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63.html


夜已深,宁玉蟾出来喊服务员再送两瓶红酒,见两个七、八醉的男人经过身边,自动靠墙让道,其中一位戴眼镜的忙着拉裤链,不时打量宁玉蟾,晃晃悠悠走过,突然回头问:“喂,你不是酒店经理吗?我们老板一直找你呢?”

她笑问:“需要加菜吗?”

“加什么菜?加菜其他服务员都能干。你跟我们来。”到成都厅门口,眼镜戏言:“你本人不就是一道菜吗?”推门而入,屋里五、六个光膀子男人正猜拳行令。

“杨总,你看这经理挺有味吧?”眼镜与同伴回位置。

一个身体浑圆、四十岁男人对宁玉蟾招手:“来,帮兄弟们倒酒。”

宁玉蟾见胖子胸部纹一只下山虎,张牙舞爪,虎尾纹到右耳边,让人毛骨悚然。从服务员手中接过瓶子到胖子身边,单手握瓶让杯子倾斜,白沫不起,酒水盈口,胖子连声道好。

旁边精壮小伙子把杯子放桌边:“来,帮我也倒一杯。”

倒完她把酒杯端起准备放他面前,小伙子故意用力碰她手腕,酒水溅他身上,幸好杯子没滑脱,她陪笑:“不好意思,帮你再倒一杯。”放下杯子拿毛巾为他擦拭。

“好嫩的经理,倒几杯都可以。来,擦擦这。”小伙子嬉笑着指啤酒肚。

宁玉蟾依言擦他肚皮,胖子顺势抓住她手:“往下边擦擦,下面也淌酒水了。”引来一阵大笑,都等好戏上演,小伙子另一只手伸到宁玉蟾臀部轻捏。

宁玉蟾脸色剧变,本能运劲抗住他的强劲拉力:“把手拿开!”

小伙子脸露惊讶,不为她的镇静,而是她的劲道,手中本来软软的手腕变成一根韧性十足的胶棒,轻浮手松开,咧嘴说:“哈,看不出,有点野味嘛?老子喜欢,给老子乖乖擦。”手劲加强。

小伙子毕竟玩春情挑逗,用劲不猛,感觉她手腕几乎控制不住,狞笑道:“老子不信了,还吃不了你这根嫩葱。”旁边的人看出异样,全没在意。

宁玉蟾在职业道德和性格间挣扎,刚来两天总不能跟客人大打出手吧,急得大叫:“再不放开,别怪我无理了。”左手操起啤酒瓶。

小伙子已知道她不是任人撕扯的羊羔肉,居然看到一股杀气,他松手起来把宁玉蟾推开:“你们把她按住,老子弄弄她,给泰哥解闷。”

宁玉蟾厉声吼:“把你们狗爪拿开。”啤酒瓶“砰”地砸碎,转身挥向抓住肩膀的手腕,同时闪身背靠墙边,叫:“去把任总喊来。”服务员如梦方醒,出门便大叫。

眼镜没想到随手为大家牵来一只母狼,面子全无,情急之下说:“狗娃子,让我来”。他跳上椅子腾空到宁玉蟾身前,挥左手一耳光,她退无可退,只能格挡,眼镜收回虚晃左手,身体下蹲,右手一拳击在她腹部,头部撞墙,只觉五脏六腑搬家,“哇”地吐出一口鲜血。

眼镜狂笑声中,跨步上前欲抓她头发,见门口涌进一群人。

众人没及反应,一人抓住眼镜朋友肩膀,借力跃到椅子上,眨眼间挡在眼镜和宁玉蟾间,眼镜正想问话,胳膊已被制,来人左掌击在眼镜胸部,右手抓住他肩膀从上到手腕一捋,眼镜惨叫中整条胳膊的骨头已不在原位,后仰时被胖子搀住。

曲秋枫回头看过宁玉蟾,指着胖子说:“杨开泰,今天让你们死在这里。”

这时,罗冰蝉和任无鄙各把身边一人抓住,都已疼得满头大汗。

胖子被来人直呼其名有点发懵,没见过这种情况,己方三人损伤,却不知道对方是谁,胖子动劲护住全身:“好狠的手法,你们是谁?”

“打女人时怎么不问?蝉儿,先让玉蟾出去。”曲秋枫防他猝然发难,不好施展。

“兄弟,你是‘风满楼’新主人吗?说清楚,再打不迟。”杨开泰深知眼镜本事,居然无还手之力,从他站姿感到自己未必是对手,心气顿馁,老虎似乎要往山上跑。

俩人把宁玉蟾扶住,罗冰蝉看她满嘴鲜血,心头震怒,回身欲扑向杨开泰,被曲秋枫拉住,他道:“不到拼命时候。”皱眉对杨开泰说:“两个选择,一是单挑;二是按江湖规矩,认输。”他左手把一只大汤翻转碗扣,右掌悬空慢慢印下去,五指像章鱼吸盘吸住碗面,只听清脆碎裂声,碗碎成七、八片。

杨开泰见状,知道打必输,说不定稀里糊涂把命搭上,拱手道:“嗯,老子打不过你,你想怎么样?他妈的把眼镜扶起来。”他后一句吼身边弟兄。

罗冰蝉看看疼得倒吸气一声不哼的眼镜:“你把他的手卸了,不能这样算了!”

任无鄙对她说:“去看玉蟾的伤,这里交给我们。”

她恼怒转身无处发泄,顺手用掌刀砍在肇事小伙子脖子上,他停止呻吟瘫软在地。

她对张钰她们喊:“大家先回房,我们等会过来”。宁、孙见她如此狂暴,二人揣着忐忑跟随离开。

与杨开泰不期而遇,也颇出曲秋枫意外,本想另行对付的。

杨开泰的弟兄把眼镜三人送去医院,剩下俩人在身边,杨开泰下意识喝口啤酒:“好了,兄弟,你们是谁?”

任无鄙道:“我们知道你们是谁,杨老大,眼镜叫龚毅。对吧?”

“你们是有备而来?诱我们先动手?”转念想不应该啊!女经理是龚毅随手牵进来的。

“哈哈,倒不至于,谁会在自己店里打架,‘风满楼’是我们的。我叫任无鄙。”他掏出三支香烟扔过去,相当于把玉帛扔在杨开泰手中。

“那这位是?”杨开泰眼睛没离过曲秋枫。

“曲秋枫。”左手玩着桌上玻璃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