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总统任上最后一次伊拉克之行,布什遭遇空前尴尬,一名伊拉克记者用两只凌空飞舞的皮鞋,对其外交政策说“不”。而对于其内政,美国民众无需扔鞋,因为他们已经用选票表达了其不满。


作为历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总统,布什的内政成绩自然乏善可陈,无需咨询政论家或选民,让我们看看任期之初,布什自己的许诺吧。


在第一届任期之初,布什在内政方面喊出了“有同情心的保守主义”,主张低税收、有限的政府管理和自由企业制度的巨大权力。他大胆地许诺,要增加就业机会,改善社会福利,提高教育程度,同时确保财政盈余。然而4年之后,美国流失了220万个就业机会,社会福利开支压力巨大,政府财政由盈余2360亿美元,变为亏损4120亿美元。连续3轮减税降低了富人的负担,却拉大了贫富差距,绝大部分社会财富加速向极少部分人手中集中。


当然,这一任期结束后布什的内政成绩虽乏善可陈,却还能拿出自圆其说的理由:9.11后反恐开支的增大,可以用来解释赤字的剧增;21世纪初刚刚露头的经济衰退萌芽以最短时间被遏制的事实,可用来冲抵其它内政方面的不佳纪录。不仅如此,美国历任总统都有第一任期主外、第二任期主内的传统,这不免让投他一票的选民抱持一份相当的期冀。


在第二任期之初,布什就发布了一篇洋洋洒洒的内政咨文,提出了一整套内政纲领。


布什提出,自己内政的目标,是在美国建立“业主社会”,即“个人有权不依赖政府的施舍而成为自己的业主,控制自己的生活和命运;病人有权控制自己的医疗保健;父母有权控制子女的教育;劳动者有权控制自己的退休金”的社会。4年过去了,情况是怎样的?


“次贷”风暴、金融危机,让无数美国人的“业主”梦幻灭;金融机构和保险公司的相继破产,让无数美国人的医疗保险变得不再保险;教育基金投资神话的破灭,让无数父母开始为子女的教育担忧;实体经济的萎靡,三大汽车巨头的朝不保夕,让劳动者不但开始担心自己的退休金,更开始担心自己的饭碗……显然,在第二个4年任期里,布什用糟糕的业绩,自己对自己说了“不”。


布什曾说,让更多的美国人“有机会以股票、债券和共同基金的形式投资,使他们也能成为资产者”,是其内政思想的核心,其对社会保障机制的改革,更是将成千上万美国人的保命钱导入金融市场,以期减少政府财政负担,带来更多回报。然而华尔街在金融危机中所遭逢的灭顶之灾,和金融衍生工具神话的破灭,不啻给他的脸上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他用了4年、乃至8年时间所精心构造的内政大厦,却建立在流沙堆成的地基上,在金融海啸面前一触即溃,也让人们对他的内政评价降到谷底。


不论第一还是第二任期,布什都将更多精力放在减税上,在第一任期里他连续三次减税,在第二任期里他锲而不舍地试图将减税永久化。他给出的理由,是以此刺激经济、降低财政赤字,提高就业率。然而4年过去,人们看到的是这样的成绩表:财政赤字4380亿美元,创历史纪录;他任内最后一个季度的GDP增长率将仅0.6%,距离负增长仅一步之遥;失业率达到6.5%,创14年来新高……显然,即使以布什自己当初的标准衡量,他的内政考卷也只能是不及格的。


布什并非没有试图补救。就在最后一年任期开始时,他还提出了一揽子内政改革方案,包括1500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和减税永久化等“良方”。然而一年过去,人们发现,当初许诺的1500亿美元大多投向金融杠杆,最终非但未能拉经济一把,反倒帮了倒忙。而减税永久化之于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不啻于开给癌症末期病人的一贴麝香追风膏。


也许用前马萨诸塞州州长、同为共和党人的罗姆尼的话,为布什8年任内的内政成绩盖棺论定,是颇为公允的:人们看到的是这样一位总统,他承诺解决许多问题,他也有义务解决许多问题,但任期内的所作所为证明,他其实无能为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