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8.html


看着坐在床边的美娇娘,指点沙场早已心猿意马控制不住自己,他恨不得马上就扑上去一下就把一抹紫痕扑倒在床上好好发泄一番。

不过,毕竟这一抹紫痕是高贵的郡主,指点沙场又哪里敢如此放肆?他只能耐着性子一步一步慢慢走进去,边走边喊道:“娘子,我回来了啊!”

见到一抹紫痕一动不动,指点沙场这才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道:“我怎么忘记了,紫儿被点了穴道啊!不到十二个时辰是不会解开的,我喊她,她哪里又能应呢?”

指点沙场边说边走到一抹紫痕的床边,他伸出脏手便去掀开一抹紫痕的红盖头。

“啊!”指点沙场发出一声惨叫,他定了定神看了看眼前这个人,惊呆的问道:“大胆!你是何人!你怎么穿着我新娘子的衣服在我房里?”

那人拔出宝剑搁在指点沙场脖子上,轻声道:“我叫一千两百!今天,我就是来取你颈上人头的!”

被一千两百一吓,指点沙场酒醒了一半,他正要大声吼叫,却听到一千两百说道:“你老实点,再出声我一剑砍下你的人头!”

指点沙场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要杀我,也应该让我死得明白一点!我总不能莫名其妙死在别人手里,却连杀我的人是干吗的,为何杀我都不知道吧?”

“都快要死的人了,还问那么多话干吗?”一千两百道。

指点沙场道:“你爷爷不是一个怕死的人!你要剐便剐,要杀便杀!赶快动手吧!”

谁知,一千两百问道:“我暂时不杀你,你告诉我,那个阴暗的角落被你们抓到哪里去了?”

“哈哈哈,我才没有那么傻,如果我告诉你了,你还不马上一剑杀了我?”指点沙场道。

正在此时,屏风后面又钻出两人,一人就是一抹紫痕,她已经被人解开了穴道,另外一个人是一名青年男子,指点沙场看去,只见那人身高六尺,长得虎背熊腰,一副异常彪悍的模样。

却见那人冷冷看了指点沙场一眼道:“哈哈,原来你就叫指点沙场啊!”

指点沙场应了句道:“正是在下!”

“哈哈哈,你是指点沙场,我却叫着沙场!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那个沙场笑着道,“只可惜,很快这个世上就要没有指点沙场,就只剩下沙场了!”

“想杀我吗?那你们就一辈子找不到阴暗的角落在哪里!”指点沙场道。

一抹紫痕拦住沙场刺向指点沙场的短刀:“这位大哥,你不要杀了他啊,你杀了他的话,角落大哥就真的找不到了啊!”

沙场问道:“我们可以去随便找一个士卒问一下啊。”

“哈哈哈,没有用的,钥匙在我这里,地牢也只有我一人知道出入口!”指点沙场道。

一千两边转头道:“沙场大哥,我们不必和这个竖子啰嗦,点了穴道架出去再说!”说完,他伸手点了指点沙场的穴道。两人抬起指点沙场,带着一抹紫痕趁着夜色离开指点沙场的将军府。

由于阴暗的角落被拿下的缘故,从十一唯人到指点沙场,从邪灵法王到普通的士卒,根本就没有人还继续提高警惕,这使得一千两百和沙场进出指点沙场的将军府如进出无人之境。

原来,在战鹰翱翔发现阴暗的角落失踪之后,他便知道阴暗的角落肯定是来到燕京找一抹紫痕!战鹰翱翔预感到,阴暗的角落将面临一场危险,于是,他跑去找了鹤剑飞,要求给自己派几个人手去救阴暗的角落。

鹤剑飞答应了战鹰翱翔,他从神机营中挑选出沙场、一千两百、嘎子和冰梦火四人前来燕京,准备搭救阴暗的角落。而至于鹤剑飞为何不派出武功最高的没有姓名呢?那是因为鹤剑飞有意要训练嘎子和冰梦火这两个武功不高的神机营军官。而且,沙场和一千两百在神机营之中,他们的武功也不是很高,因故这两人也需要加强锻炼。

自然,战鹰翱翔本身就是一个高手,这次则由他带上鹤剑飞派出的这四名神机营军官前往燕京解救阴暗的角落。不过,鹤剑飞没有怠慢,他让没有姓名和大熊暗中保护众人。

一千两百和沙场押着指点沙场,出了将军府,一直来到一家荒废的大院内。

到了大院内后,沙场问道:“一千两百兄弟,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一千两百回道:“现在城门关闭,我们又如何带着这个狗贼出城?我们还是在城里呆一个晚上吧,待到明日一大早,城门一开,我们马上带着这个狗贼出城!”

一个晚上,城里都十分热闹。众人只知道,那个指点沙场今日是洞房花烛夜,其他人听到房内没有动静,也没有进去看个究竟,还以为指点沙场已经睡着。

待到天刚刚蒙蒙亮,一千两百和沙场把装在麻袋里的指点沙场放上一辆牛车,一抹紫痕则女扮男装,和一千两百、沙场一起赶着车从刚刚打开的城门出去,离开燕京城。

三个人离开城之后,早已在城外等待多时的战鹰翱翔、嘎子和冰梦火上前来。于是,一行人带着指点沙场,来到西山一处荒无人烟的山谷之中。

“好了,这里没有人,可以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狗贼!”沙场说道。几个人把装着指点沙场的麻袋从牛车上放下来,一千两百解开麻袋,又解开指点沙场的穴道。

指点沙场睁开眼睛,看了看围在自己周围的一圈人,他一眼看到战鹰翱翔和嘎子,于是他知道,这些人肯定是南宋的人,来救阴暗的角落的。

一千两边拔出宝剑,放在指点沙场脖子上吼道:“指点沙场,你快说,你把阴暗的角落藏在哪里?”

“哈哈哈!要剐要杀随你们的便!反正我指点沙场可不是一个怕死的人!”指点沙场哈哈大笑着道,“想要知道阴暗的角落?门都没有!”

一抹紫痕拔出剑对着指点沙场的裆部道:“你快说!不说的话,本郡主一剑阉了你!”

“真没有想到,紫儿竟然对我如此绝情!可别忘记了,你我已经拜过堂的,你可是我指点沙场明媒正娶的夫人!”指点沙场不以为然的说道。

一抹紫痕怒道:“当你的夫人?你少做梦了!信不信今天本郡主一剑刺下去?”

指点沙场仰天长啸道:“哈哈哈,大丈夫生死何惧!我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可以怕的?”

一千两百怒道:“此人留着何用?不如一剑杀了他吧!”

“慢!”沙场大喝一声道,“我知道这个小子他不怕死,不过,死不是人世间最可怕的事情,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说完,沙场一把抓住指点沙场的手,把他的手按在一块石头上。随后沙场拿起刀柄,往指点沙场的手指上狠狠敲去。俗话说十指连心,那一下指点沙场痛得发出杀猪般的叫声,眼泪都快要掉下来。沙场看到指点沙场受罪,于是问道:“指点沙场,你到底说不说?你们到底把阴暗的角落藏在哪里?”

谁知,那指点沙场却扬起头道:“来吧!孙子们,你们继续!爷爷我不怕!”

沙场大怒,扬起刀柄狠狠向指点沙场的指甲上砸下,只听到“啊!”一声惨叫,指点沙场晕厥过去,不省人事。

看到指点沙场昏迷不醒,一千两百道:“去准备水来!一盆冷水下去,他就醒来了!”

嘎子连忙跑去河边打来一桶水,冰梦火把水桶里的水到一部分在一个脸盆里。一千两百拿起脸盆,往指点沙场头上劈头一盆冷水浇下。指点沙场被冻醒过来,却见到沙场又厉声喝道:“狗贼,你快说!你们把阴暗的角落藏哪里去了?”

指点沙场只是扭过头去,一言不发。随后,沙场和一千两百两人一起施出全身解数,两人都打得累了,那个指点沙场却总是紧闭嘴巴一言不发。

一抹紫痕走到河边,洗掉脸上的胭脂铅粉,也洗掉昨日留下的泪痕。当她洗完脸之后,对着小河看了看,只见河水里出现一个清纯秀美的女子,虽然她此时什么妆都没有,却别昨日被那些丫鬟强行化上的浓妆要美丽得多。当一抹紫痕往回走的时候,打累的一千两百刚好转过头去,他一眼看到恢复了清纯本色的一抹紫痕,顿时看得呆住了,一时忘记了自己此行的任务。

看到呆呆的看着自己的一千两百,一抹紫痕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红着脸低下了头。

那边指点沙场破口大骂:“一千两百,你竟敢调戏我家娘子!”

一千两百大怒,一掌便打晕指点沙场。看到一千两百一掌打晕指点沙场,一抹紫痕连连叫好:“打得好!就是这个狗贼想要强娶本郡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