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伦敦郊外的一片绿树丛中,有一个神奇的庄园——布莱奇雷庄园。它是一幢维多利亚式建筑,但奇怪的是,在这座装饰华丽的大厦周围,还有不少小窝棚,看上去极不协调。这是一个什么地方呢?


原来,这是英国密码破译机构的所在地。那些小窝棚是因为破译工作量增大,庄园的房间容纳不下那么多人员和设备而仓促盖起来的。


在这座神秘的庄园里,聚集了众多的杰出人才。但这些人留着长发,衣冠不整,身着破破烂烂的花呢上衣,或是穿着皱皱巴巴的灯芯绒裤子,看上去行为又有些古怪。他们中间有的是数学家和语言学家,有的是国际象棋大师和方格字迹填写专家,也有的是电气工程师和无线电专家,更有银行职员和博物馆馆长。


这里是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地方,除了在这里工作的人员以外,只有英国国家首脑人物和最上层的情报官员才能到这里来。至于其他人,无论职务高低,也“谢绝入内”。


这里工作人员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利用先进的机器,破译德军发出的密码电报。后来,从这里发出的情报一律使用一个代号———“超级机密”。“超级机密”便是来自布莱奇雷庄园的情报。


正是来自布莱奇雷庄园的“超级机密”,使蒙哥马利在阿拉曼战役中大大受益,成为他的得力“助手”。


“埃尼格马”密码机


要了解“超级机密”的情况,还要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的数年前德国纳粹使用的一种特殊密码说起。


纳粹在获取德国政权后,使用了一种不同于当时所有国家使用的新的军事密码,这种军事密码是由一台机器编制的,人称“埃尼格马”。


1938年6月,英国情报六处的副处长孟席斯上校接到了他在东欧的一名特工吉布森少校的报告:一名拒绝说出自己真实姓名的波兰犹太人通过英国驻华沙大使馆同吉布森接触,声称他曾在德国首都柏林制造“埃尼格马”机器的秘密工厂当过技术员和理论工程师。后来因为他是犹太人,被驱逐出德国。现在,他提出可以凭自己的记忆为英国制造一部最新式的军用“埃尼格马”密码机,而作为报酬他要求一万英镑以及给他及其亲属颁发英国护照,并允许他们在法国居住。


孟席斯上校接到这个情报后,向英国情报当局作了报告。后来经过1个月的调查和甄别,英国情报局认为这个犹太人的话是可信的,因此决定答应他的条件。


于是这个犹太人被秘密转送到法国。英国情报人员为他安排了一个十分秘密的居住地点,并为他复制密码机的工作提供了必要的条件。那人凭借自己的回忆,不久就复制出一台“埃尼格马”密码机。


仿制出来的“埃尼格马”密码机看上去很像一台老式办公用打字机。它的前部有一个普通的键盘,但是在上端真正打字机的键敲打的地方,则是闪现微光的另一个字母的扁平面。当操纵者触动键盘上的某个键时,譬如字母“A”,另一个不同的字母,譬如“P”便闪现在机器上端。操作时,密码员按动字母“A”键,电路沿弯曲的复杂线路一连穿过4个转子,然后撞击反射器,再沿不同的线路返回穿过转子线路,机器上便闪现出“P”字母。随着转子的变换,电子线路也随之完全改变,而改变转子或线路,就意味着产生一组组新的编码。


按照这种方法译成密码的电文,发给拥有同样一台机器的电报员后,对方把机器的转子和插头调整到像“发送”机器一样的位置,那么他只要打出密码,上述发报过程即可颠倒过来,从而准确地还原电文。


这个犹太人仿制的密码机,在刚开始的确帮了英国人的大忙。然而好景不长,仅仅一年以后,德国人又制造出了更加先进和复杂的密码机。这样,英国的情报人员又不得不想尽一切办法破解新的谜团。


正当英国情报人员被德国新式密码机所困扰时,波兰军事情报部门出于战略上的考虑,将他们数年工作的破译成果,以及仿制的样机转让给了英军情报部门。为了对付来自德国的威胁,波兰情报部门很早就开始对纳粹密码机的研究工作了,他们所取得的成果超过了英国。波兰人转让给英国的除了有“埃尼格马”样机外,还有可以确定密钥设置,解开其密码的“博姆”机。


丘吉尔的一张王牌


英国情报人员在富于创造性的波兰人奠定的基础之上,向德国情报机构的机密发起了最后冲刺。经过专家诺克斯和图林的共同努力,一部“万能机器”终于研制成功了。这部两米多高,外形像一个老式钥匙孔的机器,实际上是一部最早的机械式数据处理机。使用它可以把“埃尼格马”的密码解密。随着越来越多的数据输入和使用人员经验的积累,使用这种机器解密的效率越来越高。


1940年5月的一天,天空明净,阳光明媚。在大选中刚刚获胜不久的丘吉尔正在他的办公室忙碌着。这时,已经提升为情报六处处长的孟席斯走到首相的办公桌前,向他递交了一张纸条。


丘吉尔接过纸条扫了一眼,只见上边写着有关德国空军人员的调动和驻丹麦德军的补给分配等详情。这份情报价值不大,丘吉尔看后就随手将它扔到了桌上。但是,当首相抬起头来看到站在他面前的孟席斯时,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重新拿起情报仔细看着,然后抬头问道:“是它?‘超级机密’?”


孟席斯微笑着站在那里,他什么话也没说。其实已无需回答什么了,他那一脸掩饰不住的喜悦早已说明了一切!


这张小小的纸条的意义非同寻常,这正是布莱奇雷经过几年努力破译的第一批“埃尼格马”密码情报。从这一天起,“超级机密”就成为了丘吉尔及盟国在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一张王牌。


“超级机密”切断德军给养


1942年10月下旬,隆美尔的给养频频告急,如不能及时得到供应,他的部队将难以支撑下去。希特勒督促有关人员尽快派出军需船运送给养,并发电报通知了隆美尔。当隆美尔收到这封电报时,英国的布莱奇雷庄园已经把它破译了出来。


很明显,如果隆美尔得到这些军用物资,他就可能站住脚跟。所以,必须坚决阻止这些军需品的运送。然而德国人这次派出的5艘运输船沿不同航线行驶,而且海上大雾弥漫,如果这5艘船只都遭到袭击,“超级机密”就会有被暴露的危险。


10月26日,负责监督“超级机密”保密程序的温特博瑟姆用保密电话向丘吉尔说明了他进退两难的处境:哪一个更重要?是击败隆美尔?还是保护“超级机密”?


丘吉尔踌躇了好半天也没有做出决断。直到最后,才下令击沉这些船只。这是在第二次大战中,丘吉尔甘愿冒“超级机密”被暴露的风险的几次不多的行动之一。


1小时之内,英国皇家空军就接到了炸沉这些运输舰的命令。27日天刚亮,20架英国轰炸机就分别从卢卡和哈勒法机场起飞,在托布鲁克沿海雾中追上了第一艘运送给养的“普罗什比纳”号,这艘船护航严密。在战斗中,皇家空军的20架飞机损失了6架,但“普罗什比纳”号还是被击沉了。后来,皇家空军的飞机又在托布鲁克西北的雾中借助照明弹发现了“特里波里诺”号油轮。这艘船也被击沉了。它的伙伴、另一艘油轮“奥斯蒂亚”号于28日拂晓被鱼雷击沉。同一天拂晓,皇家空军的飞机在托布鲁克以北100公里的地方发现了“扎拉”号,也用鱼雷击沉了它。它的同伴“布里俄尼”号虽然勉强进入了托布鲁克,但在卸汽油之前也被美国飞机击沉了。


隆美尔得知此事后大发雷霆。恰恰在他的部队进入这次战役中最激烈的战斗时,英国人却一夜之间几乎把他的全部军需品报销了,这种高度的巧合使隆美尔对此事产生了深深的怀疑,于是他给德国本部发了一份长电,要求调查一切可能泄密的来源,搞清楚在海上有雾的情况下英国人到底是怎么发现这些运输船只的。但是,直到战争结束,德国人最终也没能弄明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