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



江洛琪用三杯酒装满那只代表隋炀帝杨广的小碗,然后自信满满的向众人道:

“如此而行,洛琪敢保杨广定然会赦免伍老将军和云召大哥先前之过。”

“江小姐,这样真的可行吗?”

江洛琪的计划听起来好像很合理,但实际操作起来却有没她说的那么容易,因为许多问题的结论都不确定,比如伍建章,凭他的倔强的个性,是否能够真的肯向杨广低头;再如靠山王杨林,他会不会帮这个忙也未可知,毕竟伍云召曾经在南阳反叛过他们杨家。更重要的是,伍云召自己现在是被天下通缉的逃犯,而雄阔海和伍天锡智力又不够,现实的情况是他们根本没人能去大兴城打点一切,伍云召对这些心里实在没底,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云召大哥是否相信我士信哥哥和洛琪?”,江洛琪没有回答伍云召的疑问,反而拉着罗士信的的胳膊,又指了指自己,反问道。

“江小姐何处此言,如果伍某人不相信二位的话,也不会将底细全盘相告了!”

“好!既然云召大哥相信我们,那云召大哥只管在这卧虎山招兵买马,训练士卒。至于都城大兴方面的一切事宜,就都交给洛琪和士信哥哥去处理吧,包括规劝伍老将军...待我二人把事情都打点好了,再派人来通知云召大哥...”

“这...这如何使得...两位已经帮了伍某人不少的忙,我怎好意思再麻烦二位...”

“洛琪说的也是我想说的,要是云召大哥真的把小弟当朋友,那别提‘麻烦’二字;要是云召大哥不把我们当朋友...那我两人也不便不在此打扰诸位了...”

“对啊!哥,罗兄弟和江小姐都是豪爽之人,人家肯帮我们,那是把我们当朋友,你要是再推辞,那就是看不起人家了!”

“大哥,你就别婆婆妈妈了,我老雄当小罗是兄弟...嘿嘿,也当江小姐是朋友...”

其实伍云召心中早就活跃了,眼前这叫江洛琪的姑娘心思缜密,办事靠谱,而罗士信此人又豪气仗义,如果这两人肯帮忙去办,那一定是事半功倍。但是苦于自己与这对儿男女感情不深,伍云召根本拉不下脸去求人家帮忙,如此大个人情,不管成与不成,那都是没法还的。不过雄阔海和伍天锡大脑都是单线程的思考方式,他们只听江洛琪说的头头是道,却想不到这其中之曲折。这两人不断的在身旁怂恿,再加上刚刚罗士信之言,伍云召微微沉思一会儿,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终于下定决心道:

“罗兄弟和江小姐豪气干云,伍某人再若推辞便是瞧不起二位。好!我就把此事托付给二位!大恩不言谢,结果不论成与不成,这件事,我伍某人都记下了!”

“云召大哥放心,此事包在我们身上...三位大哥,小弟还有个提议,不若我们在此结为异姓兄弟,如何?”

“哈哈哈...罗兄弟不嫌弃我等带罪之身,愿意与我们结为兄弟,我伍云召服了!”

“罗兄弟不仅本事不得了,而且还这么仗义,能与你结为兄弟,我伍天锡打心眼儿里乐意...还有江小姐,我们结拜也带上江小姐吧...”

“你个傻骡子,人家小两口儿早晚要做夫妻的,要是结拜了,那不成了兄妹乱伦了!”,雄阔海这厮先数落了伍天锡一番,然后冲满脸通红的江大美女嘿嘿一笑,调笑道:

“我们和小罗兄弟结拜了,那以后就叫你弟妹吧...”

.....................

四人就在这卧虎寨中设坛立誓,结成了同生共死的异姓兄弟,伍云召最大,老二雄阔海,老三伍天锡,罗士信最小,便是从这一刻开始,伍云召、雄阔海和伍天锡三人的命运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虽然前途未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罗士信绝不会让他们按照历史原先的轨迹,惨死在扬州反王夺魁大会之上。

罗士信领着江洛琪和碧儿小姑娘在卧虎寨又住了两天,确定了未来大致的行动方略,照现在隋军的集结情况来看,预计朝廷在来年开春就可能对高句丽用兵,所以罗士信和伍云召约定以半年为限,在这半年内罗士信和江洛琪会打点好大兴城的一切,然后派人知会伍云召等人;而伍云召三兄弟的工作则是以卧虎山为据点、以卧虎寨的家底为资源,在半年的时间里拉起一支万人队,伍云召原本就是南阳军区的守备司令,对于练兵之事,那是再熟悉不过了。

双方商量好了联系方式,然后罗士信和江洛琪便向三人告辞,毕竟九月初九越来越近了,两人不可能准时准点的赶到那里,至少要余留一些时间才行。

临别时,伍云召将一个精致的小金锁交到了罗士信的手里,语重心长的道:

“四弟啊,此乃我伍家家传之物,现在交给你了,你要好生代大哥保管!”

“这...这如何使得...不不不,小弟不能要大哥的传家之宝...”

“哥哥...云召大哥不是要把此物给你...这是以后用来与伍老将军相见的信物...”,江大美女对罗士信的无知感到很丢脸,在他身后轻轻扯了一下衣角,低声提醒道。

江美眉虽然自视阅人无数,可她就是看不透自己这个心上人,罗士信有时候好像能洞悉天下间万事万物,似乎什么事情都难不住他,但有时候又傻的可爱,连最基本的话都听不懂。

“啊?这样啊...这事儿闹的...嘿嘿,误会了...”

........................

尴尬的辞别了三位哥哥,罗士信一行人等再次向南行去,晓行夜宿,一路无话,这一日,几人就来到了汉川县。这汉川县位于汉水上游,汉水连通着长江,从汉川坐船顺汉水一直南下,很快就能到达江夏之地,到了江夏,离武康也就不远了。

到了汉川,罗士信便给老车夫结了工钱,然后便去渡口雇船,因为要载三人两马,所以罗士信雇了一艘大船。在隋唐时期,大船一般都是官渡,是要向官府缴税的,价钱虽然贵了点儿,但装潢和服务确实不错,至少不会像当初罗士信、江洛琪和长孙无垢在黄河渡口遇到的那样,随随便便就把他们出卖给了邪教。

“洛琪,你起的好早啊...”

从扶风出发后,罗士信一直都没怎么好好休息过,所以上船后罗士信倒头便睡,从晌午一直睡到第二日佛小,醒来后罗士信本打算上甲板上吹吹江风,可没想到江洛琪的倩影比他来得还早。

江洛琪闻声回头看了看罗士信,报以妩媚一笑,甜声道:

“洛琪想看看江上的日出,所以早起了...昨日本想叫哥哥吃晚饭,可是洛琪看你睡得那么香甜,就没舍得叫哥哥... 哥哥你还真能睡...”

甲板上只有罗士信和江美眉,所以两人说什么和做什么都没有忌讳。罗士信踱步来得大美女旁边,一手揽住美人纤腰,一手抓住美人柔夷,目视着远方道:

“知道洛琪疼我,作为回报,哥哥陪你一起看日出...”

“光陪洛琪看日出就完了?哥哥不知道洛琪这些日子为哥哥费了多少的心思...”

“哦?洛琪这话怎么说?”

江美眉对自己的心意罗士信是知道的,但大美女说费了好多的心思,这个罗士信就不能理解了,难道谈恋爱也是一种智力活动?

江大美女闻言把小嘴儿一撅,佯怒道:

“哥哥以为洛琪在卧虎山与伍云召费了那么多唇舌,那都是为了谁?!”

边看机器人总动员边码字,等码完再看时间...两点零四,难怪这么困...睡了,就码这些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