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据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报道,对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来说,他曾经是一个可以影响整个巴以局势的关键人物。但是,面对如今的加沙危机、约旦河西岸的政治局势以及整个阿拉伯世界的状况,阿巴斯却无所作为。

当以色列军队以前所未有的强大攻势袭击加沙地带时,阿巴斯却选择离开巴勒斯坦,飞往沙特阿拉伯同国王阿卜杜拉进行私人会谈。对于如今的阿巴斯来说,他已经成为了身处边缘的角色。而对于哈马斯和以色列来说,如今的加沙冲突却是一场关键的决死之战。面对这样的危机局势,阿巴斯却遭到了排挤。尽管战事在进一步蔓延,但阻碍巴以达成和平协议的关键核心却未发生改变:阿巴斯的政治命运是与哈马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阿巴斯如今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如果没有重新夺回对加沙地带的控制权,阿巴斯就无法同以色列达成一项长期协议。但是如果不凭借哈马斯向以色列施压,阿巴斯又无法掌控加沙地带。但是,即便哈马斯放弃了对加沙地带的控制权,也并不停止袭击以色列的行动,因为这是哈马斯一直以来坚持的原则。对于以色列和美国来说,有哈马斯插足的巴勒斯坦团结政府是绝对不可接受的。目前的状况令73岁的阿巴斯陷入外交困境之中。

不愿成为阿拉法特

当阿巴斯在四年前继承阿拉法特成为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时,西方国家认为他在中东地区将是一个潜在的关键人物。上台后,阿巴斯不留情面地批评了第二次巴勒斯坦人起义,认为这种起义完全是一种毫无意义的暴力行为。作为总理时,阿巴斯曾不止一次与阿拉法特就其独裁作风产生冲突。在职七个月以后,阿巴斯最终于2003年选择辞职。

当2005年阿拉法特去世后,以色列和美国将阿巴斯视为重建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关键人物,将该机构改组为一个廉洁的政府,以便成为在巴以和平进程中一个有希望的新伙伴。但是阿巴斯却不愿继承阿拉法特的衣钵。对于阿布马赞来说(阿拉伯世界通常将阿巴斯成为阿布马赞),他并不是一个强势的政治家,而更多时候是一个外交家。这一点令西方对阿巴斯颇为满意,但他也因此同巴勒斯坦内部的激进派别决裂。

侮辱性挫折

对于阿巴斯来说,调解阿拉法特的支持者与年轻的巴勒斯坦改革派之间的矛盾是极为困难的。阿拉法特的支持者令世俗的法塔赫领导人不必流亡国外,而年轻的巴勒斯坦改革派则认为老一代领导人腐朽无能。巴勒斯坦内部的矛盾令法塔赫重新掌权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2006年哈马斯的步入政坛对于阿巴斯来说也是一种挑战。

从此开始,阿巴斯手中所掌控的权力日益缩水。哈马斯新组织的政府遭到了国际上的抵制,只得求助于建立与法塔赫的联合政府。但是,哈马斯-法塔赫联合政府却无法令以色列与美国满意,因为联合政府内阁中仍然有大批哈马斯成员。面对这样的局面,美国选择培训忠于阿巴斯的武装力量。但是,事态发展却不在美国的掌控范围之内。2007年,哈马斯武装人员控制了加沙地带,

令阿巴斯再次遭遇一种侮辱性的挫折。面对只剩三分之二的国家,阿巴斯建立了一个由亲西方政客主导的看守政府,依靠行政法令运转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这种关键性的内部分裂给阿巴斯带来了某种意义上的好处。由于被视为一个软弱的领导人,阿巴斯无法继续获得以色列和美国提供的大量援助。美国重启了建设巴勒斯坦安全机构的进程,而以色列开启了与阿巴斯的新一轮和平谈判。

受益约旦河西岸

尽管以往的和平协定都在同一问题上遇到了障碍,但是“约旦河西岸最关键”战略却令巴勒斯坦开始受益。巴勒斯坦警方惊奇地发现约旦河西岸的稳定性出现好转,而脆弱的经济显出了好转的迹象。在约旦河西岸,哈马斯机构出现了崩溃,而以色列继续逮捕与囚禁大批哈马斯领导人。约旦河西岸迎来了相对的安定,这也就是为什么面对加沙危机当地并没有大批群众进行抗议。

尽管阿巴斯的支持率有所回升,但加沙因素仍然不可忽略。哈马斯拒绝放弃摧毁以色列的政策,也就令阿巴斯无法无法打造一个新联合政府。如果哈马斯没有改变,阿巴斯与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的谈判也只会以失败告终。以色列希望将借孤立加沙地带来实现打倒哈马斯的目的,但这种努力却无法见效。哈马斯早已在加沙与埃及边境建立起复杂的走私网络,令其轻松绕开以色列的经济封锁。

遭受质疑的任期

随着铸铅行动的开始,以色列开始用军事力量削弱哈马斯。阿巴斯对哈马斯的不满也日益表面化,他首次表示并谴责是哈马斯的强硬作风招来了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进攻。阿巴斯同时指责哈马斯不同意延长于12月中旬到期的停火协定。

阿巴斯为期四年的任期原本应在上周到期,但他并没有重提那个早被人们遗忘的不连任的承诺。阿巴斯和他的法律团队对漏洞百出的巴勒斯坦法律做出了自己的诠释,这种诠释既是有创造性的,但同时也是令人感到怀疑的。阿巴斯和他的法律团队指出,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的任期并没有结束,而是还将延续一年。哈马斯对于这份决定表示出怀疑,并警告今年1月10日之后就不会再视阿巴斯为合法的领导人。但是由于加沙地带的冲突令哈马斯颇为头痛,因此政治上的争端被暂时搁置,但是,在可预见的未来这种冲突难保不被激化。

没有办法的选择

目前。阿巴斯成为了位于约旦河西岸的政府的名义领导人,伴随他的是被解散了的议会和停滞不前的和平进程。目前,还没有人愿意且有能力成为阿巴斯的继承者。近期的民意调查显示,半数的巴勒斯坦人对阿巴斯的任期感到不满,但也有半数的巴勒斯坦人表示他们会继续投票给阿巴斯投票,而并非支持哈马斯领导人哈尼亚。

巴勒斯坦的年轻一代认为起义领导人马尔万-巴尔古提最有希望成为阿巴斯的继承者。目前,巴尔古提被囚禁在以色列的监狱中。以色列目前不同意释放巴尔古提,这只会令阿巴斯摇摇欲坠的位置遭受更大冲击。

阿巴斯任命独立经济学家萨拉姆-法耶兹为看守政府总理,而法耶兹在西方颇受欢迎。但是,法耶兹得不到巴勒斯坦人民的支持,令其领导的第三条道路党在2006年立法选举中只获得2%的支持率。没有明显的继承者,短期内也看不到选举的可能性,阿巴斯也因此成为了巴勒斯坦最好的希望。

重返政坛

一方面在约旦河西岸支持阿巴斯,一方面以色列又在加沙地带对哈马斯进行着摧毁。如果以色列成功迫使哈马斯同意阿巴斯重返加沙的话,那么约旦河西岸与加沙地带的政治团结便有了希望。但尽管这样,阿巴斯也面对着困难:阿巴斯需要团结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但如果跟在以色列士兵后面进入加沙,他在巴勒斯坦人民心中的公信力将大打折扣。并且,尽管目前哈马斯面临着来自以色列的打击,但尚无迹象表明哈马斯会因国际社会的压力而改变对以色列的立场。

依靠着以色列与奥巴马政府对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支持,阿巴斯及其盟友有望在下次选举中重回政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