时刻,许多东西产生了剧烈的碰撞,最揪动人心的就是人物情绪与婚礼气氛背离。在图片中我们看到了高贵的婚纱、漂亮的玫瑰、帅气的军礼服、年轻漂亮的新娘子,却找不到最珍贵的笑脸和喜气。新郎对婚礼的反应,已没有办法从他的脸庞上显露出来了,但新娘子那标致的脸上,竟同样也找不到笑靥,有的却是倦容和无法言说的凄怆。战争的祸害不仅落在西格尔身上,更落在他的新娘身上,她所承受的伤痛和折磨,一点也不比西格尔少。正如尼娜伯尔曼所说的:"军人的受伤并非他们个人的事,对家庭来说,那是天大的事,伤害的不是一个人,而是整个家庭。"图片不仅让受伤的士兵出来述说战争,而且还让士兵的新娘子来言说战争,于是,战争的悲歌弹奏得荡气回肠;生活的悲音撞击得深沉痛切。


新娘子所显现的人性之美,也是图片引发起读者情感波澜的另一个重要因由。"新娘子要用多大的勇气才能接受这一切啊?新娘子的外表和内心都那么的美,太佩服她了。"西格尔以后的日子难脱痛楚和坎坷的缠绕,然而,忠于爱情的克兰,不仅悉心照料了西格尔一年多,最后还决然以婚礼来表达她对爱情的忠贞。在她身上,我们看到了人类善的一面,看到了灾难背后的人间真情,也看到了人类社会的希望。当然,新娘子的形象也往读者心里投下了一抹悬念,这就是:她能陪伴着西格尔一直走下去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