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人生是迷茫的,那么我的人生属于是没有光芒的,先讲讲我自己把,我应该不属于那种坏孩子,小时候性格比较好强,读书以后也开始收敛了很多,因为在学校都是孩子,没人会让着你,全部都是特宝儿,在家里都是娇生惯养,小学一年纪读了半年,就像学校申请休学一年第二年复读,原因我也不清楚,父母亲说我本来就是早读了一年,我比别人要小一岁,到了学校又不能适应学校的学习环境,我的记忆告诉我,我刚到学校的时候出了陌生,没有其它的感觉,慢慢适应以后,我就开始调皮捣蛋,老师在前面讲课,我在后面睡觉,我视乎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在上学,可能我以为学校就是幼儿园,可老师不这样认为,我几乎天天都因为睡觉被老师要求罚站,老师在怎么罚站我任然上课睡觉,老师最后没办法找我父母亲商量,最后父母亲决定让我从读一年,就这样从校园回来了家中,当时觉得在家中比较好,想睡就睡不会被罚站,呵呵孩子就是这样的,时间长了开始奇怪怎么现在不用上学了,父亲告诉我,你明天从新上学,一定要好好的读书,将来做有用的人,我根本听不懂这是在说什么。


新学期到了,我又背着书包到了学校,父亲因为工伤当时主要在家里负责照顾我,每天早上为我准备好早点后,等我吃完在送我上学,在我看来学校本身就是一个比较复杂的地方,我们班有一个比较胖的小霸王,我现在还记得叫陈晶,他膘肥体壮性格比较霸强,班里所有人都怕他,我没和他一起读学前班,所以不了解这个情况,每次他欺负人的时候,哭的总是对方,改遇见的终究会遇见,回避不了。起卦老师为什么把我的位置换到他前面,刚换过去的第一天,他的脚就故意在我身上踢,因为知道他的厉害所以尽量回避,有一次老师让我们写字,他说没代笔,让我借笔给他,我开始不愿意,老师说同学应该团结友爱,这句话把我给忽悠了,当时的家庭条件都不算宽裕,但是比还是买的起,我的比也不多,笔借给他以后放学我找他要,他说回家还要用,我没办法让他保证第二天一定要还给我,他说好。回到家里我打开文具盒拿笔,妈妈说怎么少了一支,我说借给同学了,明天就还。母亲也没在意,第二天我一到学校就找陈晶要笔,陈晶告诉我比在家里,我就不明白了,你用完了不带来,我又问他那你今天用什么,他说早上妈妈给他买了新笔,没办法就这样被忽悠了一天又一天,这支笔就没下文了,过了一段时间他又问我借笔,因为上一次的教训,我实在不敢借笔给他,他力气大直接在我文具盒里抢走了笔,我自己找台阶下,这次你一定要还给我,他保证还,放学我找他要笔,他背起书包就往家里跑,我自己也不是很爱惜笔,但是笔就这样一天少一支,爸爸就开始打我,说读书的人怎么没不见笔,我说被人借走了没还,爸爸说那你怎么不找别人还笔呢?我要了他一天拖一天,因为家庭的压力,第二天我鼓起勇气找他要笔,他还是老一套在家里,结果我看他打开笔盒的时候,我的笔明明就在他笔盒里,我算明白了,他这是在故意欺负我,我愤怒的找他要笔,他硬不还,我也疯了,用手去抢笔,抢来抢去笔断了,他就哈哈大笑骂我活该,这样我更火抢他的新笔,最后抢笔变成了战斗,这是我入学的第一场战斗,两人体格上本来就有差距,打起来很吃亏,加上这些经常被他欺负的同学做出一种相当愚蠢的行为,抱住我的手和脚说同学之间不能打架,应该团结友爱。结果我被前面打后面拽的搞到了地上,这一下就判定了我第一战斗的失败,陈晶是个胖子,顺势往我身上一座,天哪我哪里受的了,更加别想起来反击,我非常有斗志的在继续顽抗,他用了一招我最怕的攻击方式,吐口水。我用双手挡住脸他就停住攻击,我手一拿开他的口水又来了,我就想不明白了,刚才口里叨咕着团结友爱的好同学哪里去了,现在怎么不叫团结有爱了,这些笨蛋被他欺负怕了,不敢拽他,一个劲的拽我,把我拽倒了也就安心了,有的同学叫着班长快来管,有人在打架,可惜我们的班长是个女孩子,拉了两下没作用就去叫老师了,我在下面感觉到空前的恶心,老师怎么还不来救命呀,结果老师来了,老师一来就说全部起来,陈晶还坐在我身上,老师直接拉他起来,我一起来就连忙告诉老师原因,老师二话没问让我们两个去洗干净身上的口水,洗完口水我遇到了一个天底下最可笑的处理方式,两个人一起罚站。这次我彻底的被他征服了,我不敢在和他较量,我天天要求换位置。我想远离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克心,终于我如常所愿离开了这个无赖的座位。


接下来基本属于看热闹,你说他是孩子,他却在班上搞霸权,他的霸权加上无赖,配合他的口水功,在班上无敌了,天天欺负人,天天和人打架,一天不知不觉的两个人打在了一团,陈晶好不例外的占据了战场的优势,用三角径锁住夏迪的脖子压在夏迪的身上,按幕就搬的开始用必杀技吐口水攻击,这次下面的一个明显比我顽强,两人边骂边吐口水,夏迪在绝对弱势的情况下还是那么顽强,不管是打还是吐口水,上面的明显优势很大,战斗持续了几分钟,夏迪脸上的口水已基本覆盖了整个面部,双手被控制了又不能开脸上的口水,他还在反击。两强相遇果然好看,等老师到来才控制场面,从此我们班就被陈静征服了,第一年的校园生活让我时刻警惕着战争的爆发,我要武装自己。每天基本就是这样平凡的战斗,同学之间也在相互摸索谁厉害点,在我眼里班级就是战场,第一年里我大小也打了几场架。


新的一年来临,我刚到教室第一时间就在观察每一个同学,怎么发现少了一个人,这人是谁呢?呵呵就是我们班的霸王陈静老师后来告诉我们他转学了,我讨厌的人终于走了,感觉这就是一场突入齐来的好消息,但是事实总是很残酷,上了两天学老师突然带进教室一个人,他很有气势,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老师介绍他是留级下来的新同学,名叫杜波。我们用掌声欢迎了这位新同学,一到我们班上来气焰相当销赃,属于是那种比较狂的,他给我的感觉就是这人最好不要惹,他有一种气势。有一天我和杜波同样是因为上课讲话被老师要求到教室最后面靠着墙罚站,对我们来说罚站等于是家常便饭,没什么记得奇怪的,下课后,我们继续在罚站,夏迪走到杜波面前嘻嘻哈哈的笑,杜波说你在跟老子笑,夏迪继续在笑,突波很快的就是一脚,夏迪马上开始反击还了杜波一脚,夏迪就这一脚踢掉了这位留级大哥的地位,夏迪开始在我们班当老大,给我映像夏迪家里比较有钱,92年他爸爸就骑幸福摩托,手持大哥大。这在当时明显就是有钱人的表现,可鞥是因为家庭条件比较好,他的胆量就跟着大,他拿什么就往别人头上砸,根本不加思考的。相当勇猛,这是我看见的第一个悍将,他跟杜波都不是我可以惹的人,杜波只要跟夏迪有冲突,杜波马上开始回避,杜波在面对其它人的时候,继续是老大。俗话说一物降一物一点也不假,同样我和这两个人冲突的时候也采取回避忍让,有一次杜波上来就是一下打在了我的头上,我开始骂他。他刚准备继续攻击我的时候,老师来了,讲课的时候他就用头看我,威胁放学等着。我告诉了老师,说杜波放学要打我,老师问杜波他不承认,老师为了安全起见,放学的时候让我先走,杜波被老师叫住,我放心的离开了学校,不过一下听到急速的脚步声,还没等我回头杜波手抓一把沙土按在我的头顶上,然后又是一脚,我选择的忍让继续走,还没等我反映过来又一把沙按在了我的头顶上,这次我火了,把他打倒在地,他睡在地上要求我放手说不打了,我被他的谎言所欺骗,等我放开他继续离开的时候,他又是一脚我再次开始反击,几乎不废摧毁之力的击倒他,他又骗我放开他,我好不容易占据了优势,小时候我记得谁倒地了就很难在反击,我不会在上当被他骗,这次死活不放手,后来是路过的大人把我们两个拽开,这次他停止了攻击,路过他家门口的时候他居然告诉他母亲说我打他,我在于晕倒。世上怎么又这种人,到了下午上课的时候他居然告诉老师说我放学的时候两次把他打倒在地,天哪,呵呵现在想起来很好笑,还好有另外一个同学作证是他三番两次的先动手打我的,经历过这次班上基本形成了三角鼎力的状况,夏迪是班上的一霸气压全班同学,包括我自己呵呵,没办法他厉害,我们一天最多1块5毛钱带吃早点加零花的时候,他身上每天都是70以上,他有钱也很会花钱,口里基本不会停,我很羡慕他,全校也没他这样的,忘记了一个关键的细节,我哥哥是这年转校到我们学校,他高我一年纪,我们每天一起放学,一天放学的时候,我走路快点走在前面,看见地上有一个织花还是什么忘记了,我上前去拿,他冲过来说是他的,于是我被他打倒在地,跟上来的哥哥看见后马上又把他打倒在地,最后这人的爷爷来了,拉开我哥哥骂我哥哥已大欺小,我说是他先打我的,我哥哥是帮我,其实这种时候没有道理可讲的,根本讲不通。


《本文申请精华帖B》版主不要在恶意的转移我的文章谢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