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63.html


望着轮船移至江心,船尾螺旋桨翻起阵阵白色汹涌浪花后逆流向上缓缓启动,曲秋枫没收回目光,有一种痛苦预感,隔在他和奶奶之间的江水会一直延伸,延伸到分出今生和来世,后悔不该让奶奶离开。

想到这里,两滴泪水抑制不住沿面颊而下,他把脸转向下游,一阵疾风把他心中早已凝固的泪吹落江中,这刻起已开始思恋从未离开过的老人。

一只手放他肩上,罗冰蝉走上前:“走吧?船走远了。”

他望望船尾,低首跟随她走过晃动跳板,蹬上几十级石阶来到路边,张羽睡得正香。

“起来。”罗冰蝉“乒乓”敲车门:“古城酒店,四点只差五分,已晚了。”

罗冰蝉上车为曲秋枫整理被风吹乱的头发:“第一次谈这种事,不知谈不谈得来?”

“没什么难的。”曲秋枫安慰。注意她身穿紧身长领白衬衣,一条泛白低腰牛仔裤,头发收束向上挽起,自然大方透着不拘,略微敞开的胸前露出雪白肌肤。

“看什么看?这会想起看啊?”昨天跑遍全城,发现原来经常光顾的店面卖的服饰那么俗气,一生气回家把衣橱东西抱出来,找出去年买的这套衣服,束上长发显十足女人味。

“是我不好。很简约。”他对穿戴不上心,对流行什么或如何欣赏却在行。

“就是简单朴素吧。喜欢就好,你也够简约的。”他千年不变体恤衫加牛仔裤。

十五分钟到古城酒店,俩人行至门前,见里面魏剑城向他们招手,进入酒店冷饮区,魏剑城迎上来:“正不高兴呢,说你们迟到十分钟。”

曲、罗跟随魏剑城走近靠里的圆桌,他高声说:“宁总、孙工,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装饰公司曲总。”

曲秋枫见两人稳坐不动,伸出手:“不好意思,刚才送一位老人,船来晚了。”只见宁总用眼角扫扫他,不情愿的伸手轻轻捏捏。

“这位是罗小姐。”魏剑城闪开一步。

二位眼皮抬了一下,见罗冰蝉才主动伸手,想怎么都跟学生差不多?标有希望吗?

她没伸手,转头问魏剑城:“哎,剑城,这是你带来的客人?这么不懂礼貌的客人,不见也罢。走!”“走”字出口,拉着曲秋枫胳膊转身就走。

二位客人从娘胎里出生那天起,就没见过脾气这么暴劣的女人,那孙工反应极快,“噌”地从椅上跳起到俩人前面:“罗小姐,有话好说嘛!”宁总也起身看着魏剑城。

魏剑城见罗冰蝉爆炸,挺开心,刚才一起说话本来就别别扭扭,装得焦急:“罗小姐,别急嘛,客人大老远来,多不容易!”

罗冰蝉故意问孙工:“你是宁总吧”

孙工吓得连连摇手:“那位才是宁总。”

罗冰蝉这时把手伸出,宁总刚碰到,她立即抽回:“好了,手也握过了,谈,就坐下,不谈,我们走人,你们也趁早走人。”

宁总毕竟见过大场面,冷冷问:“罗小姐的意思是你们走了,这标肯定没戏了?”

“你说呢。不信你可以试试?”罗冰蝉顺手从旁边拖过椅子坐下,反客为主把四个男人晾在一边站着,情形颠倒过来。

宁总面带寒霜指指椅子坐下,拍拍手缓和宾主会晤气氛,调整谈话内容:“罗小姐,我们在省城也算一家大公司,有资格投标,也有实力中标,想请问罗小姐,你有什么条件能帮助我们完成?只要说出来,让我觉得可信,那好,今天晚上我做东,给二位赔礼道歉,不管最后中没中。”宁总跑惯工程,什么神仙都见过,擅谈会辩、脑筋灵活只是基本功,很得意立即用问题把对方套住,忽略了一点,刚才问话其实就是见面要谈的内容,因为她临时发威而省略假惺惺过场。

曲秋枫轻轻笑,声音不大,二位客人听着刺耳,罗冰蝉正卡壳,也跟着笑,想场子踢开了,反正有他在后面撑着。

“怎么?曲先生有高见?”宁总慎重的问。

曲秋枫换上严肃:“我不知道你们公司有多大,就算名列中国五百强前十名,你们现在来也中不了,因为标已经定了,文件都打好了,只等公布结果。”

宁总听话中有话,没问常人会问的“为什么让我们来呢”?而是问:“曲先生能说得清楚一点吗?”言下之意接受对方为项目操作合作伙伴。

孙工对着服务员招手:“再来两杯茶。”

曲秋枫转头看看大家,继续说:“其实,招标之前已经内定,很多公司不过在陪标,内定的公司我知道是哪家。”他见宁总表情阴下来:“有些情况剑城跟你们说过了。但我们有办法改变整个决定。”

等他态度坚决说完最后一句,宁总眼里出现的再不是学生,从年青人眼里看见坚韧卓越,这必须是智慧与能力足够沉淀才能做到,宁总道:“我们应该怎么做?”

“至于我们做什么?你们别管。投标书已经寄到了吗?”

孙工道:“五天前特快专递寄出,随身带着原件,如果需要改动,带着电子版本和公章,可以马上办。”

“果然是大公司。明天冰蝉陪你们去找交通局丁俊明局长,投标书已寄,明天上门只落实到底收没收到。如果收到,由罗小姐跟他交涉;如果没收到,就当面递给他,然后再去找他。”曲秋枫拿起打火机为罗冰蝉点烟。

宁总笑道:“请问曲先生,怎么看你好象做了很多年生意?真是人不可貌相,其余的话酒桌上再说。”宁总十分明白,如果他们明天轻易见到丁局长,证明他们不是随便乱说,从其他方面收到信息显示,决定权就捏在丁局长手中,他接着问:“丁局长不会出差吧?”

“不会。等中标书公布后,下周的今天他会去欧洲,之前一直在城里。”曲秋枫接过服务员递来的茶杯放桌上:“宁总,别叫我曲先生,曲秋枫,叫我秋枫好了。”

“哈哈,好好好,爽快,你们几位我交定了。秋枫你说去哪?我们就去哪。”宁总靠在椅子上爽朗地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